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转身:字节造帝国,阿里建联邦

大厂转身:字节造帝国,阿里建联邦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商业世界同样遵循“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规律。

2022年大多数互联网企业都经历了“增速放缓”的业务调整,“人员优化”的结构调整,“降本增效”成为经营关键词。

经历过黄金十年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无疑站在了一个新路口,需要摸索的不止是中小企业。即使对于BAT这类头部来说,十字路口的大象转身也各有姿态。

同样经历创始人交权,来到继任者阶段的字节、阿里,调整最为频繁。对接班人来说,这无疑也体现了自己对如何守好江山的不同理解。

超级App,梁汝波的字节长城

抖音走向超级App,成为梁汝波对字节未来方向的进一步规划。

10月上旬,字节跳动换上了新的品牌形象。在抖音、微信公众号等公开的社交媒体平台,原本的“字节跳动”字样去除,更换为形状与抖音类似,但配色风格更接近前版的“抖音集团”新logo。

字节旗下的其他产品,如“飞书”也和该logo保持一致,这被视作集团整体“抖音化”进程的新动作。

此前5月,工商系统内的主体公开信息显示,字节集团的主公司已经从原本的“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

如今在社交媒体平台换上抖音集团新装的字节,显然正在来到新的阶段。

市场认为集团整体加速抖音化,可以和海外市场完成切割,加快中国市场的上市进程。不过这种情况下的考量,主要基于公司主体名称的变更。

在「新熵」看来,公众侧的品牌更新相比加速上市,更体现出继任者梁汝波的工作重心转移——从此前跑马圈地打江山的模式,来到修长城守江山的阶段。

去年5月,创始人张一鸣通过内部邮件告知字节全体员工,他将卸任CEO一职,继任者是被外界知之甚少的联合创始人梁汝波。

半年之后的11月,梁汝波通过一封内部信,向外部宣布自己对于字节跳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理解。

按照他的规划,字节跳动迎来了组织架构调整。根据内部信,调整后的字节分为六大业务板块,分别为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游戏和TikTok。

彼时,这被媒体解读为字节跳动蒙眼狂奔9年后,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组织改革。调整之后,字节可以由此前的多线作战、全面扩张,转向为对内深挖、战略收缩的姿态。

一方面是主动收缩降速,另一方面作为这次调整的关键推手,梁汝波正式开启修长城的守江山策略。第一步就是打破张一鸣时代的App工厂方法论,并将其重组。

此前,字节内部没有按照业务线划分的事业部,只有三个核心职能部门:User growth、技术和商业化,分别负责用户增长、留存和商业变现。

这三个环节是任何一个移动App产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核心。换言之,面向任何一个赛道的App都可以基于这三个部门快速从0到1,用以提高跑马圈地的能力。

不过组织调整后,曾经面向C端的明星App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产品,和一些搜索、百科等垂直发展业务,被集体打包整合到抖音。

在长城策略下,曾今的明星产品成为帮助抖音走向超级App的城砖。过去多元化的产品创新能力,则是被集中消化在抖音的多模块开发上。

其实在去年,除了抖音还可以看到字节在游戏、教育、企服、海外市场等新赛道的扩张动作。

但从结果上看,在非抖音赛道,字节仅在海外市场以亏损换来些增长,其他业务线均无亮眼表现。

因此,通过内部资源倾斜将抖音打造为超级App,修建完成字节商业帝国的终极长城,只能是梁汝波的唯一选择。

组织改革、资源倾斜、品牌迭代,一系列动作之下,抖音统领整个字节商业帝国的格局正在逐步形成,超级App也将成为其终极目标。

全面抖音化对字节来说,一方面象征着App工厂时代的结束,不管是时代背景还是创新能力,都难以再撑起老模式的打法。

另一方面在商业化能力上,超级App能否满足中国消费市场的多元化场景,对于抖音来说依然是需要探索的一件事。

因为几乎在同一时期,中国电商行业的开拓者阿里巴巴,走向了另一条商业帝国保卫战之路。

产品矩阵,张勇的敏捷组织

今年初,阿里中国数字商业板块负责人戴珊,发布一封内部信,对大淘宝组织作出重要调整,将原来的淘宝事业群、天猫事业群整合为3个中心。

通过调整,戴珊希望可以全面聚焦用户体验、客户价值、消除惯性思维、鼓励机制创新。

面对激烈的竞争,通过最核心的淘宝、天猫两大业务在后台全面融合,阿里希望决策更加高效,支撑起多端战略。投资日上,阿里方面称“多端战略”推动了平台消费者规模的持续扩大,也是中国零售市场业务未来增长的关键。

这意味着,阿里的经营策略正在由过去依靠淘宝这一超级App,逐步转向由淘宝、闲鱼、淘特等产品共同组成的场景矩阵。

走出淘宝,通过后端商品资源技术的融合,支撑前端多元化的产品矩阵。阿里想要解决的问题是:一方面长期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难以通过一个超级App来支撑;另一方面伴随着中国电商基础设施的成熟,新的平台进入成为常态,阿里也需要更灵活创新的机制来加入这场更激烈的竞争中。

多元化的不止是阿里中国数字商业版块。在集团组织架构层面,2021年末CEO张勇同样发出内部信,宣布公司升级为“多元化治理体系”。

在新的调整中,多元化治理结构将使阿里巴巴业务线,更好地适应不同市场环境,服务不同客户群体,并更自主、更灵活地应对复杂环境下的挑战。

张勇自2015年上任以来,即提出以“敏捷组织”作为阿里巴巴组织设计的目标。在他个人的商业理解中,显然多元化带来的创新、敏捷能力,才是阿里保持活力不衰退的长期主义。

组织跟随战略。在不确定的年代,企业调整的频繁变换,本质上并无最优解,只是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选择。

字节跳动尚处于追逐商业化的进程中,可对于阿里来说,作为一家成熟的上市企业,以敏捷的组织调整、多元化的产品矩阵,使企业进一步增长,是为了突破天花板的。

如今字节的策略,则是在获客成本趋高、App黄金时代结束后,借助一个爆款产品就能开创一个新领域的机会越来越小的情况下,以入口应用(超级应用)+多模块,实现主力App的继续增长。

然而,从成长期走向成熟期的字节跳动,选择建立超级App长城,看似集中资源聚焦于一点,但同时却可能失去灵活性,无法满足日益变化的消费市场。

攻防换手,面对更多的市场变化,做强业务中台的字节跳动,可能还需要一次拆中台,来证明自己的组织灵活性。

相比之下,经历过更多发展阶段的阿里,从防守到进攻,建中台再到拆中台,具有更高护城河的同时,也向外界展示了更强的韧性变革能力。

毕竟每一个商业帝国的建立,都活跃在无数次的变革中,在这种视角下,时间洪流才是一个商业帝国的长期质检员。

参考资料:

《重构平台型组织》——穆胜

大淘宝,大调整——中国企业家

《源流说:内容生产与分发的44条法则》——吴晨光

App的发展上,中国为什么能领先西方?——infoQ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1965865765307136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3815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