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元宇宙十大商业魔咒

2022元宇宙十大商业魔咒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不知不觉中,2022年已接近尾声,告别了世界杯,又沉浸在布洛芬的怀抱里。

疫情与现实交织的又一年,各行各业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有人说,“元宇宙”突然火起来,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新冠疫情蚕食并减弱了人们在物理世界的联系,与此同时也加速了数字世界的完善,人们在虚拟空间中留存和交互的时间越多,对虚拟世界的需求也随之变多。

今年以来,无论是大洋彼岸的Roblox、Meta、微软,还是国内的AR、VR、脑机、AI……各种元宇宙概念和产品层出不穷。元宇宙卷起的商业旋风,正从上游加速传导至下游,通过由虚入实场景化应用,匹配真实需求与未来世界,在彼此细分的商业赛道上大浪淘沙。

然而,元宇宙风光无限之下却难掩泡沫之忧。实际上,元宇宙的概念至今都尚未形成确定内容,终极形态也还处于讨论和争议之中。同时,在诡秘莫测的资本世界和前沿科技上,我们也看到一些元宇宙相关企业已然走出了跌宕起伏的轨迹。

前景是美好的,过程是曲折的。MetaPost年终盘点「2022元宇宙十大商业魔咒」,带你一一回顾。

第10名
啫喱:闪击微信的社交元宇宙“黑马”遭下架

上榜理由:在沉寂已久的社交江湖,很久都没有一款产品能激起如此热烈的刷屏和讨论,也很少有产品如流星般横空出世又迅速陨落。最火的时候,啫喱登上 App Store 中国区免费榜榜首,短暂地把千年老大微信挤成了老二,随后却又因隐私泄露争议遭遇下架。

啫喱

今年1月19日,由一点资讯公司推出的啫喱App正式在应用商店上线,凭借其特殊的“捏脸”功能,啫喱App迅速出圈。虽然啫喱官方团队在宣发中从未提及过元宇宙,但很多人自行给它打上了社交元宇宙的标签。

啫喱共配备了115个细致的面部特征和455件免费服装和配饰,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随时调整虚拟形象的样貌和穿着打扮。除了自由捏脸和穿搭,啫喱还根据用户设置的不同心情和状态,为虚拟形象设计了不同的动作和场景。除此以外,用户还可以在啫喱上发布即时动态,并和好友聊天。

据七麦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2月12日,啫喱App上线不到一个月,iPhone设备的下载量约为185万,下载高峰在2月11日,单日下载量达43.5万。而微信同期的iPhone设备单日平均下载量为29.8万。

但好景不长,有关“啫喱App使用用户微信号、QQ号等隐私信息”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开来,虽然公司立即发布声明对此予以否认,但其随后还是以应用存在“卡顿,延迟、闪退、无法进入等诸多问题”为由,宣布主动从应用商店下架,暂停新用户进入。

而直到现在,一年结束了,啫喱App始终没有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第9名
A-SOUL:首个虚拟偶像团体塌房

上榜理由:有着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双重光环的“加持”,出道时曾宣称“永不塌房”,年入千万的虚拟偶像团体A-SOUL最终还是难逃“塌房”命运。

A-Soul

今年5日10日晚,A-Soul官方账号宣布,成员之一的珈乐因为身体和学业问题,将从本周开始中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这意味着珈乐这名成员从此退出A-SOUL,不再参与组合任何活动。

A-SOUL是由字节跳动负责开发、乐华娱乐负责运营的国内头部虚拟偶像团体。该团体凭借“永不休眠”、“人设永不崩塌”等特点吸引了大批粉丝。根据乐华娱乐的资料显示,从2020年创立至今,该虚拟偶像团体已为公司带来了近1600万元的收入,这相当于乐华整个泛娱乐业务收入的80%。

不同于初音未来、洛天依这类依托声库创作的数字化虚拟歌手,A-SOUL采用“中之人+皮套”的模式,成员的才艺表演、直播聊天均由固定的真人完成,并通过设备实时捕捉,让被称为皮套的虚拟形象“活”起来。

可“成也在真人,败也在真人”。在退团声明发布后不久,珈乐“中之人”网易云账号被曝光。这个名为“三松许”的账号记录了光鲜偶像背后的辛酸。“2月6日,左腿被动捕划了半条腿的口子,身体太冷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真特么痛”。但在运营组的Q&A里,却回复,“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问题。”这让粉丝十分心疼。

然而,关于成员薪酬的爆料更让粉丝破防。一位名叫勒夫的大V在QQ群聊里爆料称,五位成员只有“一万一底薪+1%的提成”,另一个晒出字节工牌的账号则称五位成员每月工资只有七千块钱。这意味着,粉丝花138元续的“舰长”,偶像们最后只能拿到其中的8毛钱,这直接伤了粉丝们的心,也引发了“虚拟偶像,该被劳动法保护吗”的话题讨论,甚至有粉丝向监管部门举报。

虚拟偶像不会塌房的神话,就此被打破。

第8名
腾讯幻核关停

上榜理由:对于腾讯庞大的生态而言,幻核只是其内部孵化的新项目之一,但从行业角度看,幻核的离场无疑会对国内数藏平台的发带来一定打击。

幻核

8月16日,曾经国内最大的数藏平台幻核正式宣布停售数字藏品,这个背靠腾讯,坐拥众多IP,不缺资金支持的数藏平台,上线不到一年便宣布关停。

相比于2021年8月幻核上线APP时,有声藏品《十三邀》超售的盛况,今年4月份之后的幻核逐渐陷入滞销状态,《徐悲鸿数字墨马》《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等知名IP藏品也相继遇冷,频繁出现未售完已下架的情况。

有人说幻核的关停预示着数字藏品市场终于迎来降温,事实是,从今年 6 月起,国内数字藏品的发行量就出现大幅度下降。相关数据统计,5 月单月发行数量达到 496.85 万件,6 月份降至 285.39 万件。

可以说巨头腾讯的退场,不仅让数字藏品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更是给业内拉响了警报。无论是大公司还是中小平台,无论是数字藏品的玩家还是背后操盘手,都在寻找新的适应之道。

如今数字藏品野蛮生长期已经过去,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开启。

第7名
国内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被曝欠薪

上榜理由:在国内VR行业,影创科技算得上是一家明星企业。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该公司搭上元宇宙风口,号称要做“元宇宙时代的微软”,成为估值最高达到120亿元的独角兽企业。这家明星企业,却在今年8月被曝欠薪。

据离职员工、三言财经等多方消息,影创科技陷入欠薪危机,涉及员工超200人,拖欠时间最长达半年,人均拖欠薪资超10万元。此外,社保公积金也已断交4个多月,公司大群也被创始人兼董事长孙立强制解散。

针对此事,孙立回应称,因疫情公司仅停发了部分员工某些月份的绩效工资,“上半年公司因疫情原因受到比较大影响,的确做了一些人员上的优化调整,但主要业务仍在运营。”

据其员工爆料,公司长期投入研发AR眼镜,但难以打开市场,入不敷出,2020年之后才趁着元宇宙热潮转型做VR,项目研发也并不顺利。

在三言财经的报道中,相关员工称,影创最多的时候大约有480人,2022年3月已不到300人,8月时仍在职的不到50人。员工大量离职,又被爆出欠薪危机,孙立想要实现“元宇宙时代的微软”的目标,似乎比较艰难。

第6名
“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市值跌去76%

上榜理由:一泻千里的股价、已然腰斩的市值,Roblox是否在元宇宙赛道上掉队,是如今市场上的共同担忧。

Roblox

去年3月,美国沙盒游戏平台Roblox在纽交所上市后,首日股价上涨54.4%,市值超400亿美元。当时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轰动整个资本界,因为在上市的前一年它的估值才不过40亿美元,上市时整整翻了十倍。后来,Roblox一路走高,更是在去年11月达到800 亿美元的市值巅峰。

然而一年过去,Roblox有喜有忧,只是忧要远远大于喜。截止今年11月25日,其市值仅为190亿美元,一年跌去76%,堪称惨烈。更让资本担忧的是,根据Roblox最新发布的三季度财报,其财务表现同样低迷。财报显示,Roblox第三季度营收为5.177亿美元,同比增长2%;归母净亏损为2.978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7400万美元。

Roblox本身是一个UGC沙盒游戏平台,不过,跟一般沙盒游戏不同的是,其本身并不创作游戏,而是提供开发游戏的平台和工具,让玩家自己制作游戏吸引其他用户。

有业内观点认为,Roblox的增长瓶颈让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同时也让更多人开始思考,元宇宙理想的落地场景究竟在何方?

第5名
与元宇宙“水土不服”的马斯克

上榜理由:向来以先锋、出格著称的马斯克,对元宇宙一点都不感冒。你当然可以说他慧眼如炬,一早看穿这是泡沫,是”营销出来的概念”,不屑与之为伍。但他为什么又对数字货币热情高涨,毅然扛起币圈大旗,还乐此不疲为流通于虚拟空间的NFT站台?此外,马斯克自己的脑机接口公司也因虐待动物事件引起极大争议。

马斯克

马斯克曾公开表示,其拥有一些比特币、狗狗币和以太币,同时将一直长期持有比特币,希望看到比特币取得成功。不过今年以来,数字货币行情大跌,截至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已将其中约75%的比特币转换为法定货币,并在报告中记录了1.7亿美元的减值损失。

如果说这些损失对于世界首富来说只是小意思的话,那么特斯拉AI自动驾驶频繁出事、脑机接口公司被告虐杀动物,对于马斯克来说,则是伤透了脑筋。

据美国联邦安全监管机构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7月至2022年5月5日发生的,总计392宗涉及自动驾驶辅助的车祸中,有273起事故涉事车辆品牌为特斯拉。马斯克曾指出“能否解决自动驾驶问题,直接决定特斯拉的价值未来到底是高不可攀,还是几乎一文不值。”毫无疑问,自动驾驶对于特斯拉的未来具有重要意义,而频发的事故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折射在其股价层面。

今年以来,特斯拉公司股票价格,已经下跌了超过64.42%,特斯拉公司的市值,也缩水了7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万亿元)。

脑机接口被视为连接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的重要入口,在技术狂人马斯克的推动下,其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虽然取得了一定的科研成就,但也惹上了不少麻烦。

今年2月,一个动物权利组织首次控诉Neuralink虐待动物,指责实验人员在猴子身上使用了错误的胶水,导致它们痛苦而死。一位公司的员工称,2021年,Neuralink有25头猪在被植入错误尺寸的设备后死亡。

据报道,自2018年以来,Neuralink在实验中共杀死约1500只动物,包括280多只绵羊、猪和猴子。此外,Neuralink还用大鼠和小鼠进行研究。Neuralink的几名前员工称,在公司的4项实验中,由于人为错误导致86头猪和2只猴子死亡。在实验结束后,动物通常会被杀死,供科学家进行尸检分析。

疯狂的马斯克还计划半年内将脑机接口芯片植入人体,有传言称他本人将亲自体验,要知道被用来试验的很多猴子都患上了各种疾病而导致死亡。

马斯克究竟会不会自己上脑机,我们拭目以待。

第4名
虚拟资产泡沫破灭

上榜理由:今年以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价格持续暴跌,不仅如此,NFT、虚拟地产等价格也大幅度“跳水”、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崩盘,全球数字资产市场进入了最新一轮的“至暗时刻”。无数国家、地区和投资机构的巨额财富骤然消失,无数人的财产瞬间清零甚至成为负数。这甚至已波及国际资本市场,开始无情冲击众多“创新投资者”们的数字化信念。

今年是币圈极不平静的一年。对于2022年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而言,比特币遭遇断崖式下跌,其他虚拟货币也几乎全军覆没,短短一年光景,币圈风云变幻,“造富神话”破灭的背后,有交易平台倒闭,有贷款公司破灭,风险传导至“币圈”产业链上的每一环节。不少投资者经历了“过山车”的刺激,却深陷亏损无力自拔。作为市值占比最重的比特币,其从年内高点47343美元之后一路走低,截至12月19日比特币暂报16660美元/枚,价格累计下跌超65%。

不仅仅是比特币,LUNA币崩盘、加密货币市场对冲基金三箭资本破产清算、FTX破产、矿工离场、中小平台倒闭等一系列事件,构成了今年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主轴”。

去年火爆的NFT市场,今年也难逃下行的命运,市场热度急速降低。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在2022年售出了87件NFT,总价为590万美元,与2021年相比下降了96%。2021年,该艺术拍卖行售出了100多件NFT,价值超过1.5亿美元。

昙花一现的还有虚拟房产领域,今年以来,主流虚拟地产平台数据纷纷“跳水”,元宇宙房地产价格暴跌,暴跌让更多入局者退场,也让更多跟风者止步。事实上,除了所谓加密资产的崩盘、热点转移、游资离场等主要因素,虚拟地产价格暴跌的背后折射出的是——当前元宇宙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商业化落地、虚拟地产应用场景严重不足,基于虚拟地产开发的游戏体验不佳。

元宇宙的一切步入正轨,道阻且长。

第3名
Meta百亿美元打水漂,万人大裁员

上榜理由:行业热络之时,Meta带头冲锋,在全球掀起一股元宇宙热。随着元宇宙潮水退去,All in元宇宙的Meta也深陷困局。

扎克伯格

尽管Meta旗下VR产品Oculus系列在全球的市场占有量遥遥领先,但却支撑不了Meta的元宇宙梦想。今年11月,Meta创始人兼CEO 马克·扎克伯发布公开信,宣布Meta计划裁员超11000人,占其员工总数13%。

截至11月8日,Meta的股价在今年已经下跌71%。在经历了几个季度令人失望的收益和营收下滑后,该公司正在采取措施削减成本。这是自2004年Facebook成立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裁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2021年年初以来,Meta的元宇宙业务已使其损失了1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76亿元)。彭博社称,这反映出数字广告市场发展的急剧放缓、宏观经济的衰退。也反映了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投机性布局的失败。

Meta作为Web2世界里的头部公司,在布局元宇宙时尚且如此艰难,其他实力相对较弱的元宇宙公司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

第2名
不断跳票的苹果XR(混合现实)头显

上榜理由:世人总是对苹果产品有着别样的期待,当人们对手机产生了审美疲劳后,苹果的XR头显成为大家期待元宇宙真正到来的敲门砖。作为2022年最受期待的硬件产品,苹果XR头显却一次又一次地跳票。

库克

根据各路媒体报道,苹果最初计划于2019年发布这款头显,并在2020年正式发售。随后这个时间又变成了2021年亮相、2022年上市。

今年5月,彭博社援引苹果公司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苹果高管向董事会成员展示了即将推出的XR头显。而在今年WWDC 2022全球开发者大会召开之前,关于苹果新品的预测也众说纷纭,更有消息称,苹果或将在本届WWDC上发布已经多次“跳票”的XR头显设备。结果,这款产品又双叕跳票了。

有分析人士向媒体透露,这款XR产品的发布日期之所以一直延后,主要是硬件前端设计变更,新的设计验证又受到疫情影响。

原本库克寄希望于凭借XR超越乔布斯,结果一再跳票的XR,让库克的雄心迟迟没能实现,苹果依旧被吐槽多年没创新。

第1名
来自研究机构的商业“诅咒”

上榜理由:尚在初级阶段的元宇宙,入口处却已站满“敲门人”,元宇宙的未来固然很美好,但能活到未来才是关键。

今年10月,据外媒报道,调研公司Canalys首席分析师马修·鲍尔认为,到2025年,大部分“元宇宙”商业项目都将失败。

鲍尔在巴塞罗那举行的“渠道论坛”(Channels Forum)上表示:“元宇宙是下一个数字前沿,还是被过度炒作的资金坑?数百亿美元已被投入到该领域,深陷元宇宙概念的Meta就是一个晴雨表。”

鲍尔称:“我们正处于一场生活成本危机中,人们在现实世界中苦苦挣扎,更不用说在虚拟世界中投资于房产、物品和其他NFT了。”

不过,鲍尔也承认,游戏可能在“元宇宙”世界中取得成功,一些成人娱乐可能会赢得一些用户,但他认为商业领域没有前途可言。鲍尔预计,商业领域的大多数“元宇宙”项目将在2025年之前关闭。

当然,如果把元宇宙简单归结为虚拟世界、虚拟资产和NFT就过于片面了。鲍尔所谓的大多数元宇宙项目或许也是指这些。

大浪淘沙后的元宇宙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让子弹飞一会。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56610970882184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301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