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房分装电表麻烦吗,出租房能自己接电表吗

出租房分装电表麻烦吗,出租房能自己接电表吗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杨大姐是合肥人,杨大姐说,因为儿子对电竞游戏行业很感兴趣,为了支持儿子创业,去年4月份,一家人投资在合肥包河区同安街道的宝琳珠宝广场开了一家电竞酒店,生意做的也还不错。电竞酒店是用电大户,杨大姐说,用电需求原本就高,每月电费差不多要两三万块钱,可今年5月份,杨大姐却发现,自己的用电量大有猫腻。

一个酒店两块电表

每月读数相差大

杨大姐这台电表是今年5月份安装的,杨大姐说,就是感觉到用电量不对劲,她特地请来专业的电工师傅,给酒店单独安装了一块分装电表,用来单独统计自己酒店的用电量。

杨大姐表示,一个月有时要交三、四万元的电费。

直到今年年初,杨大姐又开了一家规模和大小都类似的电竞酒店,两家的用电量一对比,杨大姐发现了异常。杨大姐说,新店有三十六间房子,电费一个月一万多,原先的店有二十八、九间房子却要三四十万的电费, 差距太大了。

在杨大姐的租赁合同中,记者看到,杨大姐共租赁了1643平方米用作经营。宝琳珠宝广场是由宝琳物业公司转供电,在电力公司开户也是宝琳公司负责, 而杨大姐租用酒店部分的用电分电表,也由宝琳物业公司统一申请安装并管理。

其中电费由宝琳公司负责收取,按照转供电每度收取1.2元。杨大姐自己请人安装电表后,发现这块电表读数与宝琳公司的分电表读数相差很大。

根据杨大姐提供的数据,从今年6月1号到9月8号,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她计算了物业公司的电表和自家电表的度数,误差一共是24608度,按照1.2每度来计算,差价是两万九千五百二十九快六毛钱。

算下来,两块电表读数每月差不多相差八千多度,电费相差近万元。于是,杨大姐几次找到宝琳公司负责人,可是,对方却一直没给出个明确的说法。

杨大姐说,要求他们提供交给国家电网的钱,还有商户的票据, 然后去核对,但是他们始终不提供,就提供了今年交给国家电网的票。

然而就在这张票上,杨大姐发现,宝琳公司每个月收取商户1块2每度的电费,实际交给国家电网的费用只有五毛八每度。如此收费是否合理呢?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了合肥市包河区供电公司。

包河区供电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按照安徽省市监局对转供电的收费文件显示,符合上浮条件的前提下,转供电可上浮15%收取转供电电费,也就是五毛八的基础上上浮15%,也就是六毛六分钱。

包河区供电公司工作人员还说,供电公司只有一块总表,然后物业给商户安装了一些分表,不管是物业安装还是自己购买的, 这两款表与供电公司没有直接的供电合同。

商家拒绝解释

市监介入调查

既然电费是由宝琳公司统一收取,那么,对于杨大姐提出的差额电费和高额的度数误差,宝琳公司又作何解释呢?作为转供电主体,为什么翻倍加收商户电费?随后记者带着杨大姐一起,找到了宝琳公司办公室。

宝琳物业公司张经理说,关于这个事情接到过多次投诉,然后也通过司法途径,包括主管部门已经介入了,也没有什么情况可说明的。

听明记者的来意之后,这位张经理显然不想过多解释。当记者问起杨大姐对于电费的疑问时,张经理表示不愿意当面回答。

宝琳物业公司张经理:她到派出所也投诉了,主管部门也投诉了,她可以走司法途径,我跟你解释你也不懂。

杨大姐:就是这个态度,每次都是这样子,律师来找他也就是这样子。

对于杨大姐与宝琳公司之间的争议,辖区的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同安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曾介入调解。

同安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表示,针对杨大姐投诉的情况,他们组织了调解但双方并没有达成和解。

按照宝琳公司的所说,作为公共部分的用电损耗一般包括公区照明、电梯用电、消防设备用电、供水水泵用电,根据杨大姐反映的情况,从6月1号到9月8号,物业公司计算了10万余度用电量,在翻倍收取了电费的基础上,每月还多算了8000度。

如此“损耗”合理吗,记者随后又将情况反映到了合肥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包河大队。

工作人员说,如果你是把公共部分的电力损耗,已经计在公摊或者物业费里了,那就不能再另行摊派。他们合同就简单的一句话能源费用,电费是1.2每度,具体有没有算在里面他们要去供电公司核算出来。

工作人员表示,在转供电环节收取1.2元每度已经涉嫌价格违法,案件已经立案,情况正在进一步核查当中,而关于两块分装电表的差额问题,下一步他们也将对此进行调查。

经视记者报道

来源:安徽广播电视台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1627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