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内卷 ,ChatGPT能为游戏行业带来什么?

除了内卷 ,ChatGPT能为游戏行业带来什么?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能用中文对话吗?想用来写八股文工作总结。”

最近走红社交平台的ChatGPT,被网友玩出了花。

这一由知名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发布的聊天机器人模型,从11月30日推出测试版本开始,在短短5天内用户数量突破了100万。

有人用它来编故事、写策划、码代码,甚至有人用它来参加美国高考,还获得了个中等的成绩。

各界也纷纷对这一AI的强大功能进行了多方位的解读。似乎无所不能的ChatGPT,俨然成为了网友讨论和媒体报道的宠儿。

理解能力满分 告别“人工智障”

作为一款对话模型,ChatGPT的操作简单易上手,用户只需要输入问题,就能获得相应的回答,让人联想到智能语音助手和搜索引擎的结合体。

除了免费易操作的低成本,它的爆火主要在于信息获取的高效率和可信度。

从国内外社交平台上的分享来看,小到查阅资料,翻译文本,大到程序纠错、故事创作,甚至是复杂的逻辑问题,ChatGPT都能轻松应付,为用户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和想象空间。

考虑到AI之前或许更能互相理解,也有人将它与AI绘画程序进行套娃,让它去生成那些令人头疼的描述,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虽然都依赖资料库,但与搜索引擎不同的是,除了特定的官方说明,它的答案并非直接引用已有的资料,而是依据用户的具体要求,给出自己思考后的答案,并以自然的口吻回答出来,模拟出人类的交流方式。不过,虽然主打自然交互,但在被问及主观感受方面的问题,ChatGPT会明确表示自己是一个AI,并不具备人类的情感,也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

有时候,这种假设也不能让它改口:

图源:微博孙笑川吧

在广泛的业务范围外,ChatGPT还能从人类反馈中强化学习。体现在在对话中,用户可以在前一个问题的基础上,不断增加前提,提出假设,来获取AI进一步的回答。

通过这一功能,用户可以通过提供关键情节走向,来创作完整的故事:

也可以和AI进行逻辑辩论:

图源:微博孙笑川吧

在连续对话的过程中,还能纠正AI的一些错误认知,而对方也会欣然接受。

灵活的判断能力使得ChatGPT在准确理解用户需求的同时,还能识别出不合理以及不道德的要求,拒绝提供方案。但这一“防御系统”也并非无懈可击,在网友的不断试探下, AI还是能给出假设情境下给出不那么和谐的回答,甚至是盛传的“毁灭人类”的计划书。

此外,因为资料库不同步,这一程序在即时性上略有欠缺,只能根据过往的信息给出回答。据网友的经验,在没有相关资料,以及无法判断问题的真实性时,AI或许就会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而用户的纠错反馈,在促进AI学习进化的同时,也带来了恶意误导的风险。因此,在使用ChatGPT获取信息时,用户自身也依然要保持谨慎。

追求开放自由的游戏 能喝到ChatGPT的汤吗

不同于AI绘画对画师行业的挤压,ChatGPT的影响范围更加广泛。在ChatGPT展示出了它写游戏策划和代码的能力后,一些从业者发出了半是玩笑半是真心的哀嚎:要被优化掉了。

连Taptap 的运营也开始散发着被内卷的焦虑:

虽然无法确定饭碗危机的严重程度,但AI在游戏中的存在感确实越发明显了。此前《时空中的绘旅人》《未定事件簿》角色的AI配音,《此女孩不存在》由AI生成的全部素材,以及《王者荣耀》不定期开放的“绝悟人机”等,都展现了AI技术在游戏中的广泛应用。

而从近期国内外游戏厂商申请AI作曲、战力评估、动态难度模型等AI技术专利的一系列行为来看,除了内容生成,还着眼于在游戏互动方面追求千人千面,为玩家带来独一无二的游戏体验。

那么,作为智能对话模型,ChatGPT强大的算法和自然交互体验,是否能在游戏中,尤其是以剧情导向为核心、或追求自由交互的开放世界的游戏中发挥作用呢?或许可以从过往的尝试中得到一些启发。

2020年,RCT公司发布了一篇名为“《西部世界》走进现实,一小时生成无限剧情”的文章。在《西部世界》中,一切都是以玩家为中心展开的,玩家可以与NPC自由交谈,并生成个性化剧情。

为了展示这种模式,RCT将当时OpenAI的最新成果API加入了混沌球算法中,推出了一个小游戏《盗梦人》作为技术演示原型。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自由打字、移动、使用道具等方式与NPC互动,对方则会根据人设做出不同的反应,从而推动不同剧情的发展。

但这类模式并未能出现在大型游戏中,即使市面上的3A大作,尤其是开放世界,许多都有着较高自由度的交互系统,但大多都局限在特定的环境内,对主线剧情没有太大的影响。在手游领域,剧情带动游戏模式更为突出,许多非剧情核心的游戏,也会在剧情方面投入大量资源,而剧情大多是固定的,即使是有着分支的剧情,玩家实际上也还是走在既定路线上,剧本之外的想法并不被支持。

在吐槽开放世界不开放的同时,也有一些玩家认为,叙事结构设计决定了开放世界并不完全开放,在自由探索之外,玩家依然需要走既定的路线推动游戏的发展。

不过,在对主线剧情影响不大的NPC交互上,自由交互的尝试并不少。此前网易《逆水寒》手游的宣传中,称为其中几百名NPC配置了AI系统,可以与玩家自由交互,玩家间盛传的自由对话游戏截图,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尚且无法明确能做到什么程度,但这也标志着这样的趋势并不遥远。

相比起开放世界游戏,文字游戏或许与ChatGPT的功能更为适配。国内橙光、易次元等平台的文字游戏,或者更早的日式AVG游戏,这类人机互动电子小说游戏,虽然其人设、故事走向和结局都是已经提前设定好了的,但由于复杂丰富的流程分支,不经意的选择也可能会影响到走向,会给玩家带来高自由度和代入感。

而近期上架的Glow APP,则展示出了AI对话模型在这方面的潜力。与ChatGPT的理性与其AI的身份认知不同,Glow主打真人感,其宣传内容中也将AI恋人作为重点。因为可自创设定,“智能体”更多地被用来当做乙游代餐。

不过这一模式也引发了许多争议,一方面是OOC的情况仍然存在,另一方面是“智能体”的真人风格,以及一些涉及现实信息的对话,让部分用户产生了是否存在真人上号、或窥屏行为的恐慌。

与之类似的对话模型,还有更早“出道”的彩云小梦。早期的彩云小梦以续写故事为主,被网友拿来写小说、请假条、以及不断试探规则的搞“涩涩”,后续又推出了“指尖伴侣”功能,允许用户创建虚拟角色并与之对话:

图源:B站@小绿Gloria视频截图

虽然与恋爱游戏的角色相比,这些AI更像是一个可以自定义基础人设的虚拟恋人,但这一模式也展现了AI应用在文字游戏中剧情自由走向的可能性。至于怎样维持设定、剧情不崩坏……

结语

随着功能的不断拓展以及操作门槛的降低,AI已经成为了生产生活中的常客,向广大从业者和普通用户群体展示了其广泛的应用范围和强大的学习能力。

从AI 绘画、AI配音、AI对话,在文娱领域,人工智能也不断超出人们对其辅助功能的预期。而此前的AlphaGo击败围棋冠军,AI绘画一键出图等,让人们在为其学习能力震惊的同时,也不免会产生被抢走饭碗的担忧,认为AI虽然不至于完全取代人工,但至少对于底层的从业者将是一场灾难。

连OpenAI的联合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也表示,人们已经离强大到危险的人工智能不远了。

众说纷纭之下,暂时也难以得出结论。但能肯定的是,在数字时代的洪流中,AI在各个领域的应用无疑是大势所趋,在AI配音等已经给出优秀答卷之后,ChatGPT之类的对话模型,是否也会在游戏领域为玩家带来惊喜,值得关注。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4089821701248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198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