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游戏

资讯详情

安徽95后贪污7000万事件详情,95后贪污7000万始末

金融八卦女2021-06-22 16:03紫寻博客60
本月初,安徽滁州法院将一张《游戏王》“ 青眼白龙 ”纪念卡放到了阿里法拍网上...

本月初,安徽滁州法院将一张《游戏王》“ 青眼白龙 ”纪念卡放到了阿里法拍网上,起拍价仅80元。6月21日,这张“青眼白龙”卡已有18104人报名,2065902人围观,竞拍价格高达8732万元。由于认定竞拍价格与实物价值不符,官方强制该卡流拍。 

文 | 小涂

来源|雷叔说事(ID:normalbeauty)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1 /

说一个最近震撼打牌圈的事: 

滁州中院在阿里拍卖挂出“被执行人游戏卡牌1张”,底价80元,估价100元。 

懂行的牌佬们已经抑制不住自己想要捡漏的狂喜了——要知道这是一张游戏王20周年之时官方发行的青眼白龙纪念卡片。全球限量发行五百张。根据近期日本拍卖网站的 成交价格 来看,估计市值在20-30万人民币左右。 

或许很多人会问,“这卡片和我小学时候 学校 旁边买的五毛钱一包的卡片有什么不同吗?”最大的区别就是材质,和我们玩过的纸做的盗版卡不同,这张纪念卡牌的是以纯金打造而成的。 

其次是入手难度,能获得这张卡牌的人也是百里挑一的幸运儿,当年限量500套标价20万日元在官网进行抽选贩卖。最终参与抽选的有33465人,但是,每个人机会只有一次,这单抽能不能出奇迹,或许真的要看前世和青眼白龙有多少姻缘了。 

当然,此时也有警觉的网友提出,这个编号152的青眼白龙卡并没有附带收藏证书,真伪存疑。但是根据同样是被执行人的所有物清单来看: 纪念钞 、名牌表这些符合一般人印象中“奢侈品”概念的赃物,证明了其主人确实是有这个“经济能力”购买一张纯金打造的游戏王卡牌的。 

此外,被执行人的“游戏宅”属性也在从目前上架的拍品中一览无遗,值得一提的拍品有3个镀金镶钻 PS4 手柄、五亿限定版 PS4 Pro 主机、《 战神4 》限定版PS4 Pro主机。 

青眼白龙作为游戏王IP下最经典的招牌形象,二十多年来获得了无数玩家的喜爱,其收藏价值不言而喻。但应该是法院的工作人员不懂的这张牌的价值,这张传说中的卡牌就以100块的起拍价呈现在众人面前。(说不定这100里有80块还是给这个玻璃外壳估的) 

短短几天内,这张“80块起拍的传说级卡片”就引来了四十多万次的围观,五万多人设置了提醒,甚至有一万多人交纳了100块保证金准备在21日争夺这张青眼白龙的所有权。 

《游戏王》也再次以“天价青眼白龙”的话题再次进入大众视野。牌佬们一边感慨时代变了:现在的90后收贿不玩古玩烟酒,改收电玩模型卡片了;一边讨论起这张青眼白龙的价值到底有多高:仅仅80元人民币的起拍价,谁都能掺一脚,万一捡了漏,岂不是能净赚十几万? 

/ 2 /

虽然我们大概也知道这张青眼白龙的主人,自然不是动画中叱咤风云的世界顶级公司CEO海马濑人级别的人物,但应该在“进局子”前也算是个有权有势的“体面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根据滁州市人民检察院公示的起诉文件我们看到,被执行人居然只是一个95后的土地局工作人员。 

滁州市人民检察院公示的起诉文件指出: 

2016年至2019年4月,被告人张雨杰在滁州市******* 存量房 资金托管岗位工作期间,利用其填写托管协议、开具资金托管凭证和收取买房托管资金等职务便利,采取收取托管资金不入账直接侵吞、伪造收款事实利用单位账户中公款支付其个人买房费用、虚构买房事实骗取单位公款等方式,多次贪污存量房托管资金计6993.25万元人民币。  

如此看来,他能入手这样一张传奇卡牌还挺合理——个鬼啊? 

除了玩卡牌的人,我知道最多普通人想知道这个“95后大专生 公务员 ”是怎么有本事贪污7000万的。 

各种阴谋论也在网友的猜测中浮出水面:有人觉得他家背景深厚,上面有人,必须彻查。有的人则认为他不过是个背锅侠用来给更大的黑幕们当祭品而已。 

在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竟显得十分荒诞,这事儿不靠权力,靠的只有两个字“胆大”。 

他先是利用 职务 之便,通过与购房人和房产中介人员的协商,让购房人本来应该缴纳到滁州市 银行 的款项转入了自己和女友的账户中,在开具托管凭证后不入账。等房屋交易完成之后,政府再根据他开具的凭证,向卖房人支付相应的款项。 

简单来说就是钱本来是应该买家转给交易中心,再由交易中心转给卖家。现在是买转给张雨杰,他贪污掉之后,再让交易中心额外转一笔钱给卖家。 

短短四年内,他如法炮制了近400笔这样的“交易”,最终非法获利近7000万元。 

现实真的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魔幻,在很多网友还在感叹:自己连每个月7000的花呗都还得很吃力的时候,95后已经能在贪污7000万了。从作案手法上来看,这种完全不要依靠专业知识全凭一个“莽”字就能侵吞这么多财产,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原因,更是制度的漏洞。 

/ 3 /

看到95后贪污7000万买青眼白龙,让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新闻, 河南省 学校会计谢屾利用职务之便贪污300万去买高达模型。 

2014年4月的一天,他将领导审批过的 工资表 内数据导入银行代发数据模板时,发现银行代发数据模板中,实发工资合计数小于审批过的工资表实发工资总数。“实发工资总数应该等于应发工资总数减去‘五险一金’的合计数,数据不一致,肯定是有地方算错了。” 

作为财务人员,谢屾本应该在发现问题后予以修正,可他却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经重新计算,他发现学校工资发放表内在职人员扣缴个人所得税一栏算错了,少合算了几千块钱。他决定将错就错,将多出的几千块钱在银行代发数据模板表内直接加到自己的实发工资上。 

最终这些钱,变成了他购买 高达模型 的资金。 

现如今回首这些事件,我们最需要警惕的是贪污行为年轻化。 

在我们的 刻板 印象里,会贪污的人,或许都是体态臃肿肥胖的中年人。他们收藏红酒收藏珠宝首饰收藏名牌手表。但是不要忘了,最年轻的一批90后,已经三十多岁了,他们早就已经进入了各行各业,有一些甚至已经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出重要的作用了。也许昨天还在带你一起刷副本打BOSS的大哥,就是那个贪污公款给游戏充值的人。 

年轻人进入职场,虽然能将青春的气息带进体制内,但就像挪用公款买高达游戏王卡牌那样,殊不知这些“年轻人的爱好”也会成为贪污腐败的源头之一。 

“认为高达不过是十几块钱的玩具”也好,“认为青眼白龙不过是学校旁边五毛钱一包的卡片”也好,在不理解其价值的人看来,可能会认为他们是着了魔一般。犯罪分子们之所以会为这些东西不惜铤而走险的人,其实中的正是消费主义的陷阱。他们沉迷某项和自己经济实力完全不相符的奢侈品,才最终以身试法。 

二次元圈子里的“大佬文化”其实让我颇为担心,很多人都热衷于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炫耀自己的收藏,然后获得众人羡慕的目光,最终坐实了自己“圈内大佬”的地位。我想这些犯罪分子很大程度上享受的都不仅仅是奢侈品本身,更是满足了自己被众人追捧的虚荣心。 

更可怕的是就好像我们常说“死宅一面墙, 北京 一套房”那样,很多人对阿宅的有钱都习以为常了,都让这些喜欢炫耀的犯罪分子那超出一般人的消费力“合理化”了不少。 

在社会上普遍认为喜欢“游戏是电子海洛因”、“喜欢动漫是不务正业”的舆论之下,很多喜欢 ACG 的年轻人开始抱团取暖,因为某些爱好的相同,就开始和“圈内人”推心置腹。有共同爱好,但归根结蒂那就是个共同爱好而已。 

你不知道对面的那个人是真的家里有矿的富二代、事业有成的大老板,靠着疯狂打临工才买到手办的学生党,还是靠着贪污打肿脸充胖子的犯罪分子,你不必为了不如别人有钱而感到自卑。 

我们需要多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少一丝对大佬文化的崇拜,不要输给自己的欲望,不然最后很可能也会和不法分子那样一样拜倒在消费主义的诱惑之下。 

当然,我想说的并不是“喜欢二次元才让他们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不然就好像抱怨“孩子考不上北大全是王者荣耀的错”的家长那样,纯属推卸责任。他贪污,和他拿钱买了什么,没有任何关系,他贪污仅仅是因为败给了自己的欲望。 

只是我想,无论什么爱好都要量力而行,我们不应该因为追随“大佬”的脚步而被消费主义洗脑。当你自以为是自己是后浪的时候,其实只是被后浪拍死的韭菜。 

/ 4 /

其实我很高兴,随着青眼白龙金卡的事件,让民众认识司法拍卖这个程序,确实是一件有利于“全民普法”的好事。不仅让普通民众了解到司法拍卖这个听起来很陌生的程序究竟是如何运作的,还能让大家对贪污所呈现出的“越来越年轻化”现象引起重视。 

更重要的是对所有企图动歪脑筋的人的威慑。 

我们不知道95后的这位被执行人究竟花了多少钱才搞到这张青眼白龙,但这位资深二次元,想必也和海马社长一样,对这位叫做琪莎拉当作自己的恋人一般爱慕已久。 

所以请大家永远不要犯罪,否则你心爱的“老婆”最后将会变别人的收藏。 

虽然根据被执行人的其他收藏来看,这张青眼白龙是假货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鉴于司法拍卖的特殊性,法院还是给出了一个“温馨提示”:该卡牌使用年限不明,长久未使用,无任何配件及说明书,为二手物品,品牌真伪不详,以实地看样为准。 

只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原本是一场最生动的“ 反腐 社会课“,在无数网友的围观之下稍微有点变味了: 

这张卡片热度太高了,甚至连它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随着事情出圈,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战场,有希望借助捡漏的机会发一笔横财的,甚至有很多所谓的“网红 主播 ”盯上了这张卡牌。毕竟在一万多人的角逐下,最后拍得这张充满争议卡片的人会继承它所有的热度和流量,成为新一轮的焦点。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这是一个成为网红的极好机会。谁抢到了第二天开直播,因此获得十多万人的关注再顺势卖个广告,说不定连本都能赚回来。 

到头来,这张卡不管是真是假都能来实打实的带流量:卡是真的,那我们就是敢下血本的“硬核主播“,是鉴宝专家。如果卡是假的,就也可以改行当吃瘪主播,花数十万买买个假卡,喜剧效果岂不是爆炸? 

这种扭曲的价值观,本不应该是一场司法拍卖想要传递给人们的。 

这张具有传奇色彩的青眼白龙,最好的归宿或许是留在一个真正爱牌之人的收藏柜中,警示自己今后不会像前主人那样重蹈覆辙。而不是再度被摆上台面,成为流量至上时代的一个滑稽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