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知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体育

资讯详情

植入式心脏除颤器有何缺点,72岁心衰装植入式心脏除颤仪怎样

健康时报2021-06-19 22:07紫寻博客97
(健康时报记者 赵萌萌)6月19日凌晨,丹麦国家队官方宣布,埃里克森植入了心脏除颤器,而且恢复顺利,目前已经出院了。此前, 埃里克森 在欧洲杯丹麦队的首场比赛中,心脏骤停倒地。6月17日,丹麦足协发布埃里克森的最新情况。根...

(健康时报记者 赵萌萌)6月19日凌晨,丹麦国家队官方宣布,埃里克森植入了心脏除颤器,而且恢复顺利,目前已经出院了。此前, 埃里克森 在欧洲杯丹麦队的首场比赛中,心脏骤停倒地。6月17日,丹麦足协发布埃里克森的最新情况。根据医疗专家的最新诊断,他将接受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D)手术,预防潜在可能出现的心脏问题。 

那么,植入ICD以后,埃里克森还能够重返赛场吗?他的职业生涯,是否会受到影响呢? 

图片来源于埃里克森社交平台 

什么是“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

“无人碰撞便突然失去意识倒地, 一度心脏停止,经过现场 心肺复苏 ,苏醒后被送入医院。从相关情况分析,埃里克森可能罹患的是 心源性猝死 。”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刘健表示。 

对于心脏性猝死的高危人群,除了使用药物和定期到医院随访之外,目前预防心脏性猝死的“救命神器”还有一个,就是植入ICD。ICD是上世纪70年代由美籍波兰裔医生Michel Mirowski医学博士发明,1980年首次成功应用于人体,近20年来逐渐在全世界普及。 

刘健强调,“对于像埃里克森这样发生过心源性猝死的病人来说,使用ICD是最合适的,如果再次出现 心室颤动 的情况,ICD可在10-20秒内自动释放电击除颤,电击成功率几乎达到100%,可以有效避免心源性猝死情况的发生。” 

植入ICD,埃里克森是否还能继续踢球?

植入ICD以后,埃里克森还能够重返赛场吗?刘健认为,“经过ICD手术的患者正常工作生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要踢职业足球的话,正常来讲是不可以的。因为运动员运动时会产生肌肉颤动波,会干扰仪器,检测 心律 时造成快速心律失常,而出现误放电的情况,再想踢足球显然是不太适合的。” 

刘健进一步解释,目前的ICD在保持一年除颤几次的频率是可以保修4年,没有经过 除颤 ,一直是备用状态,可以用7年-8年。但如果运动特别剧烈了,可能几个月就会没电,要重新安装电池。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荷兰国脚布林德体内就已植入了心律转复除颤器。2019年, 布林德 在 阿贾克斯 vs瓦伦西亚的比赛中出现短暂的 眩晕 症状。2019年12月,阿贾克斯官方宣布,检查后发现布林德患有 心肌炎 ,随后他接受了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植入手术。 

2020年2月,布林德在 荷兰杯 比赛中复出。2020年8月,布林德在阿贾克斯的季前热身赛中在无对抗的情况下突然手捂胸口瘫倒在地,随后被替换下场。后续检查确认,布林德的 心脏除颤器 在比赛中启动。 

国内ICD年手术量仅为8000-9000台

2019年, 国家心血管病中心 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中披露,保守估计,中国每年约有54.4万人发生心源性猝死,相当于每天约1500人,每分钟约1人因心脏骤停而离世。而在市场趋于成熟的美国,2016年ICD装置手术量即已达到20万例。 

“目前每年国内植入ICD的手术比较少,大概在8000台到9000台左右。”刘健主任解释,主要有两点,一点是由于医疗价格偏高。ICD仪器一台价格普遍在10万到12万之间,一般使用年限是4-8年,到年限了,是需要更换的,更换时又是同样一笔费用,对于很多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普通家庭难以承受,而且医保政策方面并没有大的惠利。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公众对于心源性猝死的认知目前还是很不足的,ICD的价值远远没有被大多数人所认识。像除了心脏专科医生外,其他基层医生、 全科医生 因为不同专业关注侧重点不一样,对这方面也没有足够的重视。 

刘健强调,我国目前应在人流量密集的公共场所推广普及 自动体外除颤器 (AED);二是加强心肺复苏急救知识的普及, 猝死 的抢救关键在于现场抢救, 要使让公众了解并会使用AED,使安装的AED可以真正发挥实效;三是对于心源性猝死的高危人群,如已发生过心源性猝死的患者,要了解预先植入ICD能够有效降低猝死的发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