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掀起裁员潮,互联网的“镀金时代”或已落幕

硅谷掀起裁员潮,互联网的“镀金时代”或已落幕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时隔二十余年后,互联网行业泡沫破裂的阴霾再次笼罩在了硅谷上空。在马斯克入主推特、并打响了大规模裁员的第一枪后,硅谷各大巨头也开始蠢蠢欲动。就在11月9日Meta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尘埃落定后,扎克伯格一边喊着“我错了,我对此负责”,一边裁掉13%的员工,有超过11000人将从Meta公司离开。紧接着在11月14日,又一家大厂亚马逊被曝出计划大幅裁员。

据悉,市值蒸发一万亿美元、今年前九个月已亏损30亿美元的亚马逊,计划最快从本周开始裁减约1万名员工。如果传言属实,也将是该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并且要知道,年末假期所带来的购物潮无疑是亚马逊一年中最为重要的时刻。在如此紧要关头依然裁员,可想而知亚马逊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不仅是亚马逊,日前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早间新闻》采访时,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已经证实,该公司在招聘方面已经非常“慎重”。要知道,苹果已经是美国科技巨头中近期财报表现最为出色的一家。而在此之前,微软方面已经于10月裁员1000余人,英特尔也被曝出计划裁员数千人。至于说类似snap、Lyft等中型厂商,则更是没能免俗。

从初创企业到赛道王者,再到科技巨头,“layoff”无疑是如今硅谷科技企业的关键词。甚至于有人专门做了一个追踪硅谷科技厂商裁员的网站,其中给出了自今年以来各企业的裁员情况,其中仅仅在刚刚过半的11月就有接近3.5万人离开了公司。而在推特、Reddit、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更是随处可见这些公司前员工的吐槽和抱怨。

关于裁员一事,亚马逊负责人力资源的高级副总裁Beth Galetti给出的理由,是“不同寻常的宏观经济”以及“前几年过快的扩员”。只能说这些大厂的高层确实能洞见问题的本质,市场环境的变化与互联网厂商近年来的高速扩张,才是导致如今这一幕出现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如今的种种是“昨日重现”,二十年前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前,也是一样的美联储持续加息、市场流动性被抽干。

当然,市场环境并非导致硅谷裁员潮的关键。君不见即使是2008年经济危机时,硅谷的这些大厂依旧是岿然不动。准确来说,在疫情初期的盲目扩张可能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例如扎克伯格在Meta裁员的公开信中就有这样的描述,“很多人都认为,即便疫情结束后增长也会持续下去,我也不例外,所以大幅度增加了投入。”

2020年春季,此次疫情的爆发导致了大范围的居家隔离,也为全球互联网行业带来了一大批的新增量,再加上美联储“放水”,使得科技股一路狂飙,FANNG的市值更是水涨船高。手里有钱的硅谷厂商在面对这样的机会时,当然会选择“大干快上”。而“大干快上”表现在第一、第二产业,是购买土地、增加设备、扩建生产线,表现在轻资产的互联网行业,就变成了大规模招人。

从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硅谷互联网厂商的HR们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大规模招聘。而类似“零基础文科生三个月转码上岸大厂”、“两年经验跳槽直接拿40万美元年薪”等故事,也开始在美国西海岸的华人群体中广泛传播。最终的结果,是亚马逊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有了160万名全职和兼职员工、较2019年增长102%,而Meta从2020年至今则总共增加了超过4.2万名的员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互联网厂商在近三年间的大规模招聘,其实是一种防御性策略。毕竟互联网行业最为核心的生产资料是人,只有将人才一网打尽,“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的潜意思就是没有人才能流向竞争对手。相比于让中小厂商弯道超车,花费更多人力成本让竞争对手无人可用,直接将危险扼杀在襁褓中显然是更经济的一种做法。

只可惜这一切需要有增长逻辑作为支撑,而支撑互联网厂商挥金如土的招聘,则是对未来的期许,是对于边际扩张效应不递减或者说互联网永远增长的信念,似乎整个互联网行业也会有天花板这样的想法从未出现在相关企业高层的脑海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能够在2018年就有如此预见性论断,美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毫无疑问称得上是“人间清醒”了。

从2020年春季到2021年年底,美国互联网行业尽管看似是“勃勃生机,万物竟发”,但实则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现在看来,就正如扎克伯格此前在公开信中所提到的那样,“整个科技行业错判了未来价值”。在2021年年末,智能手机行业已不再增长,或许就意味着移动互联网的浪潮画下了句号,而下一代通用计算设备的迟迟未至,则让互联网的增长逻辑已然不复存在。

事实上,互联网行业是被资本催熟的,并且从上世纪90年代到如今莫不如此。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三十年间,借助信息的高效流通,互联网行业确实实现了边际效应不递减,并借助大规模融资实现快速垄断、最终兑现利润,这套模板放在中美互联网巨头身上几乎都如出一辙。再加上,由于监管机构对新技术、新业态的学习需要时间,也就造成了所谓的“野蛮生长期”。

没有监管的垄断,几乎正是互联网行业黄金时代的本质。为了实现这一点,就有了互联网厂商的无边界扩张,进而有了公司层面一茬接着一茬的新业务。而这也造成了一种情况,那就是每个互联网厂商盈利业务的所需人数远小于公司的总人数,实际上是主航道业务在养着一大堆“闲人”。一旦增长逻辑不存在,商业公司自然就不会养闲人,因此裁员也随之而来。

而这一次,排除一贯不按常理出牌的马斯克,其他硅谷互联网厂商在裁员时基本上都是核心部分能缩减就缩减、创新部门能裁员就裁员。所以在如今的这种情况下,只能说属于互联网行业从业者的“好日子”可能真的要暂时结束了,未来就得看苹果的混合现实设备能不能复制iPhone的成功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0424365624948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2797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