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健康

资讯详情

写给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图片,抗疫医生真实内心独白

健康时报2021-07-09 10:21紫寻博客94
7月9日,电影《中国医生》在全国上映。影片根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的真实事件...

7月9日,电影《中国医生》在全国上映。影片根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的真实事件改编,由 刘伟强 执导,刘伟强、李锦文共同监制, 张涵予 、 袁泉 、朱亚文、李晨领衔主演,易烊千玺特邀出演,欧豪特别出演。 

7月6日,电影《中国医生》联合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举办北京专场首映礼,主创团队分享拍摄故事,致敬抗疫医护。 

曾经深入片场全程参与剧本创作、制景筹备、演员培训、拍摄和部分后期工作的武汉同济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冉晓,中法新城院区急诊科护士长刘雪晴和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技师熊薇、护士长徐敏,向我们讲述了电影拍摄过程的点滴,最大程度地还原2020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生死竞速。 

两个月封闭训练:医生成了演员的老师和考官

“ 导演 在第一天就告诉了我们拍《中国医生》的目的,就是要真实地记录武汉人民、中国人民在整个抗疫过程中做了什么,为世界抗疫拿出中国经验。”2020年7月底,武汉解除封锁离鄂通道两个月后,冉晓等四人应《中国医生》制片方邀请,先后抵达 无锡 入驻剧组,成为电影的医学指导。 

“片方希望医学指导可以满足几个条件:在抗疫一线工作过,最好是对新冠肺炎患者抢救工作非常熟悉的 重症 医学医生,沟通协作能力还要非常好。院方考虑到,我抗疫时间最长,又是重症医师,对各种抢救手段非常熟悉,沟通交流能力比较强,人也热心,就推荐了我。”冉晓医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8月1日起,专家组开始为期两个月的演员封闭式培训,根据疫情期间 医务人员 的相关培训视频和课件,制订了详细的 培训计划 。后期进组的每一位专业演员,来到剧组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他们的专业医学培训。 

“拍摄用的重症病房是在影棚里搭建起来的。我们到现场后才发现一部分医疗设备已经过时了, 呼吸机 、透析机、ECMO(体外膜肺氧合)等设备不符合现代医疗水平的实际情况,于是马上就列出了一些所需医疗设备和药品的清单,帮助片方联系厂商外借了这些设备。”冉晓说。 

刘雪晴透露,为了使剧情真实, 编剧 团队前后去了金银潭医院三次,武汉刚刚解封就开始了浸泡式的走访,对大量抗疫医护做了访谈。 

刘雪晴为演员袁泉做指导。受访者供图 

“不止如此,每个单元培训后,每一位演员都需要进行专业考核”,冉晓和刘雪晴说,为了帮助演员们最快学习医学知识,他们根据第一批演员培训的课程,制作了适合演员内部培训的《医疗专业课程指引》,书中以图片加文字的形式,展现了影片中所需要呈现的基本医学操作,供演员们反复揣摩练习,这也成为《中国医生》的专属培训教材。 

导演赋予了我们喊卡的权利

“病房里面所需的物品、医疗物品、摆放的位置等都需要一一确定。从专业培训到医院场景搭建,每个细节都不能错过。”为了还原抗疫的真实场景,进入剧组后,医学指导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协助剧组按照真实医院建造标准1:1打造拍摄场景。 

在疫情期间负责医院感染管理的徐敏和熊薇 接力 按照院感的要求,对剧组拍摄过程中的医疗场景严格把关,“力求每一个动作都符合医学常识,比如洗手、防护用品的穿脱流程,物品表面的消毒方法……几乎每一个动作我们都反复要求练习。拍摄场地中每一件医疗器械的摆位也都要严格检查。” 

但面对故事真实与艺术加工的矛盾,专家们多次与导演组起了冲突。“导演组为了追求医学的专业性,无论是剧本、拍摄、制作,还是导演、主角、化装组、道具组、群演,都死嗑每一个细节、情节。但有时,导演组也希望在情节上加入一定的戏剧冲突,比如通过病人的情绪和语言展现更大的艺术张力”,刘雪晴认为,根据病人的病情,在一定情况下他可能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情绪了,这时两方面就会出现一些矛盾。 

“其实前期的剧情经过多次打磨,我们已经尽量地还原真实。但有时为了电影表达的需要,导演组会加入一些新的剧情,此时我们就会用医学的专业来进行考量。”冉晓说,有一次,他们甚至跟导演直接起了冲突。但是专家们从医学角度给导演组做了解释,导演组还是接受了大家的专业医学意见。 

不仅如此,医学专业指导小组还形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拍摄结束后,要讨论一下当日拍摄过程中是否还有遗漏的问题。为了让电影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减少硬伤,四个多月的跟组中,他们每半个月都会形成一份书面的医学指导报告发给制片方,提出专业建议。 

“我们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保证电影中每一步都接近真实医疗场景。如果某个演员操作手法不准确、说话语气不对、物品摆放位置不对,导演就赋予了我们立刻喊停的权利。经过反复打磨,剪辑之后的画面非常真实。”冉晓回忆,“袁泉对自己要求很高,每次开拍,她都会让我站在摄影机旁监督她的表现,确保没犯错她才安心。易烊千玺每次操作前都会反复和我沟通:‘冉老师,我这样做对不对?能不能做得更好一点?’” 

冉晓对演员易烊千玺进行医疗操作指导。电影预告截图 

拍摄中易烊千玺练得最多的就是插管,拍摄间隙一有空就会练。刘雪晴介绍,袁泉饰演的是一名ICU主任,她坚持基本操作自己都要掌握。 CRRT (连续性肾脏替代治疗)、ECMO( 体外膜肺氧合 ),这些设备操作并不是所有医生都会,但身为一名演员的袁泉都学习了,并且掌握得很不错。 

“其实我们是帮他们来演我们自己”

2020年武汉的ICU病房,写满从晦暗中走向光明的艰辛,冉晓就是坚守到最后的医护之一,被大家称做“ECMO小王子”,这个称号也沿用到了剧组。 

“我也算是半个演员了,”冉晓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自己在电影中的另一个身份是“手替”,在《中国医生》中,为了体现医学的专业性,一些演员完成不了的一些复杂的手部操作,都是由他完成。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武汉收治了大量的危重症患者,电影聚焦的就有这一类患者。此时,气管插管、呼吸机、 血液透析 、心肺复苏、ECMO等设备都必须派上用场。但由于演员并非医学专业人士,主要是完成一些基础的医学技能,这类高难度操作就很难完成。 

冉晓介绍,从一个医学生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临床医生,至少需要10余年的时间。要学会这些操作并不容易,自己曾经模拟练习 静脉穿刺 的时候,有连续几次扎到手指流血。后来老师在旁边一直鼓励自己,又反复地观看操作视频,慢慢地才摆脱了阴影,逐渐熟练。 

也正因此,他对剧组演员们的专业态度非常钦佩,“对于我们来说,希望还原的是医疗本身的真实,而对演员们来说,还需要表达情绪的真实。” 

“穿上防护服身体不适时,你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碰到无法挽救的病人,你们的情绪会爆发吗?”……拍摄中,演员们时常会追问他们在疫情期间的真实故事、真实情绪,他们试图最大程度地展现当时的“他们”。因为他们也同剧组的老师一样,希望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无限接近真实的抗疫现场,这也将成为自己抗疫的另一种记录。 

“其实我们是帮他们来演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也要做到精益求精”,几位医学专业指导纷纷表示,他们很荣幸全程参与《中国医生》,能用自己的专业协助并见证了一部抗疫史诗大片的诞生,也希望以这种健康传播的方式,让医学归于大众。 

“电影像个催泪弹,把我们拉回到战斗岁月”

7月4日,《中国医生》剧组重回武汉,一百多位武汉抗疫一线医护人员成为了首批受邀观影的人。 

“电影从头看到尾,我的眼泪一直没干过。”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 湖北 “疫情上报第一人” 张继先 在看完电影后红着眼说。“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湖北省卫健委 党组成员、副主任,金银潭医院原院长 张定宇 则沉默了几秒说,“这个催泪弹,把我们拉回到战斗岁月。” 

影片中,张涵予饰演的张竞予院长,其角色原型就是张定宇。看到自己的故事被拍成电影,张定宇自嘲电影里“张院长”的坏脾气是属于他的,果敢和英雄的特质则是属于全中国所有医院院长的。 

“我们俩名字就差一个字,都是1963年12月出生的,我比院长大3天,在我心里他是真正的男子汉。但人物原型坐在下面看影片,我这个演员还是非常忐忑。”张涵予话音刚落,张定宇就马上给张涵予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笑着告诉大家,张涵予在去年10月份来汉,和他一起待了三四天,一起开会、查房、同吃同住,让自己真正走进了一个医生的世界。 

“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张定宇和演员张涵予在武汉发布会现场。受访者供图 

张涵予所饰演的张院长绝非传统意义上的英雄,而是一位脾气有些暴、毫无领导架子的院长。疫情最凶险之时,他力排众议,顶着压力接收源源不断的病人;面对同行质疑,他会大吼“老子的医院没有问题”,奋力维护医院和同事;在得知罹患新冠肺炎的爱人病情加重时,他哭着呼唤爱人要挺住,“我这辈子就是赖上你了。”这样的张院长,是铁汉,更有柔情,比新闻报道里更接地气。 

一场抗疫是一群人的努力,也是全国人的坚持,这背后,是武汉所有医护人员不问回报、不计后果的殊死搏斗,也是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的心头永远抹不去的一束光。 

冉晓认为,“中国医生”四个字,代表的不仅仅是医生,更代表了所有投身于这场疫情的人们,以及生命至上、救死扶伤的精神。“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说,这部电影是迄今为止医疗呈现非常规范和专业的一部影片。电影对医疗场景、医疗技术的荧幕展现,可以说都是教科书级的。” 

“这部电影反映的不仅仅是中国医生对抗疫的贡献,更是整个中国人民的抗疫史。影片不仅仅告诉大家中国的医生做了什么,更要传递的是,在整个的抗疫过程中,中国人民做了什么。”刘雪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