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游戏

资讯详情

双创最近动向,二创可以盈利吗

娱史通鉴2021-06-16 21:50紫寻博客50
“古偶101”选手们姗姗来迟,5月终于等来了经典橙光游戏IP改编、主打“四生四世仙...

“古偶101”选手们姗姗来迟,5月终于等来了经典橙光游戏IP改编、主打“四生四世仙侠虐恋”的网剧《 遇龙 》新鲜上线,延续原著风格,加入全新素材、彩蛋剧情让无数粉丝感叹“爷青回”。 

随着剧版《遇龙》的热播,一同掀起水花的还有“影版”《遇龙》。 

所谓“影版”《遇龙》,其实是一位UP主在B站上传的剪辑自制版的《遇龙》,视频长达68分钟,男女主阵容亮眼、剪辑水平高超,网友们亲切地称其为“影版”《遇龙》。 

目前该视频在B站播放量已经突破百万,评论破万,引起不少观众热议。这个版本的《遇龙》由 赵丽颖 、 罗云熙 、 刘诗诗 、 李易峰 等演员“主演”,UP将截取自各大影视剧的素材完美拼接在一起,并请来专业配音演员完成后期配音,整体效果简直以假乱真。 

类似于《遇龙》此种状况的影视剧并不在少数,《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陈情令 》等剧最初上映之时都有网友自制的剪辑版本引发讨论。Z世代,年轻观众更注重观影的参与感,所谓“官配”、“官方选角”早已不能限制观众们天马行空的想象,靠着神脑洞与黑科技剪辑,越来越多高质量的同人二创作品“破圈”,凭借着野蛮生长的创造力、传播力吸引着更多受众的眼球。 

“画饼”、“拉郎”,同人“逼死”官方?

随着同人二创作品质量的提高、内容的丰富以及自媒体平台的助推,同人 二创 这类亚文化早已突破粉丝圈层,走进大众视野,甚至开始倒逼官方精品化,渗入 影视工业 流程的多个环节。 

粉丝自制视频海报 

影视项目筹备之初,在至关重要的选角环节,同人二创作品的声量已经成为制作方参考的一项指标,不少制作公司在选角时都会受B站“拉郎”视频的影响,剪刀手们凭借同人剪辑帮心仪的演员“画饼”成功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 

在B站以“小说剪辑”为关键词搜索,在1000+个的视频中,多部IP的同人视频播放量超过十万,部分IP甚至拥有超过百万播放量的自制剪辑。 

在电视剧《 天盛长歌 》开拍前,陈坤版宁奕视频播放量已近百万;尹正在B站UP主久任的剪辑版《 鬓边不是海棠红 》中“出演” 商细蕊 大受好评,果真拿到了出演电视剧的机会;罗云熙凭借其在古装剧中白衣造型被不少《皓衣行》的原著书粉称为“最贴脸”的影视化男演员人选,他出镜的拉郎视频播放量甚至已经超过200万,热度十分可观。 

在影视剧播出之后,因大热同人作品的导向而改变原有的剧情设定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众望所归的“宠粉”行为,如今的“嗑学家”和曾经的“热心观众”们同源同宗。 

国产电视史上第一例同人倒逼官方的案例发生在电视剧《 重案六组 》的多季拍摄期间,剧中的“杨震X 季洁 ”cp其实是官方为粉丝圆梦而补充创作。 

原本设定只是同事关系的两个角色,意外获得了屏幕外大批观众的“撮合”,在“粉圈思维”还没有大行其道的当年, 鲁豫 甚至在节目中直接把观众p出来的“杨季结婚照”给饰演季洁的演员 王茜 看,堪称“cpf直接舞到正主面前”的世纪场面。为了顺应粉丝喜好,在后面几部续集中,杨季cp得以持续发糖,同人逆袭成官配。 

近年来这样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电视剧《 小欢喜 》的原定结局中, 林磊儿 与清华失之交臂,但因观众#心疼林磊儿#的呼声太大,剧方干脆通过配音和剪辑的方式改变了林磊儿的录取结果; 

霍建华 版《 笑傲江湖 》曾因 东方不败 “魔改”引起争议,二轮上星的平台 湖北卫视 曾尝试凑齐演员补拍新结局; 

脱胎于兄弟情双男主设定的《 盗墓笔记 》“瓶邪cp”至今仍是最热门的国产同人圈之一,连原作者南派三叔本人甚至都在早年签书会中承认“瓶邪王道”; 

刘慈欣 在《三体3》中为云天明线预留的伏笔却被 宝树 所写的同人作品《三体X》抢先塞上了脑洞,他直言因此而放弃了《三体》续集的创作。 

在“边拍边播”模式下的海外影视剧市场中,这种情况更是常见。《 搞笑一家人 》中的 李允浩 &徐敏静,初始剧本完全没有恋爱线,两人的关系定位是顽劣学生和哭包老师, 允浩 偶尔会作为知心大哥哥担任民勇和敏静的恋爱调解员。但剧集播出后,两人的互动火花太足,一度成为南韩民选cp之光,后面允敏的戏份越来越重,到最后导演也站了允敏cp,给了他俩一个开放结局; 

《dream high 》是金秀贤大火之路的开始,人气盖过原本剧情下的男一玉泽演,女一号秀智和他的同人漫画、小说热度居高不下,最终男二逆袭上位成为人生赢家,在结局中成功“抱得美人归”。 

顺应同人创作做出的情节改变,完全是出人意料的,是人设魅力+演员魅力+互动感互相成就的火花,更是真正的观众意志的体现。 

自然,在一切以“民选”为杠杆的同人圈,代替官方收割“灰色地带”的衍生收益也并非难事,同人圈的发展壮大之下,也自有一套“割韭菜”的产业链。 

在某些同人网文平台,画手、文手等圈中产出“大手”们往往会联合制作衍生品,制作画册、文集等周边产品进行贩卖,这类作品并不避讳同人明星的姓名和肖像,以此产生的衍生收益也涉及到不少法律问题。 

版权风波,二次创作的边界

4月,长视频平台、影视制作公司以及超500位知名演员联名“讨伐”侵权二创视频,对影视“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行为做出了严格的限制,大量同人二创视频遭遇下架处理。“我们剪刀手好像真的要完蛋了!”一时间各大视频自媒体平台“哀鸿遍野”。 

通常来讲,二次剪辑的同人视频,其表现形式都是一部或多部影视剧中的人物素材进行重新排布并配以音乐的混剪,虽然粉丝在剪辑时使用的是原影视作品的素材,但本质上仍是片段拼接,并不能替代观看和消费原作品时的观影感受。 

与此同时,二创视频与原生作品相比更有一道天然的“门槛”,同人剪辑只有在和原作的深入互动中才能释放它全部的表达力,所以,同人视频针对的受众也必然是那些对原作熟悉的人。粉丝自制剪辑往往需要在观看者在熟悉了解原作的基础上才能深入理解,发现同好者的巧思和创意,某种意义上来说,同人作品具有难以消弭的深度传播的障碍,出于版权保护的角度,似乎还不足为惧。 

粉丝自制视频海报“伏地魔X林黛玉”cp 

但平台间分割 蛋糕 时的“版权大战”已然开打,同人二创视频对影视作品的正向传播作用也不该被忽视,版权方如果剥夺粉丝不图 经济利益 地为自己的爱好和兴趣“造梦”的机会,自然会失去一部分核心受众的“民心”。但 短视频 损害权利方的合法利益的状态也确实存在、理应被制止,权衡之下,更需要各方把控自己的边界。 

话语权的争夺

同人二创视频为影视剧官方制造了不少流量切口,营销爆点,但也并非全是裨益。 

同人作品对版权所有者产生的,并非只能是实质性的版权伤害,更有可能因过度漫无边际的衍生创作而引发对官方形象是否“合理使用”的讨论,这是同人作者与官方之间话语权的争夺。 

关于“合理使用”最著名的案例是名著《飘》和一位同人创作者之间的官司。在同人创作的版本《The Wind Done Gone》中,女主人公被塑造成为佐治亚州一位植园主的混血女儿,同人作者放大了涉及黑人权益的种族主义元素并增加了不少关于LGBT的讨论,正是这些有争议的话题使原作者的继承人做出了侵权的控诉。 

同时,自媒体时代,当红的同人作者也身处于流量旋涡之中,同人二创不再是单纯的为爱发电、同好交流,自我约束、不想喧宾夺主影响作品和本人也不再是至上的指标。“同人太太”群体壮大成为微博话语权链条一部分之后,太想有存在感、倒逼作品,有时甚至显出一种"不迎合我的价值观和喜好你就红不了"的霸气。 

例如微博网友拉郎配idea而促成的电视剧《 淑女的品格 》就是在这样的“炮火”险些折戟沉沙。起初网友们将四位路人缘优秀的女演员集合到一起编出女性群像剧情的脑洞,这个想法因其对中年女性自由独立的精神世界的关照而出圈,但真正被影视公司投拍后,释出的电视剧备案却遭到了来自网友的“反噬”,被指阵容和剧本观念不符合预期。 

《淑女的品格》网友自制海报 

网友脑洞设定 

国产影视剧市场良莠不齐,越不完整越需要同人补足,同人倒逼好像显得很有理由。但是这也是依赖于此的作品无法打开大众市场的原因:沉默的大多数想看的是作品本身、不是牵强附会的感动、笑笑就忘的出圈梗。与好的作品所带来的深刻恒久的感动相比,因同人二创“舞”起来的梗而获得的好感稍显廉价和可复制,也就浅薄得多,容易替代。 

优秀的可以靠本身获得喜爱的作品凤毛麟角,所以大多数“先天不足”的影视剧需要同人和“梗”的热度,藉此获得经济利益,因此二创的话语权和存在感短时间不会减弱。但是真正优秀的作品必然是相对完整的,二创只是锦上添花,当同人存在感大过了作品本身,本末倒置,就注定作品本身的虚弱只能是圈层狂欢。 

同人作品“过热”和“冷却”之间的平衡,或许才是更加值得思考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