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裁员80%,为什么美国工会不反对马斯克?

暴力裁员80%,为什么美国工会不反对马斯克?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马斯克又裁员了。 

和上一次不同,这次裁的是合同工,一次性裁掉4400人。 

推特一共拥有合同工5500人,仅这一次被裁掉的合同工占比就高达80%。

所谓的合同工,其实就是外包员工。双方不签劳动雇佣合同,签的是合作服务合同。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外包员工和正式员工在待遇方面差别巨大。外包员工的劳动关系不在工作的公司,而在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当企业裁员时,外包员工往往是最好欺负的对象。 

马斯克这是深得中国式裁员的精髓,柿子捡软的捏。推特总部员工数约7500人,队长不知道这7500人是仅指正式工,还是包括5500名合同工。如果包括5500共合同工的话,这一次裁掉4400人,就裁掉推特58%的员工了。 

按照马斯克的规划,推特只需要保持2000多名员工就够了。

裁掉合同工,马斯克表现得也极为冷漠。既没有提前通知,也没有内部沟通,而是直接发送裁员邮件。当你收到邮件时,你就被解雇了。马斯克开始露出他大资本家的冷血与无情。 

马斯克称:“推特每天亏损400万美元,随时面临破产倒闭的风险。” 

这是明显的夸大式诉苦,马斯克的真实目的是为裁员造势,为推特塑造悲情人设。传递出来的信息是,推特的状况很烂,烂透了,必须刮骨疗伤。这个“刮骨疗伤”的代价就是裁员。

不裁员,推特会破产的。只有裁员,推特才能摆脱破产的风险,重新雄起。作为资本界的PUA顶尖高手,马斯克对舆论的操控能力一直处于世界顶尖水平。卖个电动车,也能造一个移民火星的伟大梦想,来拉着全球的特斯拉粉丝一起为梦想买单。 

贾跃亭看了都只能摇头叹息,甘拜下风。 

大家可能会想,美国工会呢?怎么马斯克裁员,美国工会却哑巴了呢?难道美国工会被马斯克收买了吗? 

队长只能说,马斯克在中国学会了太多太多裁员小技巧!

队长给大家简单梳理一下马斯克的裁员步骤。 

第一步,在舆论上疯狂造势,推特要裁员,裁员比例在80%以上。也就是说,绝大部分推特员工都会被裁掉,在推特内部不断渲染恐怖与悲观的氛围,搞得人人自危。 

第二步,卷人先卷中层。作为一个CEO,绝对不能轻易地直接去卷基层员工。直接卷基层,很容易触发员工的逆反心理,导致某些员工摆烂,争吵,引起公司动荡,日常工作难以开展。 

最好的方法是,先把中层卷起来,再让中层去卷基层,老板则躲在后面暗中观察。当马斯克宣布,要把中层也大量裁撤时,中层往往工资更高,不想失去工作。中层想要保住自己的饭碗,就必须拿着鞭子去抽基层,让基层满负荷地运作起来。 

谁都不想被裁,于是,中层内卷,很快就把整个推特公司都卷起来了。我们所痛恨的996,在推特变成了007。而且,推特的007还不是马斯克要求的,而是推特员工“自愿”的。

既然大家都是“自愿”的,工会凭什么去插手呢?在中国,这种“自愿”式996、007,是一种相当普遍的常规现象。尤其是在深圳的软件公司,不要求加班,但是你如果在6点半准时走了,人事就会去私聊你,你是不是有离职的打算啊? 

有些人可能会以为这是公司在关注自己,担心自己离职。可实际上是威胁你,大家都是晚上9点才下班,你6点半就走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在这种暗示下,996就变成了一种“人人自愿”的新常态。

经过前面两步的铺垫,推特员工工资没有变多,但是工作却更卖力了。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也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自己很可能被裁掉的现实。那么,接下来就可以进行第三步了,正式裁员。

走到这一步,坚决不能犹豫了,要裁就一次裁够,不能给任何人侥幸心理。如果采取渐进式的,分批式的裁员,会让还没被裁的人人心惶惶,不利于工作地开展。但是,如果你采取一次性大规模裁员的方式,留下来的人会有劫后余生的感觉,饭碗保住了,自己是裁员下的幸运儿,不能对不起老板的恩典,工作必须更卖力! 

这三步走完,是不是特别像某个手机厂?舆论造势,焦虑管理,员工内卷,批量裁员,拿钱走人,都属于是教科书级别的。差别在于,手机厂的员工更有主人翁精神,而推特员工是工具人。 

针对被裁员的推特员工,为了避免他们找工会去闹事,马斯克也做好了悉心的准备。裁撤正式工,一次性补偿3个月工资。按马斯克的说法是,我给的遣散费已经超出美国法律规定的50%了。 

“我老马是大好人啊!”

在实操中,马斯克又给被裁员工设计了一个无法拒绝的陷阱。这补偿金不能一次性发放,而是在你收到解雇通知的2个月后发放。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美国法律要求,解雇员工必须提前60天通知,否则就是非法。但马斯克完美地规避了这条法律,你想拿到这笔遣散费,你就现在签字,但你的正式解雇日期在2个月后。同时,你同意放弃起诉推特的权利。

否则,推特不会支付给你遣散费,也不会再让你上班。在这个条件下,你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签字,拿钱走人,也方便找下家。不然,这边的劳动合同解除不了,还没有班上,也找不到下家,只是拖死自己而已。 

对正式工而言,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局,至少给钱爽快。但合同工就不同了,一封邮件,解除合约,一分钱赔偿都没有。收到邮件时,你就可以滚蛋了。 

从这就能看出,外包员工的劳动权益不仅在中国无法得到保障,在美国也一样,都是资本家随时可以丢弃的牛马。 

最安逸的是推特3名高管,分别是Agrawal、Segal和Gadde。他们三个人的裁退赔偿金分别为7400万美元、6600万美元和6500万美元,累计2.05亿美元。 

底层打工人永远是最苦逼的,在被裁员时,拿到的补偿金也不及高层一个零头。 

在这些周密的裁员部署下,马斯克完成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裁员计划,堪称美利坚裁员教科书。在真正的大资本家面前,美国工会的力量极为有限。因为美国法律对工人的保护底线并不高,美国工人待遇高,主要是人才市场激烈竞争下的结果。 

美国工会的主要功能在于:维护法律底线。当有人违反美国劳动法时,美国工会才能发挥最大作用。

但在美国硅谷,推特这类高科技互联网公司不是底线被穿透的问题,而是福利太高的问题。福利有多高呢?推特员工平均年薪23.26万美元,不严格要求8小时工作制,也不强制要求坐班,打卡就更加不需要了,月薪近2万美元,这哪里是资本主义的水深火热啊?这简直就是…… 

这使得马斯克收购推特的第一件事就是,强制要求坐班,8小时工作制。 

大家想想,马斯克的这些要求都在美国法律框架以内,美国工会有理由反对吗?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2001239440327687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1997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