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隐私数据调查记者,在伦敦办公室内卷,谁加剧了TikTok的信任危机?

用隐私数据调查记者,在伦敦办公室内卷,谁加剧了TikTok的信任危机?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12 月 23 日,《纽约时报》发布一篇报道指出 TikTok 与字节跳动员工,使用用户数据来「监控」数名外媒记者的动向。

报道发布之后,在包括 Twitter 在内的国外社交媒体平台上引发了轩然大波,字节跳动也迅速展开了内部调查,表示将引入第三方律师事务所,来辅助内部调查流程。

事件起源于两名一直致力于调查跟进 TikTok 内部新闻的记者:分别是一位前 BuzzFeed 记者以及《金融时报》记者,两人分别根据 TikTok 内部的录音文件,指控字节跳动员工会「定期访问读取美国 TikTok 用户的隐私数据」。

过程中名为 Joshua Ma 的 TikTok 高管,以及两位在中国的字节跳动员工,试图通过两位记者的 IP 定位等信息进行「抓内鬼」,判断出谁是 TikTok 内部的消息来源,以及谁在向记者透露内部信息。

由于此事牵扯到了三名记者的用户数据,而背后的媒体包括:BuzzFeed、《福布斯》以及《纽约时报》。因此这件事直接跳过了其他大公司内部丑闻「捅给媒体」的环节,以极快的速度在媒体和社交媒体上发酵。

这次事件本身不算新鲜,其始作俑者 —— 时任 TikTok 电商业务主管的 Joshua Ma,是字节跳动国内空降至欧洲业务的高管之一,如今已经离职。

从 Joshua Ma 的领英主页中能看到,在加入 TikTok 之前,此人一直在字节跳动的北京办公室任职,甚至有传闻称其在国内所主导的团队,也有一半员工因为不满其管理风格而离职,而此前他也将字节跳动在国内的「996 文化」带到 TikTok 的管理中。

此前,Joshua Ma 就已经因为个人管理问题让其带领的 TikTok 电商团队,被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除了强迫员工「内卷」、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及周末来加班等举措,如果员工无法满足这些标准,就会收到降薪或被解雇等惩罚。他甚至还在 TikTok 内制定「死亡名单」,来对照裁员。

即使是在 TikTok 内部,他也被相当多员工诟病:甚至还在内部活动中对英国员工发出「作为一名资本家,我不相信产假应该存在」这种迷惑发言,刷新了英国员工对「资本主义」的认知。

最终,这种从国内带去、明显违反当地劳动法规的行为,不仅让其在员工之间的口碑直线下滑。加上其主导的 TikTok 电商项目 TikTok Shop,最终也并没有在欧洲市场取得突破而被叫停,Joshua Ma 也不得不被「劝退」,离开了 TikTok。

在 Joshua Ma 在职时,他曾针对外界对其 TikTok Shop 团队,一系列违反劳动法的管理方式的质疑,发布了一篇标题为「保持积极的工作文化」内部邮件。「希望这次痛苦的经历能让我们在长期内成为一个更强大、更紧密、更好的团队」邮件中这样写道。

但显然,Joshua Ma 给 TikTok 与字节跳动留下的「惊喜」,还不止于此。不过他此时或许会庆幸已经从 TikTok 离开并回国:如果在本次事件被曝光出来时 Joshua Ma 仍在 TikTok 任职,按照欧洲当地数据安全法律,他大概率会面临牢狱之灾。

低调处理

目前,在这件事的后续处理上,除了字节跳动 CEO 与 TikTok CEO 先后发布了内部全员信,表示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之外,后续 TikTok 基本采取了相当低调的态度,避免这件事进一步引发更大的舆论风波。

除了事件后续在社交媒体直接带来的舆论影响,对于 TikTok 来讲,诸多高管直接出面承认错误并承担责任,是因为如果任由这件事进一步发酵,可能会招来真正难以收场的惩罚。

在硅谷,科技巨头利用平台之便,收集监控特定用户的数据,包括定位/使用习惯等数据,来实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其实在过去十年内都一直是通行的做法:在纽约时报著名资深记者 Cecilia Kang 所著的《An Ugly Truth》一书中就曾提到:包括 Uber、Facebook 等巨头,同样也曾使用过监控记者地理位置,来确认记者的消息来源。使用这种方式来「抓内鬼」。

但相同的事情发生在字节跳动与 TikTok 身上时,显然「收集用户数据」就有了更加敏感的含义,尤其是自带「中国」、「科技大公司」、「社交媒体」等多个敏感标签的 TikTok,也更容易被竞争对手所利用。

从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政界就对 TikTok 这个「来念经的洋和尚」抱有深深的忌惮,试图通过各种方式限制 TikTok 在美国本土的使用,甚至是使得字节跳动剥离 TikTok。

今年 6 月,TikTok 表示,该公司开始通过甲骨文(Oracle)的服务器,来分发处理美国用户数据,以平息外界对中国员工可能访问美国信息的担忧。TikTok CEO 周受资也在致所有员工的备忘录中表示,(TikTok)一直在「致力于系统性消除从中国访问美国用户数据」的可能。

但这些动作并没有完全消除美国政界对于 TikTok 的怀疑,今年美国各州乃至联邦政府禁止使用 TikTok 的行动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12 月 22 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了《2023 综合拨款法案》,其中就包括一项被称为「联邦设备禁用 TikTok 法」(No TikTok on Federal Government Devices Act)的禁令草案,拟禁止在美国联邦政府的任何电子设备上安装运行 TikTok。

这份草案由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Sen. Josh Hawley, )大力推动,此人更早之前也一直是推动全面禁止 TikTok 的关键人物,此次事件曝光、字节跳动与 TikTok 均发布公告承认此事存在之后,他也声称不应该被字节跳动的公开道歉所「愚弄」,呼吁立即全面禁止使用 TikTok。

越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TikTok 也越是需要如履薄冰、谨小慎微地处理每一个涉及到用户隐私的事项;可能后续在政治上会导致诸多不利因素,才是更加需要立即给这件事「降温」的原因。

在近期,TikTok 正在计划与拜登政府达成一项协议,允许 TikTok 在保留被字节跳动的所有权的同时,将美国用户的 TikTok 数据存储在甲骨文的服务器上。

但随着 TikTok 使用用户隐私数据来调查记者一事东窗事发,完全击碎了 TikTok 过去数年以来一直在试图建立的「字节跳动无法访问 TikTok 用户数据」这样的独立形象。

因此,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件事除了动机上的「坏」,操作层面上对内部规章制度与法律的蔑视更称得上是一种完全不能被原谅的「蠢」。

「得知这一情况后,我深感失望……我相信你们也有同感 …… 我们花费巨大努力建立起来的公众信任,被少数人的不当行为严重破坏。」梁汝波在内部信中如此说道。

但至少,现在字节跳动与 TikTok 顶级管理层都已经出面,为此事表达态度。证明了 TikTok 与字节跳动愿意就此事进行补偿的一个态度。只是直到现在仍然没人能预估这次事件给本就地位飘摇的 TikTok 来讲,能带来多少的后续影响。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6358080325620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341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