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里有面儿的VC去山西买矿了

有里有面儿的VC去山西买矿了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这间100平米有余的办公室,阔叶黄檀深色系摆设,发财树、散尾葵列于桌侧,这是周卫最近到访的办公室中最小的一个。又是一幅巨型山水画,徐彬热情地向他讲解,瀑流涛叠,要通过上方的烟波浩渺体现;千峰环立,要有苍翠青松映衬。 

这种情形让周卫暗自高兴,“关系又拉近一层。”5月以来,这是周卫到访的第8位煤矿主的办公室,徐彬的煤矿也是他要出手并购的第3个煤矿。 

20年前,山西一县城,90年代末煤炭的价格爆发让这里一夜之间诞生了不少富人。我听过一个段子,说有私营矿主出去收矿,为了展示实力,在茶几上摆了两摞钱,一摞上面是主席,一摞上面是总统。他对卖主说:“人民币是给大家花的,美元是我擦屁股用的。” 

煤矿交易历经20年大开大合,如今入场的,是以周卫为代表的买矿新手——VC。 

60亿 

周卫是某知名人民币基金MD(董事总经理),从业10余年,在几家头部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都有过供职,当下所在基金2022年依旧出手活跃,投资轮次均在天使轮、A轮,资料显示,该机构最近3次的出手案例均是生物医药。 

几个月前,这家VC成立了能源并购基金,周卫是负责人。从2022年5月到现在,半年时间,他往返于山西、陕西各地,共谈下了9个煤矿,最贵的便是徐彬持有的山西某矿。谈价是一个技术活,价格背后是各种附加条款,支付方式、兑现期限、税收安排、董事会安排、后期整合等等,周卫笑说,“就怕他没有要求,只要有要求,就好办。” 

徐彬作为大股东的矿,最终以13亿元成交。我问,“这其中包含很多不确定性,这支能源并购基金怎么从LP手中拿钱?” 

“合约谈成,再去要钱。” 

这也是一个逐步扩大认知的过程,首期并购基金30亿元,随着收购的煤矿比预想中要多,再加上这门生意被周卫等人一次次认证,他们准备再配30亿元。也就是说,说服LP出资,共花60亿元买煤矿。 

周卫当然遇到不少竞争对手,一众上市公司CVC,还有不少于10家VC,美元基金很少。港股上市公司新奥能源目前市值千亿港币,主从事燃气供应业务;麦格理是一家澳大利亚证交所上市的知名环球金融集团,6月刚完成亚太区基础设施基金三期逾42亿美元的募集,他常常提起这些名字。 

谈到退出,周卫相当乐观,采煤层气卖气、卖煤本来就赚钱,还可以出售股权,未来也能IPO退出,“港股、A股都是熟悉的通道。” 

杨壹天是某并购基金投资人,他听到我讲周卫的故事后笑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还在高盛,油气价格正在涨,我们出去买了万余艘邮轮,再不断买石油装进去,等到不同的时间节点再卖,比做实业强多了。” 

北溪二号炸了 

投资人买煤矿,买的是什么? 

是煤层气。 

煤层气是非常规天然气,它是在煤层中储存的、以甲烷为主要成分的烃类气体,是煤的伴生矿产资源。这是近一二十年国际上崛起的高热值、清洁、优质能源,可以用来发电,也可用作民用、工业、汽车和重要化工燃料。 

俗称瓦斯。 

近些年,气价高涨、气源受限是我国天然气的整体局势。我国是全球油气最大进口国,2021年进口天然气总计1681立方米(约1.2亿吨,包括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对应金额557亿美元,同比增加67%,对外依存度高达46%。到了2022年前三个月,进口额约174亿美元,同比上涨68.7%。 

此外气价暴增。2021年,欧洲、亚洲和美国气价增幅分别达到397%、280%、93%。前段时间中化能源首席经济学家王能全还站出来说,天然气将是未来相当长时间的稀缺能源。 

2022年2月 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天然气现货交易价格由每立方米0.13美元,飞涨到3月初的1.6美元,一周内涨了12倍。 

北溪二号炸了是个由头,“与不懂产业的人聊,我就以当下北溪管道被炸为开篇,与懂产业的人谈,就要分条缕析下游需求。”北溪二号被炸让不少普通人开始关注全球天然气供需关系,这条从俄罗斯到德国东部海岸管道承载着欧盟向俄罗斯进口天然气总量的一半以上。至今各家都还在喋喋不休于这件事是谁干的。 

天然气价格涨影响面不断扩大,例如,广东有一家国有气电厂,气价远远超出电价覆盖水平,电厂亏损面几乎100%。“根本不愁卖,到处有人找我买,我还可以直接就能输送到西气东输的大管道里”,周卫说。 

我们需要煤层气,煤炭开采也需要将煤层气回收利用。同等热值下,煤炭、石油、天然气的排放比大概在1:0.8:0.4,如果用天然气大规模替代煤炭、石油,获得10亿吨级别的减排将显而易见。 

“双碳”目标大背景下,国家和地方都加大对煤层气勘探开发的政策支持,加上当下我国能源保供的市场供求现状,上述种种都对煤层气产业发展构成实质性利好。 

周卫5月中旬住到太原,至今半年,为的是寻找更多煤层气矿。是的,我国煤层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山西是全国煤层气资源富集程度最高的、开发潜力最大的地方。 

在煤层气面前,煤炭并不是亮点。 

我们看看这个过去10年不断跌价的能源突然迎来的高光时刻。 

2022年煤炭生产量 

二级市场,煤炭ETF盘中价格不断增长,今年9月份原煤生产还在增长,生产3.9亿吨,同比增长12.3%;而进口量延续8月上升态势,达3032.8万吨,创下最高纪录。价格就不用说了,已同比增长不少,冬季又是消费高峰,看看前两天的新闻,10月第三周山西煤炭价格环比上涨1.1%。 

但周卫认为,煤炭价格现在已是最高点,煤矿也是非常成熟的产业,成本固定。所以煤还是次要的,我主要为了煤层气、天然气产业链并购,买主要产煤的矿,是因为遇到不错的价格,从并购环节就可以获利,而不是未来。” 

并购煤矿,虚晃一枪 

周卫在2022年5月10日真正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入行这么多年,再加上又是山西人,他认识过不少山西的煤老板。5月之前有人找他,想问问看煤矿是否能卖掉。 

这时候就要问了,既然煤层气行情这么好,为什么要卖掉呢? 

管芳芳在山西某煤矿的生产调度室工作,她告诉我,山西、陕西、内蒙的一些优质煤矿在过去十几年时间经历了长时间亏损,再加上私营煤矿管理、运行风格陈旧,人员冗余不少。虽然幸存,资不抵债的情况很常见,“属于奄奄一息了”。 

这也是周卫告诉我的答案,不少矿主希望赶紧脱手,趁现在煤炭、煤层气价格不低,卖个好价钱。 

尽管有煤矿主咨询,周卫当时并不以为意。直到5月初,在一个大会上听到中科院院士讲解煤层气开采技术的突破,他下意识察觉这是一个好机会,之后花了3个月调研技术、市场,走访了超100位上下游产业链中的人。期间周卫所在基金创始人也来了兴趣,“找到壁垒,要大干一场。” 

要知道,我国煤层气资源虽丰富,但因勘探开发技术难度大、不同地质条件下开发技术通用性差等问题,单井产量一直普遍较低。煤矿老板们熬不动了,每每勘探钻采少则花费几百万,多则上千万,但效率总是不高,账面资金也支撑不下去了。周卫倒是用时代的宠儿比喻,“就像当年做APP的一帮创业者,硬是没有熬到小程序时代”。 

近年煤层气井下开采技术向前迈进不少,比如软松煤层全孔段护孔钻进技术、井下顺层钻孔水力压裂技术等。管芳芳说,“他们应该能找到专业的团队做这件事。”周卫则直接说道,“他们做不到。” 

更有意思的是,周卫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要赚钱,但打通氢能产业链上下游、在此中寻找更多优质项目,是他们的“更进一步”。 

氢能是种来源丰富、绿色低碳、应用广泛的二次能源,2019年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双碳目标确立,氢能作为最清洁的能源之一,前景更加明朗。 

有这样一个故事,山西一代“煤王”姚氏家族的氢能转型。当年煤炭行业衰落,煤王也受牵连,2009年姚氏家族的美锦能源营收8.7亿,同比下降49%,之后资不抵债不说,美锦能源股价一路下跌。大厦将倾,姚家长孙、新“掌门”、有美国金融学学位的姚锦龙接手公司后,不走传统煤企老路,转型探索与清洁能源协同发展。2017年美锦能源用现金收购了氢燃料电池汽车厂商佛山飞驰汽车51%的股份,切入氢燃料电池物流车领域。 

美锦能源布局“研发—生产制造—商业化应用”氢能源全生命周期,以低成本工业制氢、布局加氢站建氢能产业链。迎来机会的美锦能源如今走“煤-焦-气-化”循环体系,现在市值在412亿元。 

钢铁、化工、航天航空都需要氢,还有马斯克不看好但各国政府已提上日程的氢能源汽车,2021年,美国总统气候特使John Kerry全球旅行时,发现到访的国家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氢能。“从印度、沙特阿拉伯、德国到日本,每个国家都明白,他们需要在这场清洁能源革命中,寻找自己的角色。”John Kerry在演讲时表示。 

6月29日,西班牙一家专注于氢气运输和现场制氢(On-site hydrogen production)的公司“H2SITE”宣布完成1250万欧元的A轮融资。该融资由比尔盖茨创立的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领投,法国Engie SA和挪威石油巨头Equinor ASA等公司跟投。国内一大批央企带头布局氢能,光伏空头隆汇股份也已进军制氢领域一年有余,还有不少创业企业获得融资。 

氢能产业链分为上游氢气制取、中游氢气储运和加注、下游应用三大环节。而第一环节制氢——氢气大部分由煤炭、天然气化石能源制取,主流的制氢技术有化石能源重整、工业副产品提纯等,其他“零碳排放”的制氢技术尚处于试验阶段。 也就是说,传统的煤制氢、天然气制氢占8成。 

那周卫负责的这支能源并购基金的LP是谁呢?他透露,就是在氢能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及高净值个人。收益分成方面,优先分配全体合伙人的本金及年化8%的门槛回报,再行分配全部收益的20%作为绩效收益,完成前述分配的剩余部分在全体合伙人之间根据实缴出资比例分配。 

此前做互联网早期投资时,创始人们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办公室,周卫说,“他们的办公室豪华就不对了,我喜欢朴素的创始人。”如今,他也喜欢与煤矿主在一起,聊聊私募股权行业的二十年,谈谈全球能源形势,大到人生感悟、小到各系菜谱,还能爬爬山、喝喝茶。 

面对的创始人在变化,投资人进入的场景也在变化,一个行业有人活成面子,就得有人活成里子,他们当中有些人就像周卫这样,走到了山里,矿上,地图上以前无法设想的坐标上,寻找下一个大机会。 

(文内徐彬、周卫、管芳芳为化名)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1999426338059010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1587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