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收入2.2亿,北大59岁大爷冲刺IPO

半年收入2.2亿,北大59岁大爷冲刺IPO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抗癌药创业有多难?创业9年,前8年没有收入,单年亏损达2.4亿。 

也就是这样一件难事,有位北大科学家把它干成了:今年59岁的窦昌林,做了家抗癌药公司(博安生物),并于3天前提交了招股书。 

去年,公司第一年有收入,累计1.587亿元。收入完全来自于一款药——BA1101。这意味着创业9年来,博安生物只走完一款药的生命周期:公司成立、实验基地建成、获批临床试验、一期试验、二期试验、三期试验、上市。 

9年上市一款药,足见抗癌药创业的周期之长。 

从博安生物的创业经历,铅笔道总结出一个启示:新药创业的商业化周期太长,纯粹的科学家团队常常缺乏资本、商业化经验,很难单打独斗带领公司走出困境。 

01创业前8年,收入为零

2012年7月,在国外生活20多年的窦昌林博士决定回国。在美国、新加坡工作多年的他,决定跳入国内的创业大潮,参与筹建博安生物。 

从学历看,他拥有妥妥的科学家基因:1984年,他从北大生物系本科毕业;3年后,又获中科院上海脑研究所神经生物学硕士学位;1995年,他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毕业,获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1999年,他在美国MSKCC癌症中心完成博士后工作。 

学业之后,他先后在3家公司任职。2006-2007年,他担任美国Genentech(基因泰克)研究科学家;2007年-2009年任美国Life Technologies公司(赛默飞世尔科技)主管;2009-2011年任美国Cellular Dynamic International(安诺伦)的资深科学家。 

从业务水平看,窦昌林属于业内一流。但从事后的结果看,这位科学家可能很擅长研发,但并不那么擅长资本及商业化。 

从已经取得的成果来看,博安生物的主要业务为“抗癌药”。目前,癌症的主流治疗方向有几个:1、化疗放疗;2、免疫治疗;3、靶向药;4、VEGF——即通过阻断肿瘤血管生成,达到抗癌目的。 

从博安生物推出的药物(BA1101)来看,其主要攻坚方向是第四个(VEGF)。 

但抗癌药创业是很烧钱的。据罗氏制药提供的数据显示,一种新抗癌药的研发周期平均12年。据铅笔道查阅其它报告显示,周期甚至可达15年:3-6年用于临床前研究;6-7年用于临床研究;0.5-2年用于审批及上市。 

在药物上市前,公司一般是没有收入的——对创始人的融资能力要求极高。据罗氏制药数据显示,仅研发成本一项,就耗资巨大:每款要需要423位研究员进行6587次试验,花费700万小时的工作时间。这还不包括试验基地的组建费用、原材料费用等。 

这些困境,博安生物同样经历了一遍。从研发周期来看,它已经算是神速:仅用了8年,BA1101便上市了。 

2021年之前,公司完全没有收入,净亏损约2.4亿元。2021年4月份之后,BA1101上市了,8个月时间创造了约1.587亿元收入;2022年的前6个月,创造了2.2亿元收入。 

即便是实现收入后,博安生物依旧是每年亏损,只是从每年亏损2.4亿,降低为每年1-1.5亿的水平。 

02 卖掉公司,走出暗黑亏损岁月

这段暗黑亏损岁月,博安生物是怎样走过来的? 

从结果来看,这支科学家团队并没有独立把公司送上IPO,而是中途把公司卖了。 

2019年12月,绿叶制药宣布收购博安生物,总耗资约14.84亿元,占股98%——此刻,距离博安生物结束0收入还有16个月。 

在2019年12月之前,博安生物团队没有资本基因;但在那一刻之后,博安生物开始有了——一位名叫姜华的高管空降,开始担任博安生物的董事长。而参与筹建公司的窦昌林,重点担任公司的研发总裁。 

2019年12月之前,公司从未有过股权融资;而在那一刻之后,一批VC开始涌进了博安生物——创始团队的基因一旦改变,公司的命运也随即改变。 

新进高管姜华有较强的资本基因。她199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从1998年至2020年一直在绿叶集团任职,主要负责投资、战略、业务发展、投资者关系管理等。从履历看,姜华既有融资基因(卖股权基因),又有商业化基因(卖货基因)。 

博安生物很快完成了两轮融资。 

2020年12月-2021年1月,博安生物完成A轮融资,总金额为8.77亿元,资方为尚珹资本、建银聚源等18家机构。 

仅过去7个月,博安生物又迎来B轮融资,总金额为2.11亿元,资方为尚珹资本、山东新动能、高特佳汇科等5家机构。 

也就是在那时,博安开启上市之路。2021年7月,绿叶制药在港交所发公告称,拟分拆博安生物独立上市。 

目前,博安生物可产生收入的药物为1款,即将产生收入的药物为1款(BA6101,11月已获批上市),还有约13款药物在研,应用领域包括肿瘤、眼科、传染病等。 

比如,博安生物正在研发的LY-CovMab,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 

综合而言,新药方向的创业是艰难的,首先是技术门槛,必须拥有千里挑一的科学家团队;其次是融资门槛,药物研发周期常常10年以上,期间毫无收入,必须依赖外部融资。 

博安生物的团队便是这样,有幸趟过了这段暗黑岁月,尽管丧失了公司控制权,但不负9年创业韶华,最终还是走到了新的里程碑。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5515822401293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295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