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裁员者自述:孕期被裁、签证失效,失去精英光环后焦虑不断

硅谷裁员者自述:孕期被裁、签证失效,失去精英光环后焦虑不断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编者按】

硅谷裁员潮来了,科技巨头公司们各有各家愁。曾经的高学历精英群体、有志青年们顷刻间要应付巨大的失业再就业生存压力。硅兔赛跑采访了此次硅谷裁员事件下的大厂员工,讲述他们周围发生的故事。

科技大厂Meta公司历在近日公示了史上第一次大裁员计划:共裁员11000人,占比13%。不仅如此,马斯克上任后立即执行了Twitter内部将近50%的行动,Google和Amazon暗示冻结招聘,Apple在10月份暂停了研发以外的大部分职位的招聘。出行软件Lyft将裁员13%,即近700人;在线支付巨头Stripe上周宣布将裁员约14%;Microsoft已经解雇了近1000名员工;Saas领域巨头Salesforce计划裁员36%的员工近3000人;社交平台Snapchat宣布裁员20%;第二大半导体公司Intel计划裁员20%以上… 可谓寒意不断。

昨天早上,在Meta工作的Alex发出了这样一条应景的朋友圈 —— “感谢发信息给我的朋友,我没被影响,但很多小伙伴被影响了,有需要的朋友加我领英,我愿意帮助你们与业内建立更多的联系,给我发信息。”

Alex是一名幸运儿,她提到的幸运是指躲过了裁员海啸拍下来的巨浪,没有“被毕业”。而同在Meta工作的John就没有这么幸运。11月9日早晨,他收到了公司发来的邮件。虽然在前几个辗转反侧的晚上就已经在做心理建设,但在看完这封充满了「迫不得已」与「好聚好散」的邮件之后,还是怅然若失。

John说“一想到要还的房贷和账单,就只想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

寒意正在阳光丰沛的加州蔓延。在这个感恩节要到来之前的关口,硅谷科技大企并不感恩它们的雇员们。昔日怀有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今日只想捧牢手中饭碗,不少在硅谷的科技弄潮儿们,被裁员海啸拍倒在沙滩之上。

体面离开,公司承诺至少4个月工资赔偿

在Meta担任程序员的John曾经对裁员传闻不屑一顾,他觉得很多传闻不过是在危言耸听。

Meta向来重视人才,从没有大规模裁员过,这些当初听起来“不切实际”的分析,在此时却一语成谶。在这之前。John说他并不想刻意去关注这些。他觉得干好手上的份内工作、编织好每一行代码、完成月底KPI就可以不被各种消息所干扰,并不停地暗示自己:要对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保持平常心态。但也没忍住开始刷各种渠道的新闻,在群里和其他组的同事打听下情况。

“看到Twitter大规模裁员的时候真心笑不出来,想想自己何尝不是正立于危墙之下,以前盛世太平Facebook最风光的那几年里无限畅想明年后年、今生往昔;而现在只想平安的过好今天、顺利的迎接明天。”他在论坛里感慨说。

如今靴子终于落地,John现在只想暂时先躺平放空自己,给紧绷的内心好好放个假。虽然曾经的饭碗已经被打破,但前司多少留有最后的体面 —— 承诺至少会给4个月工资的赔偿,按照工作年数会逐年多加两周基本工资,被裁后还会续上半年的医疗保险。

图源:Money

但他觉得被裁后有深深的挫败感。起初他也希望自己被裁的事情让看起来洒脱一点,却更不想感觉更像“强颜欢笑”。另外心态上还在适应如何应对家人,年老的父母肯定又开始担心了。

内部系统已经登陆不进去了,但公司邮箱还能用。John开始给同事们发告别信,也收到了不少安慰的回复。同事们说,面对这种职场上滑铁卢般的变故,有时候其实超出了我们自身能力范围之外,一旦裁员到了一定规模,就不是以个人能力看作是主要衡量标准了。平复了心情之后,John安慰自己同Twitter员工相比,Meta员工已属幸运。

在马斯克新官上任的三把火之下,Twitter员工过上了心惊胆战的日子,从畅想未来跌落至朝不保夕,捱一天是一天。Meta的“裁员包”听起来比Twitter的“裁员包”体面很多。即便他也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与科技分手的体面,不过是无数像自己这样的打工人用时间和精力换来的补偿,“好心分手”四个字,不过是场各自体面的掩饰。

John说:“很怀念2019年的那个自己。没有疫情,只有意气。浑身充满了刚毕业时想要一展拳脚的精气神儿,凭着优秀的学习能力和好文凭靠自己努力留在了硅谷。过上背井离乡的生活,却又对这样的生活充满了热情。”他将时间挥霍在101公路上的交通、一场接一场的组内会议,还有一行又一行改了又改的代码里。可惜的是,一腔热血敌不过行业寒冬,在转型的阵痛之下,黯然离场。John对未来依旧乐观,对他而言,Meta是一个好的起点,也绝不可能是职业的终点,熬过这个冬天,新的生机总会到来。

没有被裁,但每天都在忧虑

小A是幸运的,在这场裁员海啸之下,他没有失业。小A说:“仍旧有点难过,很舍不得那些离开了的同事。每个灰暗的头像都代表着一名再也无法在茶水间里或在网线的另一端互通有无的同事。谁能想到,平日自嘲自己为“码农”的硅谷精英们,真有像勤奋的农民一样“看天吃饭”的那一天。每个人都在担忧:下一个被裁的是不是我?”

幸存的小A认为:硅谷的裁员海啸不仅仅是Meta自身转型发展中遇到的必然,而是全世界经济衰退的缩影。小A开始在朋友圈里不遗余力的转发各类公司的最新招聘信息,用自己的行动去帮助同行们共度难关。“尽管能做的不多,也可以尽力而为。”

在寒冬之下,还有能力雪中送炭,总是好的。关系好的同事里离开了好几个人,在小A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辛苦,这种时候尤其需要一份工作来养家糊口。工作不稳定,家庭必然受到影响,需要面对的问题更多了。而自己虽然身处侥幸没被裁员的人群中,也并没有多好过,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新的问题,会不会这只是一个开始,第二批第三批裁员就在不远处。同时大量的人才涌入就业市场,失业率马上上升,而市场上好的职位竞争将更激烈。

目前很多在美科技公司的华人组建了互助微信群,大家在群里互通有无、抱团取暖,分享各自公司目前的情况和其它公司的招聘信息。

小A给失业的同行们建议,如果毕业不久的年轻人遭遇失业,继续求学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有精力和野心,自己去创业也挺好。在糟糕的大环境下,人们往往能获得更多的成长,和意想不到的机遇。危中有机,伟大的公司大多数都诞生于这种时刻,个人更是如此。

但其实小A早应该注意到这一切,在山雨到来之前,风早已吹满楼。裁员的寒意传递给了每个为事业打拼的人,不仅仅是在科技圈里。在美国从事银行贷款与房地产销售业务的Lily就通过日程表上空荡荡的排期发现了经济的低迷,以前忙到在周末连饭都来不及好好吃,需要带客户看房置业的她,如今“每周只需要花2个小时,就能做完一周的工作”。

Lily以前的主要客户就是像小A这样的科技公司雇员,平日在银行上班的她需要参与到贷款审批工作当中,在看到申请人那漂亮到让人嫉妒的收入流水单时,Lily也曾认真思考自己是否应该去上个编程班,加入到这浩浩荡荡科技浪潮当中?但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Lily明显地发现银行对贷款的审核严格了很多,很多在往日能够顺利放出的贷款,如今卡在银行里出不去,宁要少赚利息,也不愿让它成为坏账。

而失业所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经济层面,还有身份合法性的问题。

对很多靠着公司挂靠H1b身份的准移民而言,这次失业也将让他们的留美身份合法性变得岌岌可危,一旦失业就意味着同时失去了工作签证,无法继续合法留在美国工作和生活,多年“留美梦”,终究黄粱一场。尽管Meta给出了一个尚未明确的缓冲期政策,但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找到下一个可以提供H1b的新工作。

而对一些人而言,失业的同时也砸掉了他们身上自信的光环。有人在论坛说:“很多fellow码农会认为你能力不够……国内的家人亲戚会觉得你不过是一个临时工……被裁之后多少还有点积蓄,怎么面对父母家人是最难的。”

孕期被裁,准备起诉公司

在Twitter担任数据科学经理的Shen如今处于孕期的第6个月,居家办公让生活工作混作一团,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完全享受到作为准妈妈的喜悦。可在上周,她收到了公司的裁员邮件。

毫无准备的她一时间不知所措。在Twitter工作这两年来,自认为在职场上勤勤恳恳,工作表现领先在前30%的基准上,在怀孕期间也没有怠慢过工作进度,也比很多男性经理都更要努力。为什么是她被裁?

在得知自己被解雇的当天,她在Linkedin上更新了几条动态。先是感谢了自己曾共事过的团队,然后直接抨击了Twitter裁员行动的不合理性,直接喊话“法庭见”。看热闹从不嫌事大的媒体闻风而动,包括《纽约时报》之内的等诸多媒体直接转发了她的动态,引得不少网友围观。Shen同时也发现越来越多经历相似的前同事正如她一般在经历着这场职业浩劫。

Shen对于新老板上任后的动荡有过心理准备,组织架构的频繁调整也早就看出了裁员苗头,但她也没料到力度会如此之大。媒体上对于公司这次的裁员不无嘲笑,它们都开始在说,Twitter目前正在联系一些被裁的员工,请他们重返工作岗位,原因居然是管理层在裁掉了他们以后才发现,他们的工作领域和经验对于目前的推特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在这之前,Shen在Meta也工作过两年,从Meta跳到Twitter,她原本以为这是职业生涯中的一个进阶。

她的发表的裁员言论在互联网上日益发酵,成为了众多媒体谴责Twitter这次高层变故的催化剂之一。思前想后,她关闭了用了多年的Twitter账号,也删掉了其他平台上要告Twitter的言论。她知道现在已经有五名Twitter前员工针对裁员违反了加州和联邦法律而提起了集体诉讼,她也在考虑要不要加入其中。

图源:Daily Mail

和前者相比,这位Twitter高级软件工程经理对裁员就显得平和许多。这一周是她职业生涯中近乎传奇般的一周。上周她才刚刚晋升为Twitter高级软件工程师经理,开心时间还不到24小时,她就收到公司通知,整个团队全部被解雇。

被解雇

面对这样的动荡,她同样深感失望。可依旧在Linkedin的个人主页上写道:“当我加入Twitter时,我从未想象过会有这一天,但我并不后悔我度过的每一天。在这短短的两年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从2019年年底到现在,硅谷乃至整个北美科技界有太多公司因为对经济环境过分乐观而盲目扩张。在如今这个经济下行、不断加息的当下,这两年扩张的公司们付出了惨重代价,正为自己放过的水附上一张丰厚的账单。

对职场人而言,见证裁员,或许就是北美闯荡的必修课之一。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硅谷的公司没那么脆弱,每一个职业打工人更应该积极面对。年轻的时候亲历几场危机不是坏事,如果从经历中拓展三观提高认知,今后才会更好的实现阶级跃层。想想十几年前从次贷危机中走出来的百废待兴,时代的周期循环不会因为任何一次裁员潮而停止脚步。

寒冬已至,但熬过这个冬天,一样会春暖花开。

注:采访英文名皆为化名。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1997798649344773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1355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