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范天恩团长参加过上甘岭战役没有,松骨峰战役范天恩军衔

伟人颂2021-07-07 13:02紫寻博客88
前言范天恩,1950年任团长。率部参加韩战。第一战役中,指挥仅有短兵火器的一个...
前言

范天恩,1950年任团长。率部参加韩战。第一战役中,指挥仅有短兵火器的一个团穿插到联军第九军后方,抢占飞虎山,威胁第九军补给总站军隅里。 后受联军南韩第七师及美五团一部,在大量空炮战车支援下的反扑,坚守五昼夜,主动脱离敌军,于是成名。

在日本的一本名为《朝鲜战争名人录》中,这样记录着来自我们国家的一位优秀将领。

1951年1月,随着我国志愿军血战七天七夜,一路挺进三七线附近,解放了汉城,朝鲜战争第三次战役宣告结束,担任抗美援朝总司令的彭老总下令部队休整两个月。

苏联为我军提供的武器装备也在运送途中,所以上级领导决定趁这个空隙,组织一个多兵种联合作战集训班,提高一下部队指挥员的作战指挥能力。这次培训选择的是各军的师长、团长。

经历了激烈的连续战斗,部队上下都很疲惫,在胜利的喜悦之下,很多人都想家了,想回到祖国的怀抱里,这些指战员们也不例外,这里就包括范天恩。

图 范天恩

可这次归国的旅途上,却并不幸运。范天恩坐着美式吉普车离开了指挥部,为他开车的还是来自南朝鲜军的一名俘虏。朝鲜的冬天,冷得让人承受不住,连续作战几个昼夜终于得到时间休息的范天恩,随着汽车的颠簸,渐渐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范天恩把手露在外面,没多久手就被冰冷的寒风冻伤了,但困极了的他并没有被冻醒。就这样,范天恩带着他两只满是冻疮的手回到了沈阳,没等去上课,先进医院了。

在医院治疗了没几天,前线指挥部便通知他,李奇微再次发起了新一轮攻势,让他立即返回前线。范天恩立即动身,给前线战士买了些饼干和罐头,放在了部队的卡车里,结果在半路上卡车翻进了山沟里,范天恩的腿又被砸伤了,真是祸不单行。

图 范天恩

就这样,范天恩短短数天的休假,以一身伤的结果结束了。回到前线指挥部,范天恩用两只肿烂的双手,拄着双拐,样子好不滑稽。

师长杨大易原本计划让范天恩带领他的335团前往阵地,接替已在阵地坚守数日的334团,可看着范天恩的惨样,便不允许他在前往前线阵地。可坚强的范天恩却拒绝了师长的好意,坚持要跟随部队驻守阵地。

杨大易拗不过他,终于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但给范天恩找来了一只骡子,来当范天恩的“腿”。

图 范天恩在阵地

到达阵地后,战士们看着一瘸一拐的范天恩,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与战士们在一起,都很感动。范天恩站在战士们面前,为大家做着战前动员,他坚定地向所有战士下达了命令:“我们各营要做好死守阵地的准备,无论发生什么,我范天恩的指挥部都不往后移一步。

战士们在范天恩激情的动员下义愤填膺,一个个都打起了精神,誓要守住阵地。战斗打响,卷土重来的美军开始采用火海战术,仗着装备火力的优势,一遍又一遍地疯狂进攻着335团的阵地。

335团在敌人猛烈密集的火力下,很快就牺牲了许多战士。师长杨大易在向范天恩布置作战任务时,曾向他多次强调,当时的大部队已经前往了东线集结,东线的大部队正在攻打砥平里但久攻不下,为了防止被敌人夹击,于是安排335团和50军的一个团留守阵地,为大部队阻击来自后方的敌人。

图 《松骨峰阻击战经过要图》

范天恩心里明白,自己的335团现在坚守的这个阵地,对于整个战局的意义,他与大部队唇亡齿寒,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像一颗钉子一样,死死地把自己钉在这里,这样才能保证全军奋力拼搏来的战果不会在敌人的反扑下付诸东流。

580高地,当时距离335团指挥部最远,但受到美军火力攻击最猛的一个阵地。335团的一营负责坚守那里。敌人日夜不停地进攻让一营伤亡惨重,由于距离指挥部远,所以粮食弹药在炮火下无法及时供应。一营战士捡起地下的白雪就往嘴里塞,他们饿极了,弹药什么的打光了,就从遍地的尸体身上找。

但在这样的条件下,一营战士依旧记得团长在战斗打响前的命令,军令如山,白天丢掉的阵地,他们晚上就一鼓作气夺了回来。在这样的消耗下,眼见战士们一个一个壮烈地倒下,时间不停地走着,坚守阵地的困难也一直在增加着。

图 参加抗美援朝的战士

在又一次阵地被攻陷后,一营的一百多位伤员,看着前线壮烈牺牲的战友,他们自发组织了一只由伤员组成的突击队,奇迹般地又把阵地夺了回来。

很快,炮火就蔓延到了范天恩的团指挥部,师长得知后方战况如此惨烈,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一次又一次关切地问范天恩阵地的情况,范天恩却对此只有一句话:“阵地丢了,我负责。

图 抗美援朝战争

不出所料,坚守580阵地的一营终于再也抵挡不住敌人的进攻,范天恩只好调来三营前往580阵地。但好景不长,三营向指挥部发来报告,美军的火力太过凶猛,我们根本抵挡不住,三营的伤亡已经过半。

这时的范天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自己的战士损失了太多,已经没办法再分散兵力来支援580高地了,但580高地必不可以丢掉。自从带兵打仗以来从未曾要过增援的他只好给军长梁兴初打去了电话,请求增援。

军长梁兴初在听闻范天恩部的状况后,派遣了担任军部侦察工作的侦察连改名为预备队,前往335团阵地支援。在电话里,梁兴初叮嘱范天恩,这支预备队要谨慎使用,掌握好使用时机。可是这为数不多的增援并没能坚持多久,范天恩此时再次打给了军长梁兴初,“部队打光了,又打光了。

图 梁兴初

这时的梁兴初听到范天恩再次要求增援,而大部队的进攻也一直没有成效,焦头烂额地梁兴初训着范天恩:“范天恩!你要注意了,战争本就是很残酷的,不能只听下边的人叫苦,预备队不能轻易出手!”范天恩也不多做解释,回答道:“一个营,一个连也好。”

尽管梁兴初在电话里的语气很不好,但范天恩在他手下已经打了多年的仗,他心里知道,范天恩如果不是遇到根本解决不掉的问题,是不会张嘴要人的。如果从这个人的嘴里都听到他说苦,那前线的状态一定差极了。

于是梁兴初派作战科长亲自前往335团阵地看看情况如何。身为作战科的科长,对各种惨烈的画面应该是见惯不惯了。但当他趁着夜色到达580阵地时,他惊呆了,那里就像人间炼狱一般,惨不忍睹。

当时正是午夜,本应漆黑的夜空,被美军没完没了的照明弹点亮,我们的部队在照明弹下的一举一动都被美军看在眼里。

图 580高地

作战科科长从未见过这样猛烈的火力聚集在这样小的阵地上,地上到处是尸体,而且有些地方因为多次被敌人的炸弹袭击,早已炸成了大坑,无数的尸体被炮弹带起的泥土掩埋,山头上连一颗完整的树都没有,全都被炸得光秃秃一片。战士们一波一波地前往阵地,轮流上阵,回来的却越来越少。

回到梁兴初身边后,作战科科长如实地向军长汇报了这一切让他震惊的场景,梁兴初明白了范天恩的处境到底有多艰难。于是立即叫来114师341团的营长刘保平和教导员刘德胜,他们跟随梁兴初来到指挥部外边,梁兴初指着580高地的方向,对两人叮嘱道:“听说你们两人作战一贯勇敢,现在我派你们营前往580高地协助范天恩坚守阵地,你们听从范天恩的指挥给我守三天,做好思想准备,随时有可能牺牲。

营长刘保平只是坚定地向军长敬了一个军礼,旁边的教导员刘德胜也只跟军长说了一句,“军长,我只有一个要求,别忘了在哈尔滨的烈士陵墓上,把我的名字写上去。”这一句请求,已经表明了他视死如归的决心。

图 战士们奋力战斗

580高地上,美军猛烈地火力攻击还在继续着,这个仅有600平方米的阵地,被美军的炮弹一次又一次地轰炸着。不光如此,整个334团坚守的阵地也一直在敌人不间断的炮弹轰炸下,团指挥部与前沿阵地的电话线,没过一会儿就被炸断,通讯班的战士一个接一个地冲出去冒着被炮弹击中的危险去抢修,有不少都牺牲在这短短的一段距离上。后来在撤退时清理物资时,被收回的电话线上,有着30个不同位置的接头,范天恩想起通讯班的那些牺牲的小兄弟,心痛不已。

图 战士们抢夺高地

1951年2月15日,在东线攻打砥平里的大部队发起了最后一次全面进攻,此时范天恩的335团也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东线的战斗让这里的美军更加疯狂,美军派出70多架飞机和40多辆坦克,直接将580高地天上地下的包围起来,准备将这里变成“人间地狱”。

勇敢的战士们面对敌人的包围,丝毫无惧,一心想着上级首长的命令,想着在东线奋力厮杀的战友,这样奋不顾身视死如归的样子,也震惊了美军,美军再次被打退。

但阵地上的战士们也大多死的死,伤的伤,仅剩下几十个人还在抵抗着。营长刘保平手里端着轻机枪,嘴里大喊“来啊,来啊!”他来回地向试图冲上阵地的敌人扫射着。

图 战士们抢夺高地

这时在他旁边落下了敌人的炮弹,炮弹爆炸后弹片飞入了他的肚子,将其划开一条深长的口子。但这时的刘保平好似忘记了疼痛,机枪的后坐力让他的肠子都流了出来,可他依旧在扫射着,直到他倒在血泊中。

营长牺牲后,指导员刘德胜指挥着仅剩一个连兵力的队伍,奋力抵抗,营长壮烈牺牲和刘德胜视死如归的样子感染了每一位士兵,阵地在他们的坚守下,仍在我们手中。

1951年2月16日,范天恩迎来了最最难熬的一天,整个335团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图 志愿军的炮兵部队

师里的山炮营已经打光了所有的炮弹,他们前来支援范天恩,但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山炮营的战士们就打光了。整个阵地硝烟弥漫,浓浓的血腥味儿与火药味儿冲击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范天恩的眼睛已经红到不行,不知道是因为长期缺乏休息还是因为看着战士们一个一个倒下,他早已泪湿了眼眶。他叫来通讯班的战士,用尽力气跟他们下达了命令:“上高地去,保卫那里的营干部,不能让他们死光了,还有就是坚守阵地,不准后退一步,谁不愿意去,现在就留下。

通讯班的小伙子们个顶个的勇敢,没有一人打退堂鼓。但坚持到下午,高地上的战士又快要牺牲完了。这时范天恩的身边已经没有人可用了。范天恩看着580高地,他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他不甘心,他难以想象,以这样的代价守下来的高地,难道就要拱手让人了吗,他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战士。

正在这时,去远处筹粮的民运股长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二十多名文化教员。这些文化教员都是从国内带来的年轻知识分子,他们带着一颗勇敢的心以及为国奉献的精神跟随部队来到战场,为前线战士们普及文化教育,这是战士们需要用生命保护的一群人。

但580高地已千钧一发,范天恩下定决心拼尽一切,哪怕拼到最后一个人也要守住那片土地。阵地的存在与否,在此时已经高于一切,决不能威胁到东线的部队!

图 战士们坚守阵地

于是他安排这些连枪都没有打过的教员,发给他们每人5枚手榴弹,教会如何拉栓,什么时候投掷之后,就把这仅剩的20多人送上580那座尸横遍野的高地上。

这是范天恩最后能做的了。他闭上了眼,等待着一切结束。终于在夜里范天恩接到了来自东线指挥部师长杨大易的电话,电话里的杨大易知道范天恩这么多天来的处境,哽咽地告诉他:“范天恩你听着,东线反击战胜利结束了,我们歼敌20000多人,你的阻击任务完成了,你部可以撤退!

听完师长的最后一个字,范天恩再也扛不住了,一头便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范天恩和他的战士们,用最最坚定的意志以及最最宝贵的生命,完成了这一场载入史诗的阻击战,是他们,为东线部队争取了一次又一次进攻砥平里的机会,是他们,保护了东线部队使其避免了被美军前后夹击的危险。

在如此极端的条件下,人的意志占了上风,无数战士坚定的意志让敌人闻风丧胆,让敌人手足无措,志愿军战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像是铸成了一座坚固无比的挡墙,将敌人挡在了外面,任凭你火力再凶猛,兵力再雄厚,我不让你过,你就一定过不去!

这些便是日军能将其列入教材的原因。

后来范天恩和他的335团,一战成名,据统计,梁兴初的38军歼灭敌军的数量占了总数的百分之三十三,其勇猛程度堪称冠绝三军。彭老总在嘉奖电报中重点表扬了“松骨峰战斗”。

在贺电中说38军在敌军密集猛烈的火力下,阻止敌军南逃北援,反复突围,终未得逞。并在贺电的最后写上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这封贺电在传往前线后,大大激励了各军战士,38军为全军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图 人民日报赞扬范天恩等部顽强作战殊死拼搏

1951年4月,范天恩死守580高地的故事后来也被著名作家魏巍写进了一篇名为《谁是最可爱的人》战地通讯里,范天恩与战士们的英勇表现在作者笔下感人肺腑。这篇文章还送给了范天恩,并在扉页上写道:“范天恩同志,你们才是这本书的作者!

这篇文章后来还被选入了全国中小学教材中,他们的英雄品质影响着我们每一代人。

后来范天恩这位“模范团长”在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回到祖国,当过师长、军长、总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以及济南军区烟威警备区司令。但他的军衔却一直是1955年授衔时的大校军衔。

追其原因,是因为上世纪80年代有一段时间解放军取消了军衔制,等到1988年解放军第二次实行军衔制时,范天恩已经退休了。看来范天恩这“倒霉劲”到老也没摆脱!

图 范天恩

《谁是最可爱的人》:

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