滴滴重新上架回归,但网约车市场已经变天

滴滴重新上架回归,但网约车市场已经变天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时隔一年半,滴滴出行重新恢复用户注册。 

1月16日,滴滴在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过去一年多,公司认真配合国家网络安全审查,严肃对待审查中发现的安全问题,并进行了全面整改。经报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同意,即日起恢复“滴滴出行”的新用户注册。事实上,此次公告发布前夕,滴滴重新恢复上架的消息已经在业界流传。 

1月13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滴滴的新用户注册限制令将在中国农历新年也即1月22日前解除,此外,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称,“滴滴出行APP最快将在下周重新上架到各个应用商店。”不过,根据电厂查询,截至发稿,滴滴出行APP尚未在苹果或安卓手机应用商店中恢复上架。 

监管风暴中的滴滴

作为国内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成立于2012年5月,在相继合并快的、Uber中国之后,一度占据国内网约车90%以上的份额,整体市场估值曾接近千亿美元。2021年6月30日,滴滴在美国突击上市,引发监管地震,由此成为首个被网络安全法处理的互联网巨头,旗下25款APP也被集中下架。 

根据国家网信办通报,滴滴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随即,网信办会同公安部、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对滴滴展开网络安全审查。伴随网络安全审查的开启,滴滴股价持续暴跌,2021年12月3日,滴滴宣布启动美股退市程序。 

对于后续资本运作,滴滴在退市公告中称,将启动港股IPO准备,根据《南华早报》报道,滴滴原计划在2022年夏天转战港股市场。不过,滴滴最终在退市决议中表态,为了更好地配合监管审查,在美股退市及平台整改完成之前,将不再申请在其他证券交易所上市,亦不会参与在OTC粉单市场交易。 

2022年6月2日,滴滴正式向SEC提交退市申请,并于当月13日转入OTC市场交易。退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滴滴股价最终收报2.29美元,相较14美元的发行价缩水84%,上市初期,滴滴的市值曾飙至874亿美元,而退市时的市值仅为111.16亿美元,短短一年市值就蒸发5000多亿人民币。 

2022年7月21日,网信办正式发布安全审查结果称,滴滴平台上共存在16项违法事实,其中,违规收集及处理个人信息数量总计高达647.09亿条。对此,网信办依法对滴滴处以80.26亿元罚款,并对滴滴两位关键人物程维及柳青分别处以100万元罚款,至此,这场长达一年的审查风暴才告一段落。 

此后,外界多次传出滴滴即将重新上架的消息,不过,国内平台经济整改情况始终并未明朗。去年12月中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提升常态化监管水平,支持平台企业在引领发展、创造就业、国际竞争中大显身手,这也被业界解读为平台监管转向的一个信号。 

对于滴滴来说,随着本次新用户注册的恢复,监管的另一只靴子正式落地。按照业内预计,滴滴出行APP近期将重新上架,这意味着滴滴或能赶上今年春节出行高峰,不过,网约车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过往的高增长将难以为继,此前,滴滴全球收入增速已经从2019的14%降至2020年的-8%。 

除了监管之外,疫情是滴滴业绩下滑的另一诱因。多名滴滴司机对电厂表示,过去3年,整个出行市场极其惨淡,评分低一点的司机,有时候跑大半天都很难接到单,2022年,滴滴快车司机的日子更是难过,“三天两头被封控,有时候稍不留意还会影响评分,今年也就临近春节这段时间好点。” 

反应在财务上,作为滴滴支柱的中国网约车业务,从2021年Q2的448亿元下滑12.9%至2021年Q3的390亿元,2021年Q4,这一数据再度环比下滑3.9%至375亿元。受此影响,滴滴的亏损迅速放大。2021年全年,滴滴运营亏损为484亿元,同比扩大251%,而净亏损则达500亿元,同比扩大369%。 

在主营业务持续下滑的大背景下,多路并进的烧钱模式变得更加难以忍受。2021年Q3,滴滴旗下橙心优选、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货运均开始收缩。其中,橙心优选已在2021年底从滴滴APP页面消失。这一战略撤退体现在财报中就是滴滴在2021年Q3,一次性计提了高达208亿元的投资亏损。 

不过,滴滴的收缩并未就此止步。从去年开始,滴滴旗下几乎所有业务均面临缩编,年终奖也大幅缩水。此外,滴滴还砍掉了日本的外卖业务,根据NIKKEI的报道,滴滴撤退的主要原因是在日本迟迟未打开市场,这背后除了有来自Uber的竞争,更重要的是因为缺乏大股东软银的支持。 

网约车市场变天

除了基本面的退化,过去一年半滴滴被动防守的过程中,滴滴所面临的市场格局也早已今非昔比。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从滴滴遭遇监管审查以来,网约车市场瞬时风云再起。在滴滴下架的第7天,美团时隔2年重启打车业务,推出了全新升级的美团打车APP,并采取了聚合+自营并行的打车模式来抢占市场。其中,美团通过APP和小程序,聚合了20多家品牌,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 

为了拉拢运力,主打聚合平台的高德打车也不甘示弱,随即便在“早高峰免佣”的基础上,推出了“暑期免佣季”等系列活动,而背靠一汽、东风、长安的自营平台T3出行,则瞄准了百万日均单量的目标,喊出了单月连开15城的开战宣言,在滴滴下架的次月,甚至出现了一天新开10城的壮举。 

此外,字节跳动、华为等巨头也开始入场下注。其中,字节跳动在抖音交通出行类目小程序开放入驻申请,华为则在滴滴下架两个月后,推出了旗下网约车 平台Petal出行的测试版。根据电厂了解,Petal出行同样定位聚合平台,截止目前,入驻品牌包括首汽约车、神州专车、T3出行、阳光出行。 

根据交通运输部披露,截至2022年末,全国共有网约车平台298家,相较于滴滴下架时新增57家。 

与此同时,资本也开始重新审视出行市场,新一轮融资竞赛也由此开启。2021年9月,B2C平台曹操出行宣布完成38亿元B轮融资,创下出行领域2020年以来最大单笔融资记录。不过,这个记录很快就被T3出行打破,同年10月,T3出行宣布拿到77亿元A轮融资,成为继滴滴之后最大的一笔融资。 

作为滴滴的股东,阿里、腾讯也开始物色新的“先锋”。其中,阿里在滴滴之外,又下注了哈罗出行、享道出行、大众出行,腾讯则在滴滴之外,入股了T3出行、如祺出行。资本赌的是第二梯队中黑马突围的可能性,在这个层面,无论是B2C、C2C还是聚合平台,再一次被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尤其是这种二线上位的戏码在业界上演过。当初,Uber因深陷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管理泥淖,作为竞争对手,Lyft抓住了这个机会,最终抢滩资本市场拿下网约车第一股。虽然烧钱模式无法持续早已成为行业共识,但面对滴滴留下的市场真空,平台依然不约而同地开启了补贴大战。 

面对市场的围剿,滴滴并未束手就擒。APP下架之后,滴滴先是启动了一轮用户补贴活动,甚至与京东、招商银行等第三方平台联合发起打车优惠活动,体现在财报中是2021年Q3,滴滴的市场和销售费用同比增长67.3%至44.4亿元,但在基本面退化的情况下,这一烧钱行为最终在2021年Q4停止。 

此外,滴滴也试图通过资本抓手来稳定局面。去年4月,业内有消息称,滴滴有意并购曹操出行,并且,多名滴滴员工入职曹操出行,比如,曾在滴滴专车事业部担任总经理的龚昕,负责代驾、专车和区域网约车业务的已经入职曹操出行担任CEO,不过,曹操出行随即又出面否认了并购传闻。 

一进一退的市场冲击下,滴滴的关键运营指标均大幅下滑。其中,平台交易量、交易金额分别从Q2的30亿、733亿,下降至Q4的27.9亿、627亿,对应的下降幅度分别为7%和14.5%,而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21年底,滴滴月活用户同比下降20%,而曹操出行和T3出行分别上涨65%和125%。 

根据易观的数据显示,滴滴的市占率也已从巅峰期的90%左右下降至70%~80%,虽然仍是最大的网约车平台,但也早已不复最初的进击者模样。其中,对滴滴冲击最大的还是高德等第三方聚合平台。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数据,12月,聚合平台订单量已经高达1.31亿单。从运营端的感受来看,司机更关注的还是接单量。一位滴滴司机告诉电厂,现在各个网约车平台的抽成都差不多,基本都在30%左右,他都是多个平台接单,“现在高德平台上的单并不比滴滴少,这段时间感觉比滴滴上的单还多”。

某种程度上来说,网约车就是一场无限战争。当下,悬在滴滴头顶的监管大棒虽已解除,但商业模式上的短板已显露无遗,而从纽交所到港交所,滴滴的资本之路仍然很漫长,短期来看,恢复新用户注册将有助于滴滴走出低谷,但长期来看,滴滴需要找到新的商业故事才能重拾往日估值辉煌。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92016086073736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551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