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红军后代找到养父母,开国大将失散多年的女儿

淼犇爱历史20202021-07-05 15:28紫寻博客48
“英物尘间千载逢,风云叱咤自从容。威仪带厉堂堂表,气象行藏磊磊胸。明主咸尊...
“英物尘间千载逢,风云叱咤自从容。威仪带厉堂堂表,气象行藏磊磊胸。明主咸尊天上日,伟人还是海中龙。如今世界重新认,万叠崇山仰一峰。” 旧时代的中国军阀割据,政局不定,广大民众一直在黑暗中煎熬,一直到我党的诞生,才给华夏民族带来了希望。在革命事业发展之初,我党我军也曾走了很多弯路,但最终在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我军发展壮大,迎来最终的胜利。

其实在困难重重的战争年代,主席也曾经受生死的考验,更令人心痛的是,他有几个儿女在残酷的战争环境里失散或夭折,令他多次遭受骨肉分离的刻骨心痛,今天这位主人公就是主席与贺子珍第一个孩子,流落民间几十年的毛金花。

出生不久离开母亲

1930年的一天,一个红军战士骑马赶到位于福建龙岩的“爱华医院”,向院方提出要见医生江怀瑾,匆匆赶来的江医生见到红军战士后,接过一封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的亲笔信件。信中说明,不久后会有一位孕妇被送到爱华医院,要求由江怀瑾大夫亲自照顾,并帮助分娩。

江医生看后一直在揣测孕妇的身份,即使不久后孕妇来到医院,他也没弄清对方的身份,只是根据上级指示悉心照料。几天后孕妇生下一个女婴,写到这大家应该猜到,这名孕妇就是贺子珍,降世的女婴就是她与主席的第一个孩子。

大家都知道,主席与发妻杨开慧育有三个儿子,虽然他不是初为人父,但这可是他第一个女儿,所以主席非常喜欢这个孩子,还为其取名“毛金花”。

当时贺子珍还不满20岁,但她抱着幼小的女儿,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怜惜之情。此时在她心里觉得,能够陪着这个孩子慢慢长大,那应该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但以当时的时局来看,这只怕是一种奢望。

不久之后,由于敌人的反扑,红军主力撤离龙岩地区。孩子尚小,带着她一来行军不方便,二来途中不知会遇到什么情况,有可能会令孩子出意外而夭折。最终在主席的劝慰下,贺子珍答应将孩子留在当地。

后来在邓子恢的安排下,毛泽民将侄女安置在城内一修鞋匠翁清河家代为抚养,离开龙岩前,贺子珍还专门去看了看孩子,并将20块银圆留给对方,希望他们能够细心照顾自己的孩子。

转眼两年过去了,这两年中贺子珍与主席无时不刻想念着自己的孩子。1932年红军东征再度攻克龙岩,贺子珍让毛泽民去接回自己的女儿,一心憧憬着母女团聚,却得到一个噩耗,孩子早就夭折了。

听闻这个消息,贺子珍痛哭流涕,一直怪自己当时舍弃自己的孩子,但一切不能改变,也只能这样了。

苦寻失散的女儿

不过在贺子珍的心里,她始终感觉到女儿没有死,而是仍活在世间,但战争年代,没有条件去探寻事情的真相,她这一等就到了新中国成立。

1951年,谢觉哉老先生率领中央慰问团去闽西看望老区的人民,出发前,主席与谢觉哉见了面,托付他打听一下女儿毛金花的消息。可惜这一趟并没有什么结果。

两年后,邓子恢回家探亲,当年他一手操办安置毛金花的事,所以这次主席接见了邓子恢,让他回家乡后再为此事操操心。这一次邓子恢直接找到了当年的补鞋匠翁清河,但对方还是那句话,孩子当年就死了。

其实毛金花当年并没有死,红军走之后不久,翁清河害怕自己受牵连,就在半夜偷偷将孩子放在路边,幸亏被好心人相救。但那个时代家家户户都不富裕,养育这么幼小的一个孩子负担太重,毛金花一连在好几个人家待过,最后被邱兰仔收养,还给她取了个名字“杨月花”。

新中国成立后,杨月花与郑焕章结婚,组建了自己的新家庭。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生父生母是谁,但从养母口中得知,她最早寄养在翁清河家,生父母也是红军。

1964年她为了弄清自己的身世,曾想上级写了一封信,详细说明自己的幼时经历,后来辗转到了福建省省长魏金水的手中。魏省长还专门将毛金花、养母邱兰仔和翁清河等人接来询问,但由于翁清河一直坚持说女婴当年去世,这事最终不了了之。

生父生母一直未能相见

一直到了1971年,老红军罗万昌回老家定居,听说了杨月花的事,就把这事告诉了贺子珍哥哥贺敏学。后来在周总理安排下,由毛泽覃儿媳周剑霞与罗万昌女儿罗海明去调查此事。

周剑霞一见杨月花,就觉得她的身形、体态像贺子珍、眼睛、眉毛与主席非常相像。后来她与罗海明还想了个办法见到杨月花腿上的一个胎记,这与贺子珍的描述是一样的。

此时杨月花的身份已经明了,但是由于江的原因,杨月花不能赴京或去上海与亲生父母相认。但是不久后,贺敏学却安排人把杨月花接到福州,认下了这个受苦多年的外甥女。

但是由于江的从中作梗,杨月花与亲生父亲相认的心愿一直没能实现。而舅舅贺敏学一直担心妹妹贺子珍的病情,害怕她见到失散多年的女儿,心情激动再出什么意外,想着等妹妹病情好转再安排她们母女相见。

一直盼望这一天的杨月花,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连年荣获“先进个人”、“三八红旗手”、“优秀党员”等荣誉称号,她希望母亲能看到这一切时为她骄傲。可是直到1984年生母去世,这个心愿也没有实现。

虽然杨月花心存多年的心愿再也无法实现了,但她身上是留着伟人的血脉,她是伟人之后的事实是毋庸置疑的。退休后的杨月花还进入街道办事处工作,直到身体年迈才离开。此外她还在八十年代受过曾志和开国上将萧克的接见,当时有人建议她改姓“毛”,但杨月花只是说都这么多年了,也习惯这个称呼,就不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