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马化腾在腾讯员工内部大会的发言

如何看待马化腾在腾讯员工内部大会的发言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马化腾在2022年12月15日腾讯内部员工大会上的讲话,已经在各大财经和科技媒体刷屏了。从过去的经验看,这种规模、这种级别的“内部会议”从来不可能真正保密,所以管理层在会上的讲话不仅有对内宣示的意义,也有对外表态的意义。

如果媒体目前公开的讲话没有根本性的遗漏或篡改的话,我认为这是一次诚恳、直接、务实、让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讲话。目前我们尚不清楚腾讯业务部门具体将如何执行这个讲话精神,不过至少下面几点是可以确定的:

微信视频号将在2023年迎来巨大的运营资源,从“产品解决一切”走向“产品与运营并重”。在短视频领域,视频号VS抖音两强并立的局面将彻底形成,其他平台只能屈居垂类。

腾讯游戏将持续增加自研投入,重点可能指向两个方向:一是大IP、大DAU、强社交的“高举高打”型产品,二是原创IP、垂类赛道的创新型产品。对于版号暂时只能耐心等待,没有灵丹妙药。

长视频等不赚钱或不太赚钱的流媒体业务将成为最大的牺牲品。如果这些业务能实现自给自足,那当然很好,不过腾讯也不会再烧钱扩张了。

从今往后,腾讯任何事业群的任何新产品,都要先利用有限的资源证明自己,然后再去寻求集团的海量资源。也就是说,决不再揠苗助长,仅仅扶持那些已经长起来的苗子。

本次会议似乎没有提到投资并购,也没有提到出海。这两件事情还是要做的,但前者只能低调地做,后者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很难迅速做出成果。

先说第一条。过去两年多,微信视频号几乎完全依靠产品迭代实现了渗透率提升。在产品功能层面,视频号与朋友圈、微信群、公众号、小程序、小商店等的无缝对接是最大的看点,也是其不可替代之处。然而,视频号分到的运营资源相当有限,不但比不上最强悍的对手抖音,也远远落后于快手、小红书乃至B站。

以刚刚过去的卡塔尔世界杯为例,抖音拿到了高清直播版权,其代价可能高达10-20亿元(注:这是我的粗略估算);视频号却既没有直播版权,也没有集锦或录播版权。事实上,抖音在世界杯上投入的预算,可能比过去一年视频号演唱会团队的总预算还高一个数量级。至于快手,虽然没拿到世界杯,但是在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今年的北京冬奥会上大出风头。平心而论,微信视频号演唱会运营得非常好,但是腾讯不可能依靠预算不足的轻型部队去打败武装到牙齿的重装甲部队。 

如果进入2023年,微信视频号主办或赞助几个全国性(甚至全球性)的大型活动,再邀请一批顶级艺人独家入驻,我不会感到奇怪。马化腾提的“降本增效”,意思是对那些没前途的业务降本,而对视频号这样的核心业务增效。所以,现在在视频号积累了一定粉丝基础的人,应该抓住明年的机会——那将是非常有趣的一年!

再说第二条。自从2020年上线的《天涯明月刀》以来,腾讯已经近两年没有推出过重量级头部游戏;这个成绩对其他游戏公司而言是合理的,对腾讯而言是不可接受的。其实这里也有机缘巧合:假设2020年夏《地下城与勇士手游》没有因为版号问题推迟发行,那么过去两年腾讯游戏的收入增速应该会好得多。很可惜,版号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得到解决。

以腾讯的体量,生命周期流水几亿、十几亿的腰部游戏产品已经没有意义了。它急需的是两种产品:第一是MOBA、FPS这种大DAU、强社交游戏,如果自带顶级IP则更好,它们可以成为收入和利润担当;第二是《逃离塔科夫》《光与夜之恋》这种创新性垂直品类游戏,这个垂直既可以指的垂直,也可以指世界观和美术风格的垂直。如果腾讯的自研团队一时难以拿出这种产品,代理或收购也是不错的选择,反正腾讯不差钱(但是需要考虑主管部门的意见)。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的延期以及过去一年多的版号荒,打乱了腾讯游戏寻找下一阶段增长引擎的节奏。不过,这也可以成为好事——为腾讯IEG敲响警钟,尽早化压力为动力。每个叫嚣“腾讯不该错过《原神》”“字节跳动游戏将赶超腾讯”的分析师和自媒体,在本质上都是腾讯游戏最好的啦啦队员。 

接着说第三条。 在腾讯影业改为隶属CDG、腾讯新闻大规模调整之后,腾讯视频肯定是降本增效的重要业务(尽管我估计已经降过一轮了)。 优酷、爱奇艺先后收缩战线,已经让内娱雪上加霜; 腾讯视频的收缩将给内娱产业的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 而且,马化腾已经明确指出: 视频号就是为短视频而生的,为中长视频输血绝不是它的战略任务。 

未来一段时间,腾讯(无论旗下哪个部门)大概只会在两种娱乐内容上烧钱:第一是影响力确实巨大、质量确实很高的顶尖内容,第二是短小精悍、成本低廉、形式新颖的网生内容(例如短网剧、竖屏剧等)。当然,视频号团队将拥有近乎无限的行动自由,2023年可能是他们在内容上大把花钱的时刻——但主要成本绝不会花到目前的内娱内容上面去。 

再说第四条。曾经有一段时间,腾讯旗下的任何新产品遇到增长上的或者商业化上的问题,第一反击就是“呼叫火力支援”:QQ流量支持,微信流量支持,其他腾讯系产品流量支持,运营联动,集团加大注资,乃至直接并购竞争对手。很显然,接下来这一套玩不转了。无论是新产品,还是有幸没被裁掉的老产品,如果想呼叫火力支援,先要证明自己有一战之力。

在这方面,我认为比较经典的案例是微信读书,它的崛起有八成是依靠自身的产品力,只有两成因为它是微信生态的一员。当年的微视则是最失败的案例,由于它完全缺乏自我造血能力,越是依靠集团输送资源就越是浪费资源。那么,还会有下一个依靠自力更生成为垂类头部的新产品吗?一切皆有可能。

第五条则让我有些困惑,又有些期待。在清仓式减持京东、美团之后,腾讯的战略投资版图已经大幅收缩,但投资一直是腾讯的一项核心竞争力。即便互联网巨头在国内的并购可能有合规风险,在海外的并购总归还是可行的(前提是要符合当地监管)。为什么管理层在内部大会上完全不提并购和出海?一种合理的解释是,这是一次员工大会,大部分员工的日常工作与此无关。又或许上述事务目前还是比较敏感,不宜在半公开的场合探讨? 

无论如何,这次会议释放的信号应该会让内外各方感到可以接受,即使有些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那些盼望2023年互联网行业,乃至由互联网领衔的消费科技行业能够实现“V型反转”的人,现在应该放低预期,正视现实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对互联网公司的研究仍然不能恢复以财务报表为核心;各种各样的“外部消息”仍然是研究的重心所在,因为财务报表本身透露的信息将非常少。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5882585922317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313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