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接班人就卸任推特CEO,马斯克是真心的吗?

找到接班人就卸任推特CEO,马斯克是真心的吗?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不久前在12月19日,正当全世界正在为卡塔尔世界杯的决赛狂欢之际,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起了一项投票,询问自己是否应辞去该公司负责人一职,并表示“我将遵守这次投票的结果”。结果在12小时后的投票结果中显示,在超过1750万的参与者中有约57.5%投出了赞成票。

对于这个结果,一向“话痨”的马斯克却一反常态的长时间保持了沉默,并最终在12月21日发文称,“一旦找到那个愚蠢到能接受这份工作的人,我就会辞去(推特)CEO。在那之后,我只负责管理软件和服务器团队”。但在投票结果出炉前的几个小时他还曾表示,“问题不在于寻找CEO,而在于寻找能够让推特活下来的CEO。”

总而言之,这样的一番操作下来,马斯克似乎是“同意”离任了,但前提是得先找到合格的接班人。并且其言语中大有目前自己仍是推特CEO最佳人选之意,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疯狂裁员的背后,马斯克称推特是一架“引擎失火”的飞机

从解雇多位高管、解散董事会,到大规模裁员,再到取消居家办公制度、向员工发出最后“通牒”声称要推行高强度工作的“硬核文化”,自马斯克入主推特以来,“Drama”几乎就成为了推特这家公司的关键词。但回顾这场可以称得上是“一波三折”的收购,马斯克所采取的这一系列看似强硬、但表现得极为任性的动作,其实在交易最终达成前就早有预告。

此前在今年4月马斯克就曾表示,并不看好推特包括原CEO阿格拉瓦尔在内的管理层,并在随后的交易过程中多次指责他们在虚假账户数据方面误导自己和投资者。随后在6月首次参加推特全体员工大会时,马斯克也曾表示,居家办公可能会导致团队精神的缺失,人们还是需要面对面的一起工作。

而马斯克在收购完成后将大幅裁员的消息,更是自双方宣布达成协议后便一直“不绝于耳”。甚至在收购完成前曾有传言称,裁员比例或将达到75%,以至于马斯克也不得不亲自否认了这一数字。或许是因为长期笼罩在裁员阴影里,据悉推特员工在马斯克入主后开始出现了主动加班,以及近似于“997”的疯狂内卷。但要知道,此前推特的工作氛围可谓出了名的“懒散”,这家公司甚至被外界戏称为“养老院”。

自入主推特以来,据称马斯克在这一轮的裁员中最终为该公司减少了近一半的员工,并涉及多个部门。甚至有传言称,在推特内部的群聊中,有员工将马斯克的这一行为称之为“灭霸的响指”。并且还有消息显示,推特80%的外包员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解雇。

其实在马斯克在推特诸多引发争议的决策中,裁员可以算得上是最具争议的一项。甚至因为高达50%的裁员比例堪称“疯狂”,还引发了多方的关注。

对此马斯克则表示,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在宣布裁员的当天,他就在推特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关于推特的裁员,不幸的是,当公司每天亏损超过400万美元时,我们别无选择。”而且就在日前马斯克再次“辩解”到,若没有采取此前的大规模裁员等措施,推特的负现金流将达到30亿美元,并且他还强调,“这就是为什么我过去五周都在疯狂地削减成本,这家公司(的状况)就好比你在一架高速冲向地面的飞机上,引擎着火了、控制系统失灵了。”

其实马斯克的这一解释并非空穴来风,尽管推特是一个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社交平台,但其业务模式本身的造血能力并不强,甚至在过去的10年间有8年时间都处于亏损状况。

从2013年到2021年,尽管推特的营收从6.7亿美元升至50.8亿美元,员工数量也从2700余人上涨到了7500多人,对应的人均产出也由24.7万美元增加到了67.7万美元,但这一数字在2018年时还是76.5万美元。事实上,自2019年以来推特的人均产出便已在逐年下降,而这背后的原因除了增长放缓外,显然还有”人太多”了这一因素。

据悉,目前推特的可货币化日活用户量约在2.5亿左右,作为对比,同为美国社交平台的Snap,在拥有3.47亿日活的基础上则只有了5200名左右的员工数量。根据推特方面在2021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相关文件中显示,其员工平均薪酬为232626美元,也意味这家公司每天在人力成本上需要花费446万美元。所以如果真的裁员50%,基本也就填补了马斯克所说的每天400万美元亏损中的一半,确实是能够立竿见影减少亏损的方式。

但且不说如此突然的大规模裁员是否符合当地法律(目前已有员工提起集体诉讼),如此“暴力”裁员对公司运转造成的影响或许将会不可小觑。有消息显示,由于几大关键执行团队领导者的相继离职,目前4A公司群邑已将推特的品牌安全标注为高风险。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之一,群邑的客户包括谷歌、欧莱雅、拜耳、雀巢、联合利华、可口可乐等,因此此举势必也将会影响到部分广告主对于推特的看法。

据科技网站《平台》方面预计,此次裁员将对推特的内容审核与核心基础设施服务产生重大影响。此外就在不久前还曾有消息显示,因大规模裁员导致合规团队无人可用,推特方面正面临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欧盟调查及处以巨额罚款的风险。

据称,在经过此次“瘦身”后的推特已重启招聘,但摆在推特面前的难题却已经更加清晰明了。一方面,马斯克此次收购使得该公司背负了130亿美元的债务,每年至少需要偿还高达10亿美元的利息,而且随着美联储不断加息,其债务压力正不断增大。

另一方面,推特的收益主要依赖广告,盈利来源相对单一、且不稳定性较高。在如今数字广告行业整体遇冷的情况下,推特也难免受到影响。更为致命的是,包括群邑在内越来越多广告主因为推特的不确定性选择了撤离。日前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马斯克入主推特后的20天里,包括大众汽车集团、通用汽车、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等广告商均已陆续表示将暂停在推特投放广告。甚至根据市场研究公司MediaMatters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此前在推特排名前100位的广告主中,有50家已经宣布或疑似已停止在投放广告。

除此之外,马斯克对推特的“过度分心”也引发特斯拉投资者的不满。不久前,特斯拉股东、葛柏川崎财富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罗斯・格伯(Ross Gerber)就表示,“马斯克回到特斯拉全职工作,才最符合特斯拉股东的利益”。并且特斯拉的第三大个人股东利奥・科关(Leo KoGuan)也在推特上公开表达了对马斯克的不满,并暗示“他已经放弃了特斯拉,特斯拉没有首席执行官。”

不久前马斯克曾发文称,“推特自(2022年)5月以来就一直处于破产的快车道上”。但在《每日电讯报》看来,在这位新老板的手中,推特“解体”的速度似乎更加惊人,因为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增长战略。虽然马斯克近日表示,目前推特的用户增长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但也有观点认为,用户的兴趣可能只是暂时的,部分原因则在于人们对推特在新东家的未来充满了好奇。

积极推出新业务,马斯克急需为推特开拓营收来源

其实在马斯克的计划中,优化推特的营收结构无疑是一件高优先级的事情。根据他所描述的蓝图,预期到2028年推特的营收将增长至264亿美元,而且在收入构成上要将广告业务所占的比例降到45%,其余份额则要依靠其他业务实现,其中则将以订阅服务为主,预计这一部分的营收将会达到100亿美元。

为此,马斯克一上任便有消息称,推特的订阅服务Twitter Blue将由此前的4.99美元/月涨至19.99美元/月,并将此前免费提供的账号认证功能加入到订阅服务的用户权益中。但由于引发了用户的不满,马斯克最终选择了“妥协”,Twitter Blue的涨价目标由19.99美元/月降到了7.99美元/月。

在11月10日首次向推特员工发出的邮件中马斯克再次强调,希望改变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使得其至少有一半营收来自订阅服务业务,否则“(推特)将会无法在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中生存”。这也是为什么自上任以来,他的优先事项是上调Twitter Blue的价格以及推出付费认证功能。

但本意是为创收及解决虚假账号问题的认证功能,一度反倒成了“李鬼冒充李逵”的利器。不仅有人冒充马斯克在推特“大放厥词”,甚至还有人冒充美国大型药企礼来(Eli Lilly and Co)发布了一则称胰岛素将全部免费提供的推文,以致于礼来公司不得不出面澄清致歉,并宣布停止在推特的广告投入。随后,推特方面也迅速将这一功能暂时下线。 

对此《华盛顿邮报》讽刺到,一个8美元的假账号、一则总共9个单词的假消息,让马斯克的推特就这样损失了一个重要的广告客户。不过马斯克显然并未因此就选择了放弃,在经历了多次的“跳票”后,付费认证功能已于日前回归,并且推特还对其进行了升级,可用不同的标记来标明账号。 

但需要注意的是,此前曾有有公开数据显示,Twitter Blue的订阅用户数量仅15万左右、尚不足推特日活的0.1%。因此在没能获得更多用户青睐的情况下,即便强如马斯克或许也很难在订阅服务上大做文章。 

从长远来看,马斯克的雄心显然远不止于订阅服务,其真正的目的或是要打造推特2.0。事实上,自宣布收购推特以来,马斯克就多次表达了学习微信、TikTok的想法。比如在10月初他就曾声称,买下推特是为了“创建X,即全功能App(the everything App)”的第一步,而这也被外界认为他是想要推出诸如微信这类超级APP。 

在收购推特后,马斯克更是在不断表示要为其引入更多的功能,其中包括长推文、视频、支付、加密私信等。不久前他在推特公布的“推特2.0”相关PPT中,也再一次印证了想要打造超级APP的决心,但想要在海外市场再造“微信”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一方面,海外市场在各赛道已有诸多成熟应用、用户习惯也基本固化,推特想要切入其他领域一时间还很难做到。另一方面,推特本身并不具备即时通信的私密性,在本质上来说更像是内容平台、而非社交平台,所以这也就注定了很难像微信那样依靠用户的“关系网络”,从单纯的即时通讯工具转型为涵盖诸多功能的社交平台。 

其实在完成对推特的收购后,马斯克将对其进行从内到外的“改造”是一件不难预见的事情。只不过在新版Twitter Blue能否带来转机尚有待验证、推特2.0遥遥无望之际,推特却先出了一些在外界看来的“昏招”。 

不久前,推特方面宣布了一项禁止用户推广其他平台的政策,其中就包括了Facebook、Instagram、长毛象、Truth Social等。但此举遭到了用户的强烈抵制,即使是马斯克的好友、硅谷创业导师Paul Graham也宣布将放弃推特。最后马斯克此为道歉,并称“从今往后,所有平台重要的政策变化都将通过投票进行。” 

对此,美国创投公司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认为,此事是“压死他(指马斯克)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但马斯克烧起来的这把“火”无疑有些令推特焦头烂额。 

没有接班人?马斯克的离职或许只是场“噱头”

既然马斯克为自己卸任CEO划定了找到接班人这一条件,那么谁有可能成为这一人选无疑便成为了关键。有消息称称,PayPal前执行官David Sacks、投资人兼播客主播Jason Calacanis、推特前高管Sriram Krishnan等人均在候选人名单中。其中Jason Calacanis更是曾主动请缨,表示自己“做梦都想当推特CEO”,并且在不久前,他还发起投票询问用户是否认为他或David Sacks应该经营这家公司。 

除了上述几个人选外,拥有特斯拉与SpaceX等公司的马斯克,显然还可以从这些公司“挖人”,而这也正是他所习惯的操作。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给出找到接班人这一条件的同时,马斯克也划定了“能够让推特活下去的人里,没有人想要这份工作,没有继任者”这样的结论,所以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有意离任。 

事实上,《名利场》杂志就认为,作为推特的所有者和唯一董事,即便马斯克真的辞去CEO一职,他也几乎肯定将继续实际掌控这家公司。那么到头来这种变化可能只是一场“噱头”,即马斯克表明对特斯拉的承诺,同时又能远离围绕推特几乎无休止的争议,而推特的下一任CEO或许只是他的傀儡。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推特前任副总裁Bruce Daisley的认同,他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采访时,就将推特所可能发送的变动比喻为足球俱乐部经理的变化,并表示,“主席仍然存在,马斯克将成为房间后面那个永远存在的声音。”当然,或许还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马斯克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了,所以就只能“边走边看”。 

如果要评选2022年度互联网行业的十大看点,马斯克收购推特显然榜上有名。但在这出好戏的“热闹”背后,一个对于推特来说更为紧要的问题是,马斯克究竟将会把推特带向何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60826682117768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329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