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金空调灯闪烁不工作,大金空调运行灯闪烁什么问题

大金空调灯闪烁不工作,大金空调运行灯闪烁什么问题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874位真人的故事

我是蘑菇@蘑菇船长游四海,今年28岁,是一名职业模特。

在大学,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模特这个职业,没曾想,这成了我一生的事业。大学毕业后,我跟老公选择了自由职业,年入三十万左右,也感到很幸福。

一年后,我们在大学校园,租了一间工作室,开始正式创业,最高年入七八十万。对于物质,我没有太高的要求,疫情之后,我们选择停下,开始默默享受着生活馈赠的一切。

这几年,我们一起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因为生活不能总是赶路,还要看看风景、听听内心、探探归途。

(做平面模特的我)

1993年,我出生在浙江舟山。这里古称“海中洲”,蓝天、碧海、绿岛、金沙、白浪是家乡的主色调。还有大家熟悉的普陀山,每年都会有很多游客。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性格有一点内向,经常给人高冷的感觉,让人不敢靠近。从小到大,我都很听妈妈的话。平时学习成绩还不错,2012年,考入上海一所大学,读法律专业。

(2018年,我在新西兰南岛凯库拉海岸边看海豹)

有一年暑假,我去服装店卖衣服。本来信心满满的,但是我心直口快,又不会阿谀奉承,一件衣服都没卖出去。月底老板发了我1400元的基本工资,辞退了我。

上了大学,身边的同学去超市商场做促销兼职,我却望而却步。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无意中,我看到一则模特的招聘广告,很感兴趣。在试镜之后,对方对我很满意。

(甘肃景泰县龟城)

对方是一家毛衫电商企业,我做平面模特,摄影师教我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从不同角度拍照。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有一些局促。还好,摄影师主动教我不同的摆拍,做起来顺利很多。

一天忙下来累的脚跟都疼,但我渐渐喜欢上了镜头前的自己。可能天生有舞台感吧,老板对照片效果很满意。我这份工作,一个月下来能挣七八百块钱,可比一般促销工作高多了,我就更加喜欢这份工作了。

慢慢的,我加入了做平面模特网络群,受邀的机会也越来越多。2015年,我接到一项广告视频的拍摄项目,并认识了我的老公:船长先生。

(2017年工作中的我)

当时,我是第一次参加大公司的广告拍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紧张得头天晚上一宿没睡着。等待拍摄时,我手心里冒着汗,时不时地照照镜子,船长看出了我的不安。

他主动上前来跟我说:“不用紧张,没什么的。你就是上台自然地走走,笑笑就可以了。最自然的就是最好的状态。”我当时心里暖暖的,放松了很多。

正式上台后,果然像船长说的那样,越自然的表现,出境效果越好。拍摄结束后,我主动上前和船长表达谢意,才注意到,他当时穿了一双肉色的长袜。我心想:“男生怎么能穿肉色的呢?好奇怪!”

(大片外景的拍摄很辛苦)

船长跟我讲,他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对我有种特别的感觉,认定我就是将来要一起过一辈子的那个人,这算是一见钟情吧!很快,我就坠入船长的爱河。

船长来自安徽,大我三岁,从小随父母在苏州长大。他大学专业是新闻传媒,毕业后在电视台工作了两年,然后跳槽到上海一家广告公司做编导的工作。在那,他遇见了我。

船长思维很活跃,脑子里总有层出不穷的创意,工作起来认真又执着。有时为了完成一个项目,他会连续24小时不睡觉,直到完成。生活中,他却很随和,总能包容我的小脾气。

(新西兰福克斯的冰川探险)

除了工作时间,船长都会跑来找我。他总会安排惊喜,带我出去玩,给我拍美美的照片,跟我分享他工作中有趣的事情。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服。

从此,我喜欢上了旅游,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

大学临近毕业时,我去了一家法院实习。我每天就是整理资料,打杂跑腿。尤其在这样的体制内单位,论资排辈更不足为奇,每天都要小心翼翼,我非常不喜欢这种生活。

2016年毕业后,我没有继续从事和法律专业相关的工作。而这时,船长也从公司辞职了。凭借之前的工作经验和人脉资源,我们一起成为自由职业者。

(2016年,我和船长在巴厘岛的巴图火山)

我会接一些广告公司的模特业务,主要就是一些平面模特、广告宣传、微电影、小视频之类的拍摄。而船长也会承接视频制作、编辑的幕后工作。

因为喜欢,所以热爱!因为热爱,所以努力。

那几年,广告业和自媒体日渐兴盛。我们凭借各自的努力,赚钱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两人加起来一个月将近七八万块钱。

虽然我们工作的收入不是很稳定,但我对物质生活没什么特别要求,因此,一年三十万左右的收入,我们都很满足。2016年,船长安排了我们的第一次出国之旅。

(巴图火山上的日出)

我们先后到达泰国、越南、印度尼西亚的几个东南亚国家。

我喜欢自由地去探索大自然的风景,所以选择了自由行。船长带我深入当地人的生活区,逛水果市场,看小镇风景。

越南是摩托车大国。船长花六十块钱,租了一辆摩托车,带我去了著名的军港金兰湾海滩,曾经那里是美国的机场。刚启程几分钟,我们就看到两位路人,冲我们大喊大叫。

我们两人都不懂越南语,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心里还想:是不是我们骑的哪里不对,他们在骂我们。后来,我们才发现问题,原来我们的摩托车轮胎没气了。

(我和船长先生在新西兰)

原来,那两个路人是好心在提醒我们。船长走到附近一个宾馆,找来一位保安,给他看瘪气的轮胎。还没怎么说,保安就明白了,主动联系了修车的人。

修车人还指路让我们去旁边的一个小餐馆吃晚餐。吃完饭,车也修好了。虽然是很小的一件事,但让我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当地人对中国人的友好。

东南亚之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爬巴图火山。当时,船长在网站看了当地人推荐的爬火山徒步活动,就详细咨询了下。我们当下就决定,第二天凌晨三点出发,而当时已经半夜十二点了。

(在新西兰第一次乘直升机)

火山山路崎岖,弯急坡陡,有的坡度达到七八十度。我们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来到火山脚下。爬火山,比我们想象中的爬山要困难很多,脚下都是火山岩,踩上去却很软,使不上劲。

周围沟壑纵横,有很多凹凸的火山坑,散发着浓烈的硫磺的味。即使过了几万年,依然能感受到火山当时喷发的威力。我们爬到半路,都有点体力不支。

向导是印尼本地人,他一个劲催我们快点,不然赶不上看日出了。我们心里都非常着急,只能咬牙坚持,相互扶持着跟上小团队。

(新西兰之旅:在米尔福德峡湾划皮划艇)

爬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离开了灌木丛、树林,到了空旷的地带。我们就抬头看,寂静的夜空是那么蓝,蓝得像最深的海底;又是那么静,静得只看到周围的星星,一会儿亮一会儿暗地闪烁着,触手可及般亲近。

所有的疲惫,在那一刻都值了。有了动力,脚下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到达山顶后,所有人都穿上冲锋衣的外套,等待日出的那一壮丽时刻。

朝阳映照下的火山,更美了。远远看去是一座环形山,有让人置身月球上的感觉。从那以后,我们两人都喜欢上了这种徒步的户外活动,而我也更加迷恋自然风光。

(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差)

一段关系的长久与否,一时的爱意浓烈作不得数。闲谈不烦,久处不厌。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旅途后,我和船长的感情越来越好。

船长,即“船长”,一直都有很强的掌舵、预判力。最开始从事电视台的工作,他感觉电视行业是夕阳行业,看准了自媒体发展前景,果断辞去体制内工作,转行互联网。

交往期间,船长一直鼓励我,把一些照片和视频上传,做自己的自媒体账号。但我是个典型的天秤座女性格,容易犹豫不决,下决定做一件事情要磨蹭好久。

(这样的我,有一点酷)

直到2017年,我们开始正式创业,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一所大学校园,我们租了一间工作室,招了三四个员工。工作中,船长负责对接广告项目、后期剪辑和编导等工作。

我做主角模特就好,我们一起研究主题创意和拍摄事项。同时,工作室也对外承接广告业务。在当地广告圈,渐渐有了自己的名气,收入也水涨船高,最高可达七八十万。

2018年,船长带我去新西兰旅行。我在网络上分享了旅途的照片和随行记录,并做了注意事项、景点推荐等中肯的经验分享,得到了越来越多粉丝的关注。我爱上了旅途的分享过程。

(上海时装周,我们是“大金链子组合”)

但我又是个天生爱自由的性格,尤其出去玩,喜欢洒脱、个性、自然。不会为了拍视频而影响途中的快乐,更不会有目的地进行输出。船长也会纵着我的性子,怎么高兴怎么玩。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正是这种淳朴、自然的佛系感,给工作室带来了更多的商机。

2019年,我们结婚了。婚后,我们定居在上海的后花园昆山,过着双城生活。一有时间,船长就带我去爬山,再约上三五好友,踢上一场酣畅淋漓的足球赛,生活平淡却很惬意。

两个人在一起,光有激情是不行的,因为时间终究会把所有的激情都冲淡。我和船长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有着自己的任性和小个性。

(新西兰的海滩美妙绝伦)

我们两个人也经常拌嘴吵架。刚开始,船长总说我是个“杠精”,而他什么事都要和我讲道理。后来我们渐渐明白,家哪有什么理可以讲。所谓的爱就是互相包容,相互理解。

所以每次的小插曲,都会在船长幽默的逗趣搞乐中和解。爱情最好的状态,大概就是这样,两个人之间,永远能保持应有的默契。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有时我一开口,船长就心领神会。甚至,我还没开口说想吃火锅,晚餐船长就安排好了。我们之间的默契感,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说不清是什么道理。

(运动装的我)

2019年的秋天,船长带我从上海出发自驾游,一路西行,目的地是香格里拉。

途中第一站是水墨宏村,白墙黑瓦,徽派建筑,走在乡村的路上,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在稻田里走走,闻闻稻穗的香气,这是只有在田里,才能感受到的秋天。

虽然我在城市成长、工作,但是船长的童年是在农村长大的,看到稻田、村庄就会很怀念。一路上跟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乡村的宁静和美丽,让我沉醉其中。

离开安徽,穿越江西,抵达长沙。我们漫步老街,领略古老的气息和人情味。刚下贵州高速,车子就抛锚了,我有一点郁闷,船长安慰我:“不要用坏心情去辜负美好的旅途哦!”

(野象谷漫步)

就像臭豆腐,虽然味道有点重,但当我们面对乏味的生活,也许就需要这样才能让生活有滋有味。千户苗寨的壮观阵容让我们震撼。我穿上苗服,叮叮当当地行走在青山绿水间的苗寨廊桥,仿佛置身画中。

凄美的滇池传说,令我唏嘘。大理的苍山洱海,代表了诗与远方,我们在一片荒芜的岩石上看到了洱海美丽的日落。在丽江,我们没有去那些热门的景点,而是在玉龙雪山脚下的农场,收获了很多快乐。

一只“越狱”的鸵鸟,冲出围栏,追着我跑,我很慌,吓出一身冷汗,船长却还在身后说会保护我的“风凉话”。旅途中,我们总是急着赶路,却忘了启程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途中的一切。

(挑战空中玻璃连廊,假装镇静)

我们驱车赶往虎跳峡,途中,到处都是塌方和沉陷,上面是高不见顶的雪山,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船长握着方向盘,手心冒汗。

金沙江在我们脚下奔腾,这正是长江的少年时期,桀骜不驯。如果我们没有到过虎跳峡,永远不会理解长江有多么伟大。

总有人问我,旅行的意义是什么?仅仅是玩吗?正是这些大江大河在无形中塑造了我们民族的性格,让我们见天见地,心胸开阔,去战胜一切困难。

在追求原始、美丽的风景途中,最重要的还是安全问题。我们在稻城前往理塘县的途中,客栈的老板给我们推荐了一个没有开发的景区。当时我开着车子,船长在航拍。

(西双版纳傣族服装的写真)

我看到前方有条小路,有车辙痕迹,就开车进去了。但由于经验不足,我把车开进了沟里。

刚开始我们都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船长还嘻嘻哈哈取笑我开车技术太烂,准备把车子倒出来,结果两个前轮已经悬空,车子纹丝不动。

这里之前应该已经有车子陷进过,救援的时候把这个坑刨得越来越大,车子很难带动。我们尝试了刨土、垫石头都没有成功。当时天还是比较亮,我开始有点紧张,试图报警。

(沉醉在镜头前的自己)

可是,我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就徒步到几百米远的一个小山丘顶上,终于找到了信号,拨打了110。但警方不负责救援,给我们找了一个救援队,对方要3000块钱。这实在是有点贵,我们决定先试试自行脱困。

夜幕降临,我们听到周围传来一阵阵狼嚎,当时我并没有恐惧,而是兴奋,但转念一想,后背发凉,一阵冷汗。我们本想在车里睡一晚,第二天再想办法。但漫漫长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尤其这里是无人区,超越我们所有处理问题的经验。想象着黑色夜里,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若有狼群袭击,后果不堪设想。权衡再三,我们决定花3000块钱呼叫救援。

(我和船长一起探访无人村)

三个小时之后,救援车辆到达。可救援车拉断了两根绳子,都没有成功把我们的车拉出坑。救援人员告诉我们,只有最后一节绳子,做最后一次尝试,再断了,就意味着救援失败。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幸中的万幸,终于成功了。在夜色迷茫中,我们离开了这片无人区。救援人跟我们说:“这里是海子山,到处都是狼群,当地放牧人晚上都不敢来。你们胆子可真大!”

也许无知者无畏。这段经历,让我们第一次充分意识到作为人类、作为个体的渺小。在我们以后的出行中,安全永远排在首位。

(在老家舟山)

这次旅行,走了8000多公里,30多天。我们不会去很费钱的热门景点,选择住经济实惠、干净简单的民宿。途中我们的所见所闻在自媒体上分享,也得到了一定的流量收入。

2020年,受疫情影响,广告和影视行业萎靡不振。我们暂时把公司关掉,我和船长继续接一些项目,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虽然收入少了很多,我们都默默享受着生活馈赠的一切。

生活不能总是赶路,看看风景,听听内心,探探归途。沿途的遇见,可能就是最美的奇迹。每次所见所闻都是在拓展人生的宽度和广度。

(新西兰北岛黑沙滩,我和船长一起看日落)

泰戈尔在诗歌《生如夏花》里说:“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从贡嘎山下到东海之滨,从新西兰到巴厘岛,在平淡的普通生活中,相互包容,走出了自己的精彩。

时光缱绻,岁月生香;流年似锦,光阴不负。我们要感谢生活,感谢生命,让我们在最美的时光里遇见了彼此,从此边走边爱,跨越山海。

【口述:蘑菇】

【编辑:甯小丫】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真实人物采访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3682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