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攻坚“打粮食”

华为攻坚“打粮食”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今年 8 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内网发文《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任正非提及,在以活下来,有质量地活下来为主要纲领的前提下,华为要在市场结构上进行调整。 

“未来几年内,要面对现实。不能产生价值和利润的业务应该缩减或关闭,把人力、物力集中到主航道来。”

任正非还提及员工的激励方式将发生变化,“今年和明年的考核中,要提升现金流和利润的权重,宁可销售收入下滑一些,但利润和现金流要增长,经营性利润增长的奖金要多一点,激励大家去争抢利润 。”

今年上半年以及前三个季度,华为净利润率出现显而易见地剧烈下滑,释放出的信号不容乐观。

据华为披露的2022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016亿元(人民币,下同),净利润率5.0%。与去年同期相比,销售收入同比下滑5.9%,净利润率同比下滑50%。

而据华为最新公布的2022年Q3经营业绩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458亿元,主营业务利润率6.1%。相比之下,华为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销售收入455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10.2%。今年前三个季度华为销售收入同比下滑2.2%,净利润率同比下滑40.2%。

其中,从上半年各个业务板块业绩来看,终端业务承压明显,企业业务增长幅度最大。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427亿元,终端业务收入为1013亿元,企业业务收入为547亿元。运营商业务同比增长4.2%,终端业务同比下滑25.3%,企业业务同比增长27.5%。

C端用户感知最为强烈的即是终端业务,据IDC、Canalys、Counterpoint在内的调研机构公布最新手机出货量排名榜单上,华为手机已不在名单前五名之内。

尽管华为终端各个产品线,从手机、折叠屏手机、智慧屏、商用产品,以及各种配件产品更新从未停滞,但消费者最为关注的还是手机产品线,受限于缺芯,Mate50系列“上线即秒售罄”,“难抢”,让不少消费者将目光对准其他手机品牌。

与此同时,在实业遭受巨大冲击与压力之下,华为内部也在悄然发生着各种变化。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 图片来源:华为官方

01.人员、组织架构持续变阵

最为明显的是,人事、组织架构不断地进行密集调整与优化。

今年10月初,华为运营商、企业两大业务掌舵人丁耘因意外逝世,随后,李鹏、汪涛低调接棒运营商BG与企业BG。

华为全联接大会2022期间,更为密集的变动浮出水面。据接近华为知情人士对DoNews透露,9月份还以华为光接入产品线总裁身份出席第二届F5G千兆全光家庭高峰论坛暨华为FTTR新品发布会的周军,或已接任张宏喜,出任华为公司ICT基础设施业务首席营销官一职。

军团方面,今年3月底,机场与轨道军团正式成立。直到7月底,李俊风才正式到岗,担任华为公司副总裁、机场与轨道军团CEO。

全联接大会2022第二天,华为常务董事、ICT基础设施业务管理委员会主任汪涛发言后。通信行业分析师黄海峰对DoNews表示,整场发言最大的亮点在于一系列产品与解决方案的发布。

华为还在全联接大会2022期间召开了首届ICT产品组合方案峰会,产品组合军团的定位与理念也首次对外披露。据了解,目前,华为军团分为三类,行业向、产业向以及介于行业与产业之间的产品组合向。

2021年年初至今,华为先后共计成立十八个军团,两个系统部,除互动媒体、运动健康军图涉及终端BG,其他军团属于运营商、企业BG,以政企业务居多。

大家熟知的煤矿、机场轨道、电力数字化服务等在内八个军团无一例外面向行业,像机器视觉、智能光伏、数据中心能源等则面向产业,而产品组合类军团在其中最为特殊。

如果说,行业军团是垂直、纵深向的,那么产品组合类军团则是水平向的,起到承接、连接、统筹规划的作用。据悉,华为产品组合军团共计四个,分别是广域网络、数据中心、智慧园区、数字站点。

曾担任过华为网络解决方案总裁、华为网络产品线首席营销官等职位,现任华为广域网络军团CEO危峰首次对媒体解释产品组合军团发挥的作用。

“产品组合军团夹在行业军团与产品之间,每个行业都有广域网络、数据中心等建设需求,行业军团自己找产品搭建产品组合,既任务繁重,又很难建立标准。于是,产品组合军团把行业军团共性需求提炼出来,归纳总结出价值场景,形成产品组合方案,面向客户。”危峰在媒体群访环节表示。

通俗地来讲,除需求明确的客户,比如金融行业,产品组合军团一般不直接面对行业客户。客户需要对接行业军团,而产品组合解决方案相当于一个智囊团,打造出差异化、优势化,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解决方案给不同行业军团。

华为中国政企业务总裁吴辉与华为中国政企CMO邱恒也向媒体着重阐述行业、产业、产品组合军团的差异。

“产业军团瞄准的是单个产品的能力、功能、性能、竞争力。而产业组合军团相当于各种产品的预集成,是跨行业、横向的解决方案,是多产品组合在一起,面向不同的行业的水平的方案。”吴辉说。

邱恒进一步表示, 产品组合军团解决的是产品组合过程中集成与适配的问题,产业军团解决的是能力构建和产业标准贡献、生态建设的问题。行业军团则是为了缩短链条,服务好行业。几个军团作战目标完全不同。

在军团隶属上也有差异,产品组合军团隶属于研发体系下,而八个行业军团则属于华为企业业务(EBG)。“以广域网军团为例,其价值就是归纳价值场景,提前把握整个网络趋势。”危峰总结说。

此外,华为军团也迎来首次整合,10月29日,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进行了合并,成立公路水运口岸智慧化军团。原海关和港口军团CEO岳坤继续负责新合并的军团。

对于两个军团的合并,岳坤解释称,“第一,华为在运营军团时,发现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两个军团某些场景相似,比如,公路转运站在港口、口岸领域也存在;第二,两个军团合并后,华为将继续聚焦于港口行业。”

更重要的是,华为多个军团解决方案、理念、最新进展纷纷走向前台。

华为5G智能煤矿场景图 图片来源:华为官网

02.多个军团最新进展密集亮相

以机场与轨道军团为例,华为从端层、基础设施层、数字平台层以及应用层四个维度为机场做解决方案。端层包括助航灯、定位传感器、摄像机等;基础设施涉及骨干网、接入网等;数字平台包括数据集成、物联网平台等;应用层则涉及物流、安全、管理等内容。

华为机场与轨道军团副总裁周欣对媒体阐述了华为ICT解决方案的共性与边界。第一部分是感知层,包括通过5G、光通信、机器视觉技术检测人的位置与移动。第二个部分属于重塑联接,包括5G、5.5G、F5G、无线、光、数据通信、云技术等。第三部分是重构平台,比如基于云、物联网、AI技术、视频分析技术、云网安技术构建行业价值与竞争力。

以机场围界场景为例,以往机场围栏采用振动光缆、光纤,容易形成大量误报,台风等恶劣天气下,机场围栏往往出现“罢工”。此外,光传感器因串口协议,监测距离只支持100米左右,维护工作量大。

华为智慧机场光感围界方案中,采用了全光相干噪声抑制和增强oDSP算法,以及2012实验室的算法积累和昇腾AI框架,在精度和覆盖范围方面有了较大提升,使得误报率可降低90%以上。

再以国铁为例,华为通过AI技术识别货车轮毂、转向架等图片,帮助铁路行业排除故障和隐形隐患。此外,城轨方面,华为则通过5G、5.5G低时延、高带宽,解决城轨全自动驾驶中的一些特定场景。

公路水运口岸智慧化军团方面,岳坤及其团队在服务客户时发现,港口客户最为关心的痛点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安全,包括网络、数据安全。二是效率,包括水平运输、自动驾驶等效率的提升。

同时,公路水运口岸智慧化军团在落地解决方案时,考虑到智能水平运输场景的特性,岳坤提出,华为公路水运口岸智慧化军团主要面向相对封闭场景,以及有限混行场景。

据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披露的数据显示,天津港吞吐量为2000万箱,传统人工作业需要24小时,引入港口智能计划系统后,作业耗时缩短至10分钟,船舶在港的时间节省7%,吞吐量300万标箱的码头,每年可增收2900万。

初步实现商用只是第一阶段,未来华为军团还面临规模化复制的难题。

与此同时,华为内部对军团业务增长亦有增长的诉求与业绩指标。据华为公司副总裁、机场与轨道军团CEO李俊风透露,公司内部对军团的成长性要求较高,“军团的增长率要超过企业BG的平均增长率。”

不过,经过今年年初的摸索,华为军团定位已基本清晰与明确。吴辉在媒体群访环节表示,华为军团定位明确,只剩下战略攻关与战役攻坚,以及代表处赋能。“战略攻关即打造0到1的解决方案,战役攻坚即负责大型项目,军团直接深入各个业务单元,包括代表处、系统部,需要提供面向行业的作战能力。”

其实,无论是各种行业军团、产业军团,还是产品组合军团,华为提供的是基础设施,在基础设施之上与行业各类合作伙伴共同搭建解决方案,承担“被集成”的角色。

如邱恒所言,华为与其他企业差异在于全栈ICT,以及各类根技术,包括5.5G、IPv6+、鲲鹏、昇腾、鸿蒙、欧拉、MindSpore(AI开源计算框架)。

阿里云内部人士王磊也曾对DoNews比较过华为云与阿里在云以及其他业务领域上的差异:“华为云通过硬件带软件,军团模式也是如此,属于偏重资产的行业。阿里云则主要做偏向消费者营销的商业企业,这是两者最核心的区别。”

今年5月,华为第三批军团/系统部成立大会上,任正非就指出“军团要以销售收入为中心,一切为了多打粮食”,对于当前的华为而言,不只是军团、政企业务,包括云计算、终端业务、芯片均面临“打粮食”,“增加土地肥力”的重任。

华为常务董事、ICT基础设施业务管理委员会主任汪涛 图片来源:华为官方

03.云、终端、海思寻找新的增长点

今年9月,全联接大会泰国站期间,华为云宣布印尼、爱尔兰节点将开服,至今年年末,华为云将布局全球29个区域、75个可用区,覆盖170多个国家与地区。

无独有偶,今年5月,阿里云宣布泰国数据中心正式开服,9月,泰国举办的国际云峰会上,阿里云宣布继续加快海外市场布局,未来三年投入70亿建设国际本地化生态,在迪拜、吉隆坡、墨西哥城等地增设六个服务中心。

国内云厂商,已从过去几年争夺政企市场,瞄向海外市场,云出海成为国内头部云厂商的战略高点。

王磊告诉DoNews,前几年,国内云计算行业发展迅速。目前,国内云企业都在收缩,且国内云市场成熟度较高,也逐渐趋于饱和状态,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

终端BG方面,受限于5G芯片,今年4月,华为终端宣布全面进入商用领域后。8月,商用终端产品线低调亮相,并面向教育、医疗、制造、交通等行业和政府机构,发布一系列笔记本、台式机、平板等硬件产品。

与C端产品线不同,商用办公产品线主要围绕CPU芯片、国产器件、PC操作系统、数据库软件、整机研发、应用兼容、网络与信息安全等维度,在B端提供办公解决方案。

此外,华为P系列、Mate系列之外,终端另外一个增长点或在折叠屏手机。据CINNO Research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Q3中国市场折叠屏手机销量达72.3万部,同比增长114%,其中,华为占比53.2%,位居第一。

而在华为全联接大会前夕,海思产品线也进行了首次公开发声。不过,海思并未发布SoC相关信息,而是转向无线短距离通信领域。

换个说法,以往无线短距离通信包括蓝牙、Zigbee、WiFi等不同技术,碎片化严重。海思联合星闪联盟在技术、标准、应用等层面推动无线短距离通信技术SparkLink的统一化。

无线短距离通信涉及多个领域,比如智能家居、车联网、智能终端、智能制造等。以汽车领域应用为例,车辆摄像头涉及视频传输,通过FISA、Polar、重传等技术,可实现视频数据稳定传输。

但是,无论是云出海,还是商用终端,无线短距离通信,华为均处于起步阶段,或者刚刚开始的阶段。

“国内头部云厂商同质化严重,争夺激烈,云出海更多是迎合趋势,国内云厂商很难将纯商业化的产品拓展到海外市场。海外市场也面临大项目不挣钱,投入过高,都是个性化需求的困境。而在商用终端领域,二八定律下,华为能否颠覆市场,还需要行业积累。”通信行业人士李鹏对DoNews说。

(文中王磊、李鹏为化名)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0403587147764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2740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