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告别张建锋

阿里云告别张建锋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阿里巴巴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落地,阿里云的重要性被进一步提到高位,不过“行癫”离开了。 

12月29日上午消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花名:逍遥子)发出全员邮件,宣布多项组织变化: 

张建锋(花名:行癫)不再担任阿里云智能总裁,继续担任达摩院院长。 

周靖人(花名:靖人)将担任阿里云智能CTO,并同时继续兼任达摩院副院长。 

程立(花名:鲁肃)将不再担任集团CTO和达摩院常务副院长,由吴泽明(花名:范禹)担任集团CTO和达摩院副院长。 

童文红(花名:Judy)将于2023年4月1日起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PO,未来将继续以阿里巴巴合伙人的身份参与集团文化运营。集团CPO的岗位将由蒋芳(花名:蒋方)接任。 

阿里云是此次组织调整的核心。调整后,张勇将出任阿里云智能总裁,并直接分管钉钉。而张建锋将会专注于达摩院的前沿科学探索,继续分管平头哥和智能互联。 

张建锋在2004年加入淘宝担任首席架构师,之后又相继在天猫、聚划算等平台担任技术负责人。2015年底阿里巴巴设立中台事业群,张建锋担任事业群总裁并带领团队完成集团内部的中台建设。2016年成为阿里巴巴CTO后,又一手推动了达摩院的成立并担任院长。 

同时阿里云也逐渐走入技术强势期。2013年阿里云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对外提供5K云计算服务能力的公司;自研的飞天操作系统在2015年Sort Benchmark国际排序竞赛中打破四项世界纪录;2016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完成所有数据存储、计算任务向飞天平台的迁移。巨大的先发优势和技术积累可以被概括成彼时阿里云夸张的市场份额,虽然没有盈利,但相对于腾讯云和刚入局一年的华为云,2018年中国云计算市场中阿里云的份额超过45%。 

这是张建锋接手前的阿里云。2018年之后,阿里云持续面临着进一步向数字化基础设施转变的规模化需求,与更急迫的商业化压力,而张建锋此前阿里巴巴集团内实施中台战略的成功履历,也让他成为最适合继续带领阿里云未来发展的人选。 

王坚、胡晓明、张建峰(从左往右)  图源:阿里巴巴 

在2018年末宣布张建锋接替胡晓明担任阿里云总裁的内部信中,张勇表示“过去几年在实施中台战略过程中构建的智能化能力,将全面与阿里云结合,向全社会开放”。这在张建锋接手阿里云两年后具像化成了一场“云钉一体”的变革。2020年,已经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的钉钉事业部带着阿里云视频云团队、政企云事业部等多个事业部或团队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企业组织数超过1500万的钉钉开始进一步成为阿里云的能力接口。 

阿里云也在张建锋治下第一次实现盈利。2021年三季度,阿里云单季度收入116.15亿元,经调整EBITA后盈利2400万元,这也是阿里云12年历史上的首次季度盈利。 

但阿里云的发展近来却开始遇到瓶颈。 

一方面是阿里云在国内公有云中的领先地位正在受到压迫。虽然阿里云在国内云计算市场份额始终保持在行业第一,但随着华为云与中国电信等国资云的逐渐强势,阿里云在中国市场中的份额下降到35%以下,绝对优势地位正在被动摇。另一方面由于宏观经济活动放缓带来的影响,在持续的盈利表现下,阿里云的营收同比增速开始迅速放缓,今年前三季度阿里云的营收增速都在15%以下,第三季度甚至落到了不到4%。 

张勇接手的阿里云面临着比以往更复杂的竞争局面。这位阿里巴巴一号位的直接管理或许不单纯意味着阿里云在集团内部重要性的提升,而是在面对未来国内能源、制造业等领域大量数字化转型以及亚太、东南亚等全球化扩张中可能会遇到的“巨大普适性机会”之前,寻求稳定的谨慎一步。 

阿里巴巴今年这轮组织架构调整相比往年显得姗姗来迟,却紧跟着10日前香港可用区发生大规模服务中断的事件。张勇在同日下午首次以阿里云智能总裁身份发出的另一封内部信,其中措辞似乎显示出此番调整的一些其他因素。 

在这另一封内部信中,张勇强调: 

我们的业务类型,决定了我们必须将客户的信任视为生命。一旦信任缺失,客户可以随时离开我们。唯有日积月累的客户信任,才可以让我们真正在市场中保持领先优势,才能让我们拥有持久的核心竞争力。任何故障的发生,对阿里是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一旦发生在每个客户身上就是百分之百。 

严厉措辞指向10日前的那次“宕机事件”。 

12月18日,阿里云香港可用区发生大规模服务中断事故,云服务器ECS、云数据库等云产品因香港PCCW机房水冷机组故障导致停止运转,故障时间超过12小时。这一突然宕机导致大量托管在该地区的网络服务无法访问,其中其中包括澳门金融管理局、澳门银河、莲花卫视等多个关键基础设施。知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OKX、Gate.io也出现了用户无法提现、充值服务延迟的严重问题。 

一周后阿里云发布公告复盘了此次故障,称此次事件是阿里云运营十多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大规模故障。 

阿里云上一次大规模宕机发生在2019年3月2日,凌晨开始阿里云华北2地域可用区C部分的ECS服务器(云服务器)实例出现服务状态异常,波及华北地区大量互联网公司。这次宕机事件持续了2小时。 

图源:新浪财经 

总体来看,频繁的人员变动在阿里巴巴内部并非鲜见,却是一种组织敏捷适应环境的表征,而涉及阿里云的核心高管变动也是计划内的。 

张勇在今年7月的股东信中表示,阿里巴巴在今年初进一步明确了消费、云计算和全球化的三大战略,并且这会成为阿里巴巴未来发展的确定方向,不过为战略变化铺垫的组织内部变动在两年前已经开始。 

2020年年淘宝双11以3723亿成交额收官,阿里巴巴乘势围绕淘系电商开启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汤兴(花名:平畴)开始全面接手淘系用户产品与技术,并将搜索推荐事业部、天猫-消费者平台产品团队以及淘系消费者运营事业部归拢于其下。杨光(花名:吹雪)与刘博(花名:家洛)两位阿里巴巴电商业务的关键人物也逐渐上位,前者接手天猫商家和行业的运营工作,后者开始全面负责整个平台商业化体系建设。 

2021年的组织结构调整,重点则在新设的中国数字商业和海外数字商业两大板块,以及两位领域互换的总裁戴珊和蒋凡。曾分管集团旗下国际零售交易平台全球速卖通业务的戴珊从蒋凡手中接过淘宝、天猫、阿里妈妈的国内业务,而蒋凡则带着淘系电商的成功案例接过速卖通以及整个商业出海业务。 

至此,阿里巴巴在消费与全球化两个纬度上的组织调整已经完成,这次的“拥抱变化”落在愈发被倚重的阿里云上也并不意外。 

除了阿里云智能总裁的位置变动,周靖人出任阿里云智能CTO并兼任达摩院院长的变化也同样值得关注。2016年周靖人顶着微软“最年轻合伙人”光环进入阿里云担任首席科学家,两年后带领达摩院大数据智能计算平台团队接住了2018年双十一1小时47分26秒破千亿的交易洪峰。 

之后周靖人曾在2020年短暂进入蚂蚁集团担任智能引擎与数据中台技术部负责人,后又在2021年回归达摩院。随着张磊与华先胜分别在去年和今年年中离职,达摩院城市大脑实验室这个阿里云从王坚时期开始耕耘多年的明星项目也由周靖人领衔团队负责。而此番直接升任阿里云智能CTO并兼任达摩院院长,周靖人几乎复制了其微软时期“一年一跳”的晋升速度。 

以人员的重新落位来找到业务在未来发展的最优解,这是阿里巴巴的一贯逻辑,对此张勇曾在2019年湖畔大学的一次授课中有过透露: 

在组织设计里面,都逃不过人的问题。任何组织设计,都跟你手里有的一把牌有关系,你有什么牌就设什么组织。我非常喜欢足球,看各种足球比赛。我最看不惯的教练是什么?他永远只有一个阵型,到处买适合这个阵型的球员。要踢352阵型,就只会满世界找两个技能非常好的边后卫。 

“有的时候必须因人设岗,很多人会把因人设岗当成一个贬义词。但是我认为在组织设计里面,我们永远在市场上找不到完美的人才,我们怎么样能够把现有团队的生命力、生产力、能动性发挥出来,取决于我们怎么放他的位置。我们能够基于他的性格、特长,能够放好他的位置,就能带来巨大的乘数效应。” 

不一样的是,这次阵型的改变后,张勇自己会成为阿里云的“阵眼”。 

“没有完美的决定,对于一号位来讲,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合适的时间,果断做决定。”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67307797101705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386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