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下滑、IPO低迷,硅谷科技公司纷纷寻求债务融资

估值下滑、IPO低迷,硅谷科技公司纷纷寻求债务融资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据报道,美国的科技创业公司传统上会依靠硅谷财力雄厚的投资者来提供资金,支撑快速发展。然而目前,这些创业公司正被迫寻求其他融资途径以维持业务,同时避免估值的大幅下滑。

过去一年,美国风投融资笔数急剧减少,而IPO(首次公开招股)市场表现低迷,导致许多未上市的科技公司面临资金紧张的局面。领先的科技创业公司已经开始大举削减成本,在整个科技行业掀起了一股裁员潮。与此同时,根据对风险投资人、创业者、养老基金和银行家的采访,随着越来越多公司现金吃紧,它们正在寻求创新的融资安排。

目前,创业者开始关注债务融资渠道,包括过桥贷款、结构性股权融资、可转债、可公开参与的债券,以及清算优惠条款等。债务融资帮助创业者避免“可怕的下一轮”,即以远低于此前的估值去进行新的股权融资。

一名来自硅谷风投圣地Sand Hill Road的投资人表示:“所有人都在采取修正措施。”Sand Hill Road聚集了硅谷顶级的风险投资机构,包括红杉资本和安德森-霍洛维茨等。

由于市场的低迷很可能将持续至明年,这名投资人表示,即便是资金充裕的科技公司创始人也在研究,需要进行什么样的调整,才能生存更长时间,以及如何把原计划明年进行的融资推迟到2024年。

信息安全公司Arctic Wolf今年就进行一轮庞大的债务融资。该公司于10月份发行了4亿美元的可转债,是其此前规模最大股权融资的两倍。Arctic Wolf目前的估值为43亿美元,获得了Owl Rock Capital等投资方的投资。

此前获得软银投资的外卖应用Gopuff于3月份进行了10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随后也在持续探索如何增加借款。该公司去年年中完成了一轮超过2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150亿美元。

这些可转债通常会带有转换溢价,投资者最终可以以高于IPO发行价的价格将其转换成股票。这样的交易意味着,投资方认为公司在上市后股价会上涨。

私募股权公司Baillie Gifford投资人克里斯·艾弗戴蒙(Chris Evdaimon)表示,可转债融资是“把易拉罐踢到路边”。“这些融资大多数是由现有投资方牵头的,投资方也表示,现在不想卷入到令人不愉快的估值讨论中。”

Coatue Management和Viking Global Investors等知名私募投资机构传统上专注于公开的股权交易。不过今年早些时候,它们开始募集资金,专门用于创业公司的结构性股权交易。

Coatue的目标是为其基金募集20亿美元。该公司创始人菲利普·拉丰特(Philippe Laffont)表示:“对一家非上市公司来说,市值突然下降75%或80%会造成巨大的风险。我们现在可以提供另一种融资渠道,让你有更多时间来发展业务。”

对科技创业公司来说,这样的大规模债务融资以往非常罕见。在过去十几年时间里,表现良好的科技创业公司可以获得风险投资人的大笔投资,以推动快速增长。

然而根据投资行业数据公司Preqin的数据,今年前11个月,新的风投交易总规模同比下降42%,至2860亿美元。硅谷律师事务所Cooley则表示,该律所服务的创业后期风投交易总价值今年大幅下降了近80%。

这一趋势背后的原因包括科技股股价大跌、宏观经济环境面临不确定性,以及利率的不断上升。目前,美国股市IPO的规模已经跌至自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导致已经成熟的非上市公司及其投资方失去了一个关键的融资和投资退出渠道。

加州New View Capital的创始人拉威·维斯瓦纳桑(Ravi Viswanathan)表示:“明年将是最严峻的一年。总有一天,即便公司已经持有18到24个月的资金,也必须进行融资。这将带来巨大的阵痛。”

在Sand Hill Road,风投公司正在评估各自的投资组合,并向创业者发出预警,提示创业者资本市场可能还将继续关闭一年,而它们的策略应该从增长转向生存。最难以筹集新资金的可能是从事电池制造和机器人开发等资本密集型,同时尚未盈利的公司。

一家机构投资者表示:“我们正陷入一个近乎疯狂的环境。如果你以偏低的估值进行融资,同时觉得自己作为创始人或管理团队做得很好,那么现在你将遭到反噬。”

一家大举投资科技行业的大型养老基金的投资经理表示,寻找新的融资方式以保护公司的估值水平是一种“古老的策略”,但“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如此巨大的数额,这影响到了所有人”。

还有一些公司正在尝试说服投资者,以与上轮融资相同的估值进行更多投资,同时接受对公司相对不利的基础条款。

一名投资银行家表示,随着创业公司变得更加孤注一掷,“肮脏的”融资协议正在流传。这些融资方案表面上维持了被投公司当前的估值,但附带条件对新投资者更有利。

咨询公司Kroll硅谷负责人格伦·科尼克(Glen Kernick)表示:“投资人说,我们将以同样的价格买入股份,但希望获得优先地位,并在流动性安排方面排在首位。”根据他看到的一些融资协议,在被投公司出售或破产的情况下,新投资方可以获得比其他股东多出一倍的投资回报。

根据媒体报道,开发智能健身设备的Tonal Systems今年早些时候就达成了这样的融资协议。

如果公司的估值下降,那么这样的融资结构对以往的投资者来说将非常残酷,这其中包括持有公司期权的员工。这对公司管理团队来说是一种权衡,要么接受公司估值下降,要么接受惩罚性条款,这些条款有可能造成股东的不满和冲突,或是抹去员工持股的价值。

一些公司正在对内部股票进行重新定价,以提高员工期权的股价上行空间。今年10月,外卖应用Instacart连续第三次下调内部估值,从2021年的390亿美元下调至130亿美元。同样,欧洲最具价值的科技创业公司Checkout.com也将内部估值大幅下调至约110亿美元,远低于1月份时的400亿美元。

内部估值与外部投资方决定的优先股价格是彼此分开的。因此,调低内部估值可以降低员工持有期权的成本,使员工受益,为员工在未来的IPO或公司出售时提供更大的利润空间。

Sand Hill Road的这名投资经理表示:“我们正在告诉被投公司,不应该继续依赖几年前市场异常繁荣时的估值。最好现在就去‘服药’。”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53761024324100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3287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