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奇谭》全网刷屏,B站动画又行了?

《中国奇谭》全网刷屏,B站动画又行了?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在《三体》动画持续扑街的评价中,2023年元旦开播的一部《中国奇谭》为B站找回了一点面子。

这部由B站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共同出品的动画,由8个独立的故事组成,虽然截至目前仅更新了3集,但豆瓣评分一直维持在9.5分左右。从网友们的评价来看,《中国奇谭》凭借独特的中式审美画风和充满想象力的剧情引发了全网关注,因此有网友把《中国奇谭》评价为“中国版爱死机”,更多的人则把它视为“中国动画的希望”。

不过人们也注意到,同样由B站出品,前后脚上线的《三体》动画和《中国奇谭》之间,却存在巨大的口碑差距。并且《三体》作为中国科幻第一IP,从一开始就被寄予厚望,如今反而不及《中国奇谭》。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除了与作品本身的差异有关,实际上也反映了B站对于动画在其内容生态中的特殊战略定位。

《中国奇谭》好在哪?

单从内容质量而言,《中国奇谭》的表现格外突出。在画风方面,《中国奇谭》延续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黑猫警长》等经典作品中的“美术片”风格,还借助先进的动画技术进行了中式动画的风格化创新。

第一集《小妖怪的夏天》,借鉴中国泼墨和青绿山水的意蕴,融合出具有中国韵味的独特画风,立刻唤醒网友们脑海里关于幼时动画片的童年回忆;第二集的《鹅鹅鹅》,则将中国水墨的写意发挥得淋漓尽致。只用黑白灰三色描绘背景里的山峰、树木、云海、鸟兽,呈现出中国绘画经典的水墨丹青之韵,并且全集没有一句对白,仅靠第二人称字幕推进情节,像极了卓别林的默片;而在最近更新的第三集《林林》中,脱胎于二维绘画的水墨元素与三维语境相融合,加上后期抽帧处理,兼具手绘的质感和三维画面的空间表现力,让中国水墨绘画的写意有了全新的表现形式。

不光有独具个性的中式画风吸引观众们的眼球,《中国奇谭》充满想象力的故事设定和剧情,更是它引发现象级关注的重要原因。

《小妖怪的夏天》以《西游记》为背景,却将视角放到了取经路上一个小山头的底层妖怪身上。故事的核心也不是师徒四人西行降妖,而是“社畜”小猪妖为了“大王”许诺的“唐僧肉汤”努力表现的职场遭遇:随意否认自己工作能力的领导、朝令夕改的工作目标,等级森严的层级制度,还有根本吃不到的老板画的大饼……

小猪妖的职场处境,像极了现实生活中的年轻人。当映射现实的剧情通过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观众们在开怀大笑之余,也被深深地带入其中。另外,猪妖妈妈嘱咐孩子多喝水、关心儿子怎么变秃了,以及劝说小猪妖不要好高骛远、跟着大王好好干的桥段,也像极了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每每回到家里都要被父母念叨的真实场景。幽默、真实、令人深感共鸣,《中国奇谭》从第一集开始就俘获了观众们的心。再到讲述“人心多变”的《鹅鹅鹅》和“身份认同”《林林》,虽然讲的是故事,但都结合了对现实的思考,引人深思。

在剧情上,《中国奇谭》还为观众们保留了开放式的想象空间。例如《小妖怪的夏天》的结尾,小猪妖不但没有被孙悟空一棒子打死,还获赠3根保命毫毛。有人提出,这是小猪妖的幻想,因为现实中的无名小卒根本入不了“大圣”这等大人物的眼,哪还有机会死里逃生、结识大佬。

《鹅鹅鹅》则从故事情节到人物设定,完美还原了中国古代志怪小说的特点,平实地讲述一个货郎在送货途中的故事,透过离奇的剧情给人无限的想象。故事结尾,货郎拾起“鹅女”的耳坠,耳坠却化作了飞鸟消散在群山之间,“刚刚获得又瞬间失去”的遗憾与茫然,让观众们也一起陷入故事中。

第三集《林林》中,狼崽林林变成人形与人类小孩一起玩耍,通过猎户前后两句“她和我们一样”、“她和我们不一样”的台词,以及猎户身上披的狼皮、脚上穿着能够在雪地上踩出狼爪印的脚套,引发了观众对于人类角色身份的思考。有网友指出,这里的人类并不是人而是猎犬,所以故事真正要表达的是猎犬与狼虽然表面上非常相似,但本质上却完全对立的残酷现实。

凭借中式画风的独特审美、新奇的故事设定以及映射现实的深刻寓意,《中国奇谭》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也让国产动画再度封神。

《中国奇谭》照出B站动画的制作难题

和《三体》动画相比,《中国奇谭》的优秀肉眼可见,同样显露无疑的还有中国动画在过去一段时间极度缺乏讲故事的能力。

惊蛰研究所在往期文章《从动画到“三体宇宙”还有多远?》中提到,《三体》动画希望通过3D运动镜头的代入感、“废土”风格的城市街景,飞车追逐场面的紧迫感,以及ETO组织聚会、宇宙空间站的恢弘场面,来打造出“好莱坞大片”的外在观感。但偏偏在创作上严重偏离了原著,对关键角色的性格塑造上也失去了中国科幻文学独有的浪漫情怀。在与《中国奇谭》的对比中,这种创作能力的缺陷也格外显眼。

其实,从《三体》动画中的一些大场面能够看到,国产动画在特效制作等技术方面的水平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在有预算、有能力的情况下,《三体》动画依旧口碑崩坏,甚至不如在特效上明显“预算不足”的《中国奇谭》。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B站对待IP改编作品和原创IP动画的不同态度。

作为“B站量级最大的动画项目”的《三体》动画,还未上映就已经通过各种宣传手段拉高了观众们的期待,并且获得了包括长安汽车、中国建行、南孚电池、惠普笔记本在内的多个品牌投放。而在《三体》动画上线20天后开播的《中国奇谭》,既没有品牌合作,也没有铺天盖地的前期宣传,甚至都不在B站去年10月发布的“2022-2023国创动画片单”里。

公开报道显示,《中国奇谭》项目是在2021年初,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找到B站主动接洽的联合出品项目。在B站内部,《中国奇谭》定位于非商业化项目。作为联合出品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负责整体内容、艺术风格以及技术的把控,B站则作为动画的播出和制作平台,从市场和用户角度给予扶持。

《三体》动画的制作背景,则是由B站负责出钱、招商、运营和宣发,三体宇宙授权改编版权,并且与艺画开天共同开发剧本,并交由后者负责内容制作。根据结果来看,《三体》的制作环节显然出了问题——大概率是授权方与制作方之间存在分歧,而作为投资者的B站已经等不及再多花时间推倒重来,毕竟除了《三体》动画,腾讯视频和网飞出品的剧版《三体》也即将上线,谁能抢先将中国科幻第一IP的改编影视作品推向市场,就能够占据先机实现IP价值的最大化。于是,来不及在剧情和人物细节好好打磨的《三体》动画,只能荒腔走板最终贻笑大方。

B站的野心

如果说《三体》动画的失败,暴露了B站与版权方、制作方联合出品模式的弊端,那么《中国奇谭》的成功无疑让B站明白了一个道理:与其在重量级IP项目上下重注,将把控内容质量的主动权交给版权方和制作方,不如联合优质内容制作方一起尝试打造IP。事实上,以B站现有的产业布局来分析,这种制作模式未来极有可能成为B站在动画及其下游衍生市场大展拳脚的重要策略。

公开信息显示,B站近年来一直在动漫产业积极布局,截至2022年第四季度,B站共投资了43家动漫公司,仅2021年,B站就投资了15家动漫公司。其中,2021年斥资6.1亿收购绘梦动画以及6亿元收购有妖气,是B站在动漫领域单次投入最高的两笔投资。B站之所以愿意如此大手笔拿下这两家公司,看中的就是它们的超高产能和品质。

根据媒体报道,绘梦动画成立于2013年,前身是绘梦者新动画联盟。在2018年,绘梦动画承接的国内二维动画制作业务就占到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不仅是在数量上占据了半壁江山,绘梦动画成立至今还制作出了《仙王的日常生活》《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从前有座灵剑山》《中国惊奇先生》《端脑》等多部人气动画作品。绘梦动画还与B站成立合资公司哆啦哔梦,专注原创动画。

成立于2009年的知名漫画平台有妖气,则拥有包括《镇魂街》《十万个冷笑话》《端脑》《雏蜂》在内的多部热门漫画IP。并且自2012年开始,有妖气推出网络动画业务,首部作品《十万个冷笑话》番剧成为了B站的现象级作品,累计网络播放量超过30亿次,此后衍生开发的2部动画电影,也都收获了上亿票房。

除绘梦动画和有妖气外,B站还投资了《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制作方翼下之风,《灵笼》制作方艺画开天、《镇魂街》出品方艾尔平方等知名动画公司,以及网易漫画、漫娱文化等漫画公司。此前,B站董事长兼COO李旎曾透露,能够制作出高质量动画的公司有120家左右,而B站和国内90%展开了深度合作。由此,通过布局动漫产业上下游,B站掌握了稳定的影视改编资源,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绝对的资源优势,实现了从漫画到IP影视改编的完整链路。

参考美国和日本的动漫产业可以看到,从漫画到IP影视改编、再到衍生品才是动漫产业的完整价值闭环。但国内的衍生品市场至今仍未形成规模,因此IP影视改编承担了更多商业变现的责任,这也导致B站作为手握IP的出品方,在影视改编的过程中格外重视商业变现的结果,因此忽略了内容质量。如此看来,《三体》动画的扑街也就不是偶然。

回到《中国奇谭》引发的现象级关注,这一事实证明了外在的特效技术不是打造优质动画作品的必要条件,而国产动画在已经具备先进技术实力的同时,更需要在故事创作、作品风格上做出创新。

对于B站在内的所有动画出品方们来说,《中国奇谭》的出圈也给他们提了个醒:动画作为内容行业之一,限制其发展的从来不是题材或画风,而是创作者们的想象力。布局上游漫画领域的确可以为IP影视改编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但IP本身并不等于优质的影视改编作品,面对中国动漫产业的未来,B站还需要量力而行。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84357382492546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488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