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VC大佬全都去打高尔夫(募资)了?

听说VC大佬全都去打高尔夫(募资)了?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今年一大部分大佬,都能在高尔夫球场见到。”

在创投圈,最火的运动是什么?

最早是马拉松,尤其是创业圈的大佬和高管,非常爱长跑。一来强身健体,二来释放压力。后来,以地产圈为首的一批大佬迷恋上挑战极限——登山。别管是四姑娘山,还是喜马拉雅,要的就是征服感!

而在资本圈,大佬们更喜欢不那么出汗的运动。一个典型就是德州扑克。德扑火起来,还要追溯到双创时期,当时一大批商学院办的风生水起,为了快速拉近学员的距离,打扑克这种游戏很是奏效。

“如果你还不会玩德州扑克,简直都没法在创投圈混了。” 谢忠至回忆,“从2015年左右,这些企业界和创投圈的大佬们,饭后娱乐不再是唱K、斗地主这些小儿科把戏。取而代之的是,德州扑克不知怎么就日渐风靡到几乎整个中国商业界了。” 在创投圈,德州扑克也是不少年轻投资人混圈子的利器。

而到了今年,德扑显然有点“小家子气”。真正火的运动非高尔夫莫属!“尤其是美元VC大佬,都在高尔夫球场。”业内一位美元基金合伙人直言,“忙社交为什么?”

“募资啊!”

01 “3个月内的场地都订光了!”

“现在高尔夫可火了,都订不上!”

今年上半年,华南一家高尔夫会所业绩暴增。一年动辄200万的会员,并没有打消VC大佬的热情。

目前,国内打一次高尔夫大概2-3千元左右。

武汉某高尔夫球场练习普遍价在50元/筐(每筐100颗球),发动标准球场打一次约在550元左右不含租借器材,加之球童费用、高尔夫会员卡普遍超过十万元,也有俱乐部按照小时收费,价格300左右,但开卡费用不低。

再看北京。

拥有五十多家高尔夫球场的北京,高尔夫球场多数实行会员制经营,终身会员卡一般为3万美元至9万美元,打球不再另行收费。一场球的消费,平日便宜点的500元至1000元人民币,节假日涨至2000元人民币以上,一些高端俱乐部,单次消费数千元的也有。

虽然距离普及依然遥远,但如今,随着高尔夫的火爆,华东某个球场需要提前两个月预约才能一挥豪情。

“华南某顶级俱乐部三个月内都订不到了!”上述美元合伙人表示,“现在运动不为了运动,而是为了工作和社交。”

越来越多的VC大佬频繁出现在球场上。这让不少俱乐部的约定时间逐渐提前,过去传统订场模式中,提前一天预订即可,如今,提前72小时都不一定能有位置。“如果想要周末打球,周五预订想都别想。”一些俱乐部也发布新的规则,将预约Tee-time时间前移。

事实上,投资圈打高尔夫已经不是第一天。

过去,投资机构组织高尔夫球赛,或者搞出一支创投俱乐部的事不少。比如,被誉为“世界最奢华高尔夫会所之一”的北京北湖九号高尔夫俱乐部,就常能碰见创投人士去打球。什么XX天使大佬、XXVC合伙人、XX企业创始人都是常客。

早在几年前,一些投资天使和早期阶段的投资人就曾组织了一只天使高尔夫俱乐部。其中不乏一些业内的大佬。这种组织一般都是定向邀请制入会,除了打球搞比赛,更重要的打造小圈子,让消息流动起来。“大家一边玩一边聊,很多早期项目谁有意愿投下一轮的事就这么定了。”

此外,内部俱乐部成员组织一些企业互访、主题沙龙、海外学习交流等具有创投界特色的各种链接活动,这叫“互动、合作的附加价值。”

02 “以前单只基金5、6亿
今年跑了三十多家政府
募了8000万”

本来投资圈打高尔夫也不算什么新鲜事,但今天,VC机构的合伙人们集齐高尔夫球场不为互动合作,只为募资。

因为,高净值们都在打高尔夫。

虽然从2018年开始,投资圈就喊起来“寒冬来了”“募资难”的口号。但今年,似乎比往年还要更难。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金额超7700亿,但投资总额大降55%。新募基金2701支,同比下降7.2%。同时,上半年投资数量为4167起,同比下降31.9%;投资金额为3149.2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4.9%;退出数量为1295笔,同比下降了50%。

从募资机构看,政府是募资大头。但是今年,地方财政紧张,“把缺钱写在脸上”。

四川东北部的小城,率先搞收费测核酸之后,最近又有一大批城市跟进。从“应检尽检”变为了“愿检尽检”。

四川省阆中市将公办学校、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国资公司食材统一配送的特许经营权进行拍卖,期限30年,起拍价1.8亿元。从根源看,阆中的财政压力太大,不得不依靠拍卖的方式赚钱。

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还有钱做投资?

一些机构在募资时也普遍感到了寒意。即便是一线城市,诸如北京、广州、苏州等城市,在投资时,资金规模也在缩小。“募了一圈,加起来也不到1个亿,”某人民币基金IR张才良直言,“过去市场环境好的时候,一只基金募好几个亿。”

“过去我们募的都是综合基金,单只基金5、6个亿,现在从北向南跑了30多家政府引导基金,都是小基金,加起来没有8000万。”

除了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萎缩的更加严重。

市场化母基金的来源除了国企央企,还有就是高净值人群。市场趋冷,让前者对资产安全性要求更高,后者——高净值人群宁愿花200万买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也不愿意投资。

有意思的是,也正因为如此,VC大佬们开始杀入俱乐部,亲自下场募资!

03 “高净值重回牌桌,高尔夫只是接近渠道”

早在2020年开始,个人LP回流就已经发生。

机构都不会大肆宣传自身在高净值身上募资的事,毕竟自从5、6年前,机构化就已经是一家VC市场化、成熟化的标志。如今,再次回到个人LP的酒桌上,实在难以言说。

不过,高净值人群对比市场化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及产业资本,确实还算“好说话”。近几年,随着市场化募资逐渐成熟,以政府引导基金为首的资金更加规范化,各种流程报表、数据的填报都是家常便饭。

在机构做IR,募资能力先不提,填表的手艺一定要有!

尤其到了月末、季度末,年中、年底这种大日子,更是IR——“表哥”“表姐”们最繁忙的日子。

一些政府引导基金拥有自己的填报系统,没有系统的,还有不同的表格格式。这种重复繁杂的数据,不填不行。此外,日常的沟通更是不可或缺。一些专业的引导基金,或许项目信息的速度甚至比GP还快。哪个项目出现舆情,第一时间通知GP——这样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是高净值个人就“完美”多了。过去,投资机构不爱拿个人LP的钱,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对于投资行业不太了解,导致沟通成本非常高。一个项目要不要投、什么时候退出,都被个人LP左右。

比如,项目上市后,机构要退出,个人LP先不愿意了,他们想要再等等,等到二级市场一个更高的价格再退出。这明显扰乱了基金自身的退出节奏。如果基金退出后,项目真的涨幅非常大,个人LP的埋怨声不会小。如果基金退出的时间节点项目情况不好,那基金管理人被骂几句也是常事。

但这些大多发生在早几年。

而如今,中国股权投资行业逐渐成熟,高净值人群对于股权投资的接受度更高,他们中一大部分人,在完成投资后,愿意完全信任GP的投资决策。对于GP投资节奏、投资地域、退出等方面,并不会实施干预。而且,个人的钱,也不用填那么多表格。

如果让市场化母基金或者政府引导基金出资,首先就是流程长。一只基金审批短则3-6个月,长的1年也是常事。而且,一只百亿母基金,几乎都是分批落地,首期10亿都是少数,更多的首期2亿。分到单只基金身上,可能只有两、三千万。

而且政府引导基金是劣后出资,如果GP市场化募资出现问题,那么引导基金也会“跑单”。但是个人LP虽然也有跑单的情况,但大多数只要决定投资,出资速度是有保证的。

既不要求投资地域,也没有那么多表格需要填写,纯财务投资,这对很多GP而言,是一笔完美的钱。

而在钱本身方面,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数量不小。

瑞信报告指出,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前两年内,全球超高净值富豪人数累计增长超50%。其中,美国的超高净值富豪和百万富豪数量均在全球遥遥领先,而中国富豪人数也在迅速增长,在全球排名第二。数据显示,中国的私人总财富85.1万亿美元,较前一年增长15.1%;成年人口的人均财富为7.6万美元,较前一年增长14.5%。

如此庞大的资源待开发,GP能够挖掘的个人LP资源是丰富的。但如何链接到这些个体,则需要投资机构的大佬们费费心思。多打打高尔夫球,既能强身健体,又能拉近于高净值们的距离,何乐而不为呢?

(谢忠至、张才良为化名)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1990996267542785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1433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