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财经

资讯详情

集采中标后厂家如何选择市场,集采落选销量反而上升

证券日报2021-06-25 20:35紫寻博客52
本报记者 闫立良 见习记者 郭冀川 6月23日,第五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完成企业竞...

本报记者 闫立良 见习记者 郭冀川 

6月23日,第五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完成企业竞标,如业内普遍预料,这又是一场“直击灵魂”的药品降价潮,61种药品平均降幅约56%。 

虽然从首轮全国集采以来,历次集采后药品平均降幅都在50%以上,但此轮集采是药品品种数量最多的一次,参与竞标的药品在2020年省级平台采购金额高达550亿元,也创下历次新高,使得药企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也更甚于以往。 

死磕药价 资本震动  

如果对此轮集采还没有概念,那么下面的数字就比较直观了。口服抗凝药利伐沙班最高降幅98%,最低约0.3元/片;抗癌药多西他赛降幅94%; 头孢类 药品平均降幅超75%,而且拟中选的四个头孢类品种为 头孢唑林 、 头孢呋辛 、 头孢曲松 和头孢他啶,均是临床上广泛使用的 抗生素 。 

上海市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处长龚波指出,此次集采一大特点是大品种数量居多,有26个药品过往 销售额 超过10亿元。因为集采涉及到众多医药大品种,也导致药企间玩起了“36计”。 

在集采竞标的前一天,有17家药企的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用一招“瞒天过海”打乱了部分产品的竞争格局。如用于治疗 高血压 的 酒石酸美托洛尔片 ,原本只有4家企业竞标,一夜之间就新增了6家竞争对手。外资原研药企则使出了“苦肉计”,有的产品价格降幅只有1%似乎只是陪跑,但有的产品却杀价七成竞标成功。 

正是由于竞标的不确定性因素激增,使得药企不得不死磕药价。有 医药行业 人士无奈的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价格拼下来,仿佛生产成本不要钱一样,但不拼又不行,因为失标就意味着彻底出局。 

因为集采品种涉及多家医药上市公司的核心产品,也牵动着资本市场的神经,部分集采竞标失利的医药上市公司 股价 下跌。受集采影响,同花顺生物医药板块近期也呈现下行趋势。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 董事长 龚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集采的常态化,它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已经在边际递减,投资人也在一轮轮集采中有了更加深刻的分析与判断。如集采竞标产品是否属于公司核心产品,如果竞标失利对公司利润损失有多大,以及公司 中标 后的采购额是多少,价格降幅、采购额和产品的营收占比,直接影响药企的最终 利润 。 

有的药企通过狠狠的杀价才竞标成功,看似血拼却依然有利可图,因为他们是“光脚药企”,既该产品药企的市场占比低甚至完全空白。在没有 营销成本 压力下,竞标成功的药企不仅薄利多销进入新的市场,更通过 药品 销售获得新的收入。 

龚涛说,集采范围扩大是 医改 的重要内容,所以药企应该充分领悟到新的 生态 模式下,原有的药价高利润、高回扣模式已经走不通了,疗效和成本成为药企关注的重点。在全国药品研发投入水平都普遍偏低的情况下,找到合理 降低成本 且能保持疗效,是未来药企最实际可行的道路,研发投入提升,同时 销售费用 占比降低势在必行。 

跳出 仿制药 寻找新出路  

集采降价幅度之大令广大药企心惊肉跳,为此各家药企在参与集采的同时,也在通过不同的应对策略,降低集采对自身的影响。 

其中最明显的是原研外资药企,由于每轮集采中,本土药企的成本优势明显,使原研外资药企竞争压力骤增,随着集采竞标陆续失利, 市场份额 最大的 公立医院 医保市场丢失,让他们纷纷缩减销售团队,发力院外的零售市场。 

森瑞投资医药 研究员 田新杰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原研外资药企凭借原研的口碑和品牌优势,可以探索医保支付和自费两种路径,将选择权交给市场。通过把原本的 处方药 转为 OTC (非处方药),也能让药品在零售市场有新的释放。 

药品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一旦原研药专利到期后,就要面临仿制药激烈的价格竞争,集采则加速了这一竞争。因为原研药价格不具备优势,在仿制药价格挤压下会出现销售骤降的情况,如果能够将处方药转换为OTC,一方面能够延长产品的生命周期,让药企在医药零售渠道获得收益,另一方面也在市场下沉过程中建立起新的渠道。 

除了转换市场,集采对仿制药价格的挤水分,也进一步刺激药企加大对新药的研发重视程度,在政策鼓励 新药 研发和加速新药上市审批情况下,推动药企将重心放在新药研发上。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面对集采的全面竞争,药企主要的转型策略是以研发为主,参与集采中标药品,获得现金流的保障,研发出的创新药则为企业提供利润。 

除了向研发端发力,药企还会向上游原料端延伸触手。史立臣表示,药企通过对原材料端的整合,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提升产品的市场竞争力,这样形成的从原材料到生产、研发一体化的巨头型本土药企,才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甚至通过低价的仿制药和自主创新的原研药,打开海外医药市场的大门。 

(编辑 张明富 上官梦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