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集体主义对个人的贡献,为四化主义做贡献

光明日报2021-05-31 04:10紫寻博客90
弗斯科·贾尼尼 意大利共和国前参议员,曾任意大利共产党国际部主任。卢重光绘 【国外共产党人看中共百年】近代以来,中国因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以及在亚洲乃至世界所占据的重要战略位置而一直为帝国主义列强所觊觎。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受...

弗斯科·贾尼尼 意大利共和国前参议员,曾任意大利共产党国际部主任。卢重光绘 

【国外共产党人看中共百年】

近代以来,中国因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以及在亚洲乃至世界所占据的重要战略位置而一直为帝国主义列强所觊觎。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受到“五四运动”精神与“十月革命”精神感染,时至今日,中国共产党始终不忘初心——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长征、抗日战争的胜利以及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都是中国共产党在不同阶段所取得的胜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成就是对“历史终结论”的终结

1991年苏联解体后,弗朗西斯·福山以资本主义的名义“宣告”了所谓“历史的终结”。这种“终结”所蕴含的意味是,社会主义已经永远地消亡了,而资本主义将是永恒的。他们对资本主义在全球的胜利充满了信心。 

而与此同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制度不断完善,中国经济发展逐步取得了巨大成就,从一穷二白变成了世界强国。这使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企图破产了。实际上,在福山作出“历史的终结”的断言后不久,拉丁美洲就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帝国主义运动。不仅古巴开启了新的社会主义建设计划,查韦斯领导的委内瑞拉也推行了“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计划,卢拉领导的巴西也发起了一个重大的社会转型项目。 

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坚持推动与世界各国平等贸易的共赢经济政策。在此基础上,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致力于重现古丝绸之路的繁荣,致力于世界和平。中国的倡议和行动,为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具体可行的和平发展之路。 

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探索

改革开放是一项推动中国走向现代化的伟大工程。在这一进程中,社会主义中国,真正变成了一个世界经济大国。在这个过程中,中国采取了市场化手段,但中国共产党坚强且有力的领导,保证了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性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且颇具雄辩性的经验的重要意义,不仅在于使得中国在国内和国际层面都取得了跨越式大发展,还在于其有力地改变了整个国际关系格局的力量对比。中国在经济建设中探索出的新路线,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具有借鉴意义。同时,中国的理论探索,也丰富了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 

毫无疑问,中国在经济和社会领域所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是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四个现代化”梦想的阶段性成果,也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指导密不可分。这些发展成就,也为新的社会主义建设理论诞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共产党人应该认识到,这是对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巨大丰富。 

从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以及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对社会主义实践的意义出发,我们可以就中国与苏联的经济政策进行扼要地比较分析:中国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所达成的目标为革命思想的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而苏联后来却没有能够坚持“新经济政策”的核心要义。 

相比之下,中国经验的核心要义是什么?简单而言:中国共产党反对教条主义,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验中,市场作为一种手段,对社会主义建设也有功能性价值。中国的经验还表明,源自于经济实力的国际主义,能够在世界层面对国际关系产生巨大且积极的影响。 

社会主义中国的富强对世界和平意义重大

中国的新发展让美国一些人深感不安。几年前,美国发起了“重返亚太”政策,即意在瞄准中国。2019年,意大利政府与中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后,正式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在这样的合作中,意大利相对落后的南部,在活跃的对华贸易中受惠颇多。与此同时,意大利政府也承受着来自美国的压力。 

前不久刚刚上台的美国新政府提出建议,不仅要修复与欧盟的联盟关系,还要在欧亚地区加强和扩大北约的影响力,并与印度、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组成的联合阵线来对付中国。 

我们意大利共产党人认为,当今世界的共产党,左翼人士和民主人士的最主要任务是捍卫和平,反对美国和北约提出的一切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具有冷战色彩的行径。这么做也是对中国所主张的多边主义国际秩序和推动各国共享发展成果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坚定支持。 

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至今,已经过去100年了。一个世纪之后,中国共产党向世界反对帝国主义的人民提供了实现民族独立和经济富强的经验。这些宝贵的经验,内嵌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长征、抗击日本侵略,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等中国共产党各阶段的斗争与探索之中,还内嵌于中国共产党不断推进的改革开放实践中。 

(作者:弗斯科·贾尼尼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国际合作局统筹。译者李凯旋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