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Drop常开关停,年轻人失去“斗图社交”快乐

AirDrop常开关停,年轻人失去“斗图社交”快乐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午休宝贵的1小时,你正在拥挤的小餐馆里干饭,旁边还站着几个挂着工牌的打工人等位。突然,你的苹果手机弹出一个窗口,奥特曼挥舞着拳头对你说:“吃快点!”

这是一条AirDrop(隔空投送)的请求,按不按“接受”都已经不重要了:你看到了清晰的预览图,感受到了某个在等位的大哥或小姐姐的饥饿与不耐烦,这就已经足够。

在公共场合这种特别的交流方式,也许很快就会消失。推出将近10年,苹果终于开始给“隔空投送(AirDrop)”功能“挽尊”。

近日,iOS系统迎来更新,AirDrop也有了变化:默认关闭,且没有了对所有人长期开启的设置。新版本中,用户仅可以在“关闭”“仅联系人”“对所有人开放10分钟”三个选项中选择。

消息一出,就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在微博,“苹果默认不再接受隔空投送”的话题已经有总计1.5亿次浏览、1.2万次讨论,除却一些误以为AirDrop功能没了的眼花群众以外,不少人在哀叹一种重要的“社交手段”的消失,另一些人则在为一种“骚扰手段”被处理而感到欣慰。

没错,原本只是用来方便苹果设备间文件分享的功能,在其推出的近10年间,已经在全球演变成了一种特别的存在,其中最主要的“BUG”就在于“AirDrop常开”和图片预览。

人类的创意总能给科技产品增加一点意料之外的惊奇,AirDrop在这样的开发之下有时可爱,有时恼人,还有时令人胆战心惊。

1

AirDrop给了人们太多快乐,很多人并不是忘记关闭它,而是有意放任其向所有人开放。

等位的时候催促别人,通勤的时候表达“我也想坐会儿”的卑微愿望,下雨的时候乞求“好心人救救我”,吃着饭赶紧广投一个“这家不好吃,兄弟们快撤”,从前只能藏在内心的一些话,经由AirDrop说出来。

地铁公交上遇到大肆外放看短视频的人,丢出去“我数三个数,把耳机给我戴上”的警告,在AirDrop的帮助下表达不敢表达的愤怒,做一个有胆有谋的酷炫的人。做完核酸顺手甩出一个“您慢慢排着,我先回家了”,用AirDrop给陌生人投递一份戏谑,承包今日腹黑的快活。

甚至,看上那个在你对面的男孩/女孩,发一个“亚麻金发色帅哥/美女,交出你的微信”,在不敢搭讪和勇敢出击之间找到一个妙不可言的中间态。

最妙的是,接到AirDrop请求的人能看到发出请求的设备名称,这就为进一步的友好交流提供了可能。

“吃快点”可能收到“我也没吃上呢”,“让我坐会儿”可能收到“有本事坐我腿上”,而求认识的试错行动,可能收到“投错人了姐妹,重投”的善意提醒,也可能真的开启一段缘分。通过AirDrop认识,可比“网恋”显得新潮多了。

没有哪个年轻人能拒绝表情包的诱惑,用AirDrop投递出一个表情包,很大程度上就是宣了斗图的战,来回的斗图本身甚至都可以成为一种杀时间的方式,一转眼到站了,或者半节课就这么过去了。在社交媒体平台,甚至可以看到很多“AirDrop专用”表情包,专为一生好强的苹果用户准备。

用AirDrop和陌生人斗图,这件事在全世界范围内几乎都通行。

在美国,范围最广影响最深的一个AirDrop图片恐怕是“树獭宇航员”,这张图片在2012年由艺术家Pedro Dionisio发到网上,短短几个月就成了知名恶搞素材,很多人将朋友的电脑、手机桌面换成树懒。到了2014年,这张照片经由AirDrop再一次广泛传播。

更有趣的是,这次传播的源头甚至都有迹可循,撰稿人Josh Lowensohn发布文章称“过去几个月,我都在用AirDrop给陌生人传树懒宇航员”。Josh 这么做的目的是提醒人们AirDrop功能的安全漏洞,毕竟你能收到树懒,也有可能收到其他不好的东西。

但他也承认“这么做了几百次,兴奋感一点没减弱”,他喜欢暗中观察收到树懒宇航员的陌生人有什么反应:“我见过被逗乐的,困惑的,但从没见过有人因此而生气。”

2

谁会为收到表情包而生气呢(除非你正在玩游戏)?但问题就在于,大多数人发表情包就能得到快乐,另一些人却决定更进一步。

通过AirDrop传输给陌生人的绝不仅有表情包,从2013年苹果随iOS 7系统更新推出了这项功能之后,就不断有人利用它作恶。

性骚扰恐怕是AirDrop作恶中最为普遍的类型之一,这样做的人甚至有个名号:赛博暴露狂(又称赛博痴汉,Cyber Flasher)。他们通过AirDrop向陌生人投送露骨的照片,正如前文所说,由于图片会随提醒窗口直接跳出在屏幕上,对方接收与否根本不重要。

2015年,英国审理了首例“赛博暴露狂”案件。受害者是位34岁的女子,她在乘坐火车的时候,手机跳出了AirDrop投送请求,一个来自陌生人的男性生殖器照片就这样占领了她的屏幕。

她的苹果设备名使用了真名,一眼便知性别,再加上自己点击拒绝后对方紧接着又发来请求,由此她判断对方一定是有意为之。

这引发了她的两个担忧:一是,赛博暴露的下一步是什么?对方会不会不满足,做出进一步的骚扰举动?二是,自己是一名成年女性,但对方很明显不清楚这一点,未成年人是不是也同样暴露在这种行为的威胁之下?

赛博暴露狂并不是随AirDrop出现的新东西,不请自来的露骨照片长久以来在约会软件、社交媒体甚至短信中出现着,但AirDrop无疑已经成为其中一个绝佳的渠道。

今年8月,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正在飞行途中,飞行员突然通过广播说:如果机上的乘客不停止用AirDrop发送裸照,他就要让飞机掉头飞回去。很明显,赛博暴露狂也登上了这架飞机。

更糟糕的是,比起短信、软件私信等方式,AirDrop的特点是你知道这个发图片的人就在附近,TA正在观察你的反应。任何惊慌、恐惧的反应都有可能正中下怀。飞行员的“威胁”也许奏了效,让暴露狂停止恶作剧,但其愤怒本身,也许就已经让暴露狂快乐无边了。

同样的事件在日本也频频发生,2019年8月,日本东洋经济社就曾报道,利用苹果AirDrop功能骚扰女性的“AirDrop痴汉事件”显著增多。面向女高中生的杂志收到的相关投稿也明显增多。日本的流量费用高昂,爱好拍照的高中生往往会选择使用AirDrop传输照片,也有可能在频繁地使用下将AirDrop设置为长期开启。

“想看到女性收到猥琐照片时害羞的表情和动作。”日本一名被捕的45岁电车痴汉向警方如是解释作案动机。

3

除此之外,人们通过AirDrop还可能发送恐怖、血腥的图片和视频。今年五月,一架以色列客机正准备飞往土耳其,一些乘客的iPhone上突然收到了AirDrop投送请求——坠机空难的照片显示在了他们的手机上。

这些乘客恐慌不已,一名乘客甚至晕倒,最终机组人员决定紧急停飞,将飞机开回登机口做详尽的检查。耗费了几小时后,飞机才终于晚点起飞。事件过后,警察逮捕了9名有嫌疑的乘客。

在此之前两个月,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也因AirDrop恶作剧导致航班被隔离,罪魁祸首是一名10岁的男孩,发送的内容是劫机威胁。这则消息使得已经抵达目的地开始在跑道滑行的客机被迫停下,不能靠近任何航站楼,并被持着冲锋枪的警察们包围,一小时后才完成危险排除。

和陌生人之间斗图的无厘头的快乐,和被无聊的广告、无情的恶作剧骚扰的苦恼,仿佛是“AirDrop常开”的硬币两面。而如今,苹果终于要对这种情况说不,据彭博科技记者Mark Gurman爆料,这次的更新暂时仅限于国行手机,2023年苹果可能将其推广至全球。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1998231742444291

本文地址:https://www.cknow.cn/archives/11243

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由百科助手整理汇总,其目的在于收集传播生活技巧,行业技能,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可靠性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特此声明!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