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VC排队找颜宁

这两天,VC排队找颜宁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这一幕依旧让无数人感到振奋。

11月1日,在2022深圳全球创新人才论坛上,颜宁一身粉红色上衣,一头干练的短发,径直走到台前,宣布即将从普林斯顿大学辞职,回国加入深圳医学科学院。她把这次的选择称为——归去来兮。

“颜宁效应”同样蔓延创投圈。“这两天,已经不下五位外地同行跟我讨论颜宁教授的深圳医学科学院。”深圳本土医疗投资人骆飞表示,颜宁回归创业消息不但鼓舞了一大批被调侃念了“天坑专业”生物学的学子,也引发了投资圈强烈关注,甚至有投资机构正通过深圳当地LP渠道找机会拜访颜宁教授团队。

“如果颜宁教授项目需要融资,相信竞争十分激烈。不过我们更看重双方在科研成果转化上的潜在合作机会。”骆飞认为,下一波科技革命浪潮一定有生命科学,他更关注接下来颜宁教授实验室会诞生什么样的突破性技术。

正如李泽湘教授在机器人领域带出了一个庞大的学生创业军团,投资圈也在期待着颜宁教授团队日后能够涌现一批生命科学创业佼佼者。

VC开始找上门,瞄准后续科研成果转化

离美归国,颜宁的下一站是深圳。

她在演讲中提及,回国将协助深圳创建一所集科研、转化、经费资助、学生培养等若干功能于一体的新型研发机构,即是深圳医学科学院。

颜宁演讲现场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平台?2019年曾有政策提出,支持深圳探索建设全新机制的医学科学院。次年3月,深圳市政府印发《深圳医学科学院建设方案》,提出深圳医学科学院面向全球招聘院长。

而颜宁便是深圳今年大力引入的一位专业人才。官网显示,深圳医学科学院是由深圳市政府设立,登记为深圳市政府举办的事业单位,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不定编制,不定级别,实行社会化用人制度。目前,深圳医学科学院选址坪山区,按照“边建设,边运行”模式推进,计划2025年建成,力争到本世纪中叶成为全球著名医学研究机构。

“梳理下来,其实我们风投机构和颜宁教授还是有不少可以合作的方面。”国内一家知名VC机构合伙人如是说。

根据深圳市人民政府公报,深圳医学科学院将建立多元的资金筹措机制——其中政府通过设立“深圳市医学研究专项资金”,支持深圳医学科学院开展院内外项目研究,同时探索建立社会捐赠资金财政配套激励制度;社会资助通过设立联合基金、接受慈善捐赠、引入风险投资等多种方式,引导与整合更多资金投入医学研究。

更关键的是,在科研成果转化上,风险投资人历来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据悉,深圳医学科学院将实行院内院外项目分设,院外项目紧扣“健康中国”建设重点领域,面向全市并逐步面向粤港澳大湾区及全国、乃至全球开放,重点资助能协同解决健康重大问题和具有良好转化前景的项目,汇聚全球优势资源解决健康城市建设的重要问题。积极引入社会投入,通过设立联合基金、接受慈善捐赠、引入风险投资等多种方式汇聚资源。

一项前沿技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路程远比想象中漫长,也许科研团队精于技术,但对于商业化落地、公司管理、市场判断往往有一些短板。深圳一位医疗投资人朋友透露,所在机构正在尝试通过政府引导基金等LP渠道跟颜宁教授团队建立联系,他看好深圳医学科学院未来在生命科学,尤其是一些重大疾病的防治技术上有所突破。

过去几年,投资人争抢教授的一幕屡见不鲜,越来越多VC/PE大佬出现在科学家的“朋友圈”。此前某头部投资机构的年会,特意留出十分钟环节让施一公教授上台演讲分享,台下坐着密密麻麻一众LP机构。李泽湘教授、王田苗教授、欧阳明高教授…..他们及学生的一个个研究项目获得了风险投资资金,崛起成为独角兽。

这是当下科研成果转化热闹的一幕。谈及颜宁教授,也有投资人选择保持距离观望,“科研之路更要耐得住寂寞,目前颜宁教授团队才刚刚开始,希望外界留给他们一个安静的研究环境。”不过后续的项目孵化、技术商业化落地,他们会保持密切关注。

一位女科学家成长史

颜宁从小就是一个妥妥的学霸。

1977年,颜宁出生于山东章丘。父母是普通工薪阶层,在学习和生活上给予了颜宁足够的自由。从小,父母对她只有两个要求:健康和快乐。也正是如此,颜宁的学习氛围十分轻松,常有时间读小说,看名著。

小时候读西游记,颜宁看到孙悟空七十二变,会想,如果能把自己不断变小,变成一纳米高、十纳米高,他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多年后回忆起来,颜宁感慨,这或许奠定了她学习结构生物学最原始的基础。

到了高中文理分科时,从小就热爱文学的颜宁常常霸榜年级第一,但班主任不舍她去读文科,于是说服颜宁选择了理科班。高考毕业后,颜宁一开始看上了清华的“科技中文”系,但父母在商量之下给了她填报生物系的建议,因为当时有一个说法: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

就这样,在参考父母的意见后,1996年颜宁顺利进入清华大学生物系,她对生物学的兴趣也在这里生根发芽。

清华给了颜宁更加自由的选择空间。课堂里,一位很酷的生物老师以血型举例,讲了依据父母的血型推断子女血型的可能性,以及通过兄弟姐妹的血型如何反推父母的血型,颜宁被这样的遗传规律深深震撼,对遗传学的兴趣愈发浓烈起来。

于是,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颜宁前往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攻读博士,师从大名鼎鼎的施一公教授。在施一公的实验室里,灵活的科研时间、自由的研究课题,颜宁彻底被科研吸引。

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这一条道路时,颜宁的回答是:“做科研,你会是世界上第一个。”

2007年,颜宁完成博士后研究回国,被清华大学聘任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此后就一直致力于结构生物学中膜蛋白的结构与功能的研究。这一年,颜宁还未满30岁,成为了清华最年轻的教授。

颜宁的科研路成果颇丰。在37岁时,她带着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用6个月时间攻克了膜蛋白研究领域50年不解的难题。在此基础上,一年后颜宁又获得了进一步的研究成果,清晰揭示了葡萄糖跨膜转运过程的分子基础,在生物学领域刻下了又一座里程碑。

2017年,颜宁离开从业10年的清华大学,接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的邀请。年近不惑,颜宁当年对于离开表现得极为洒脱,“我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

普林斯顿任教期间,颜宁是第一个美国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雪莉·蒂尔曼是普林斯顿大学建校200多年来的首位女校长,当年,这一头衔在美国教授序列里,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此后,颜宁先后当选了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

五年后,她一如既往洒脱回归。

颜宁并不像一个被社会所定义的“科学家”。在日常生活中,她常常活跃在社交平台上,追剧、喜欢朱一龙。此前的一次演讲,颜宁曾说,希望她的经历能够打破社会对于女性成为科学家的传统思维限制,有越来越多女性可以摆脱家庭束缚,走到各行各业的台前。

她没有刻意去接触聚光灯,但聚光灯追随她而来。由最初的排斥变成接纳,颜宁也在告诉更多女孩,有这样一群人出现,证明了她们存在的意义。

一线城市抢人,深圳凶猛,酝酿一个超级引导基金集群

为什么最终选择深圳?用颜宁的话来说,深圳是一个梦想之都。

三十多年前,这里还只是一个南海边陲小渔村。直至改革开放,历经四十年沧桑岁月,一座最像“硅谷”的城市拨地而起。

唯有产业才能集聚人才。今年6月,深圳迎来一个里程碑时刻——正式出台《关于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培育发展未来产业的意见》重要政策文件,培育发展壮大“20+8”产业集群,即发展以先进制造业为主体的20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前瞻布局8大未来产业。

其中,20个产业集群为:网络与通信、半导体与集成电路、超高清视频显示、智能终端、智能传感器、软件与信息服务、数字创意、现代时尚、工业母机、智能机器人、激光与增材制造、精密仪器设备、新能源、安全节能环保、智能网联汽车、新材料、高端医疗器械、生物医药、大健康以及海洋产业集群。

另外8大未来产业:合成生物、区块链、细胞与基因、空天技术、脑科学与类脑智能、深地深海、可见光通信与光计算、量子信息。

让创投圈振奋的是,深圳为每一个产业都配套了专项引导基金,酝酿一个超级引导基金集群,面向全球VC/PE伸出橄榄枝。

唯有人才支撑产业。放眼众多一线城市中,深圳落户政策算是最为亲民的;还历年通过启动“孔雀计划”不断吸引各类人才迁徙落户。“来了就是深圳人”,2017年全国首个以人才为主题的公园——深圳人才公园在南山开园,对于人才的渴求溢于言表。

不久前,财政部发布《关于支持深圳探索创新财政政策体系与管理体制的实施意见》:考虑深圳人口持续净流入对住房的需求,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对深圳保障性住房筹集建设的补助,加大中央财政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补助资金对深圳公租房、保障性租赁住房和老旧小区改造的支持力度,推动解决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而源源不断的人才涌入,造就了这一座四十载依然年轻的城市。

其实在颜宁的叙述里,深圳还有另一面留住了这位科学家——“周末可以在马峦山爬山,去茅洲河划船,去金龟村自然书房,在醇香的咖啡中,在精美的甜点旁边去安静的读着书……”。

颜宁说,希望十年、二十年之后,在世界生物医药的版图上,深圳能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那时候,当大家说起生物医药的大湾区,首先想到的,就是东半球的这里。

(文中骆飞为化名)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1985648068658432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3357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